第八章到校 - 极品流氓

第八章到校

纪晓蕾望着怀里伤痕累累的李可乐,感动的秀眸一红落下泪来,这个和自己同桌三年的坏小子已经是不止一次为了自己受伤了,往日只是和一些学校里的男生打斗,对方撑死了也就俩三个人,这一次李可乐竟然为了自己放倒了十几个凶悍的劫匪,他自己也被伤的浑身是血,她知道这些血都是为自己流的,看着他身上那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她心里揪心的疼,如果不是为了自己……! 就在纪晓蕾为了她怀里的小混混心疼不已时,列车上的乘警终于“及时”的赶到了现场,惨死的劫匪头,和车厢里已经被李可乐打成重伤的十几个劫匪哀嚎不已的场面,以及少女怀里的血人这一幕幕的画面把他们给狠狠的吓了一大跳,没办法现场被李可乐折腾的太火爆了。 在几个乘警的帮助下,李可乐身上的伤口终于经过简单的消毒被包扎起来,这货整个过程中楞是没什么反应,依然酣睡不醒,没有人知道在他的意识深处正在和某个不良神仙吵的不可开交呢。 “我太阳你爷爷的,你个小王八蛋是不是人啊,自己的体术明明差的要死,还整天不要脸的非要和别人打架,还这么快就把“千钧一发”给突破了,你说你贱不贱啊你!你就那么想遭雷劈啊你?!苏艳歌口沫横飞的数落着李可乐。 “我太阳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你个老流氓!这能怪我吗?你就教了我那么一个垃圾的不向像话的心法,还是TMD第一层,再说了你有教过我修炼体术吗?要不是我经常在街上和别的垃圾们交手,还算有些经验的话,这次我们可能就一起挂了,你还有脸在这里给我唧唧歪歪!少废话!快把第二层的修炼心法告诉我,顺便在来点厉害的绝招什么的,这样老子我打起来也比较过瘾!” “瞧你那的了便宜卖乖的死德行!还想学什么厉害的绝招,就你现在这点儿成就还想学什么绝招,省省吧你!给!这是张疯子的《太极心经》是练体术的,这是《悍然霸歌任我行》的第二层心法;“大巧若拙”慢慢儿练吧!够你练个三五十年的,小样儿!突破第一层是你运气!拷!想当年我突破第二层时可是足足用了四十年的时间,你以为有毅力就行了,这第二层修的是心境,心境懂吗?这可是需要悟性的小子。” “拷!我看我还是先练《太极心经》吧,还是体术比较适合我!”李可乐显的有点儿失落,不在理会老苏的喋喋不休,开始用心参祥起了《太极心经》来……! “快跑~!”李可乐拉着纪晓蕾在火车站拥挤的人群中左穿右插,不一会就挤出了车站,顺手招来一辆出租车把二人的行李往车上一扔,拉着纪晓蕾钻了进去对司机说了句:B大学,快!出租车迅速的消失在B市的车流中……! 不久之后站口出现了几个乘警四处张望着寻找着什么,嘴里还嚷嚷着:那小伙子跑的也太快了吧! “就是啊!身上被砍了十几刀,带着一个小姑娘还能跑这么快,他可真够强悍的!”另一个矮个子的乘警接道。 “算了、算了!跑就跑了吧!我们还是把剩下的事儿交给警察吧!”一个上了些年纪的乘警招呼了一下其他人放弃了寻找,毕竟车上还有十多个劫匪还没交给警察呢,他们也不能把精力全花在找人上,既然当事人怕麻烦跑掉了,也不他们的责任,再说了,车上被抢的还有好多人呢,也不怕没有人指认,不是吗? “哇!晓蕾!你看那车好酷啊!“保时捷”“法拉利”和它一比简直都成垃圾了!”李可乐好奇的盯着车窗外,大呼小叫的说道。 还没等纪晓蕾接口,司机在旁边接话了:呵呵~!兄弟!你还真有眼光,那是“盖世”车业集团新推出的产品“盖世九太保”中的“七太保”,够酷吧? “刚才那车里的女孩儿好漂亮啊!”果然!不管是女孩儿还是女人,第一时间注意的永远是不是有别人比她更出色,纪晓蕾这一开口再次证明了这一点。 司机又一次接口了:哦~!你说那个开车的女的,她是“盖世”集团董事长独生女,付嫣颜!是付静轩的掌上明珠,看人家生的这家庭,谁要是能娶了她,至少少奋斗八辈子!呵呵~!兄弟!努力吧! “拷!不就是个妞嘛!看我有时间把她搞到手……哎哟~!小蕾!快放手!我说着玩儿呢……”一路的说笑中出租车终于开到了Q大的校门口,付了车费后,二人和司机挥手道别,向校内的新生接待点走去,本以为可以从此开始了他们的大学生活,可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不久之后一个女人的出现却让他们分开了好远好远,远的让他们足足走了四年的时光才重新走到了一起,世事无常往往就是让人想不到,也猜不着。 …… “罗局!这里有份报告您看一下!”B市公安局局长罗云枫办公桌上多了一份奇怪的验尸报告。 “嘶~!这、这太奇怪了!就算是一辆全速行驶的汽车也不可能把人撞成这样啊?”罗云枫惊异的站了起来,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干警小刘。 小刘冷冷的一笑:呵呵~!罗局!还有更奇怪的呢!您绝对想不到,把人打成这样的仅仅是一个车上被抢的学生,年龄绝对没有超过二十岁!而且所有的劫匪都一致证明,死者是被一拳击毙的! “一拳!”罗云枫刚放到嘴上的香烟掉落到了地上,失神的他竟然毫无察觉的扶着办公桌重新落座在办公椅上,随即又追问道:查到他是谁了吗? 小刘有些无奈的摇头道:没有!只是听车上的乘警说,他被劫匪在身上砍了十多刀,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谁知车刚一到站他忽然就醒了,拉着和他在一起的那个女孩儿下车就跑了,二十几个乘警楞是没追上! “嘶~!”罗云枫的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重新给自己点燃了一支香烟沉声道:身上被砍了十几刀,还能带着一个女孩儿跑的过车上的乘警,一般人光是流血就撑不住要躺下了,他难道是特种兵吗?(再次呼叫收藏和推荐!)

上一篇   第七章车战

下一篇   第九章室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