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一夫挡关 - 极品流氓

第十七章 一夫挡关

好多在远处观战的各族女性听到了小混混儿说出的豪言壮语,一个个无不目放异彩,“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连神都不放在眼里,这是多么一个“男性”的人类少年啊!” 兽族王子“暴狮布卡曼”这会儿连鼻子都气歪了,身为尊贵兽族王子的他今天算是在大陆各族的眼前把脸都丢尽了,拍卖精灵女王的计划落空不说,还让精灵们在他的眼皮底下救走了所有的精灵奴隶,这精灵眼看就要追上了,却又被眼前这个叫“老子”的人类少年一个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这货到现在还没弄明白“老子”的含义呢!)还一拳打了他一个半死,对他来说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杀!给我杀!杀不掉“老子”本王子就把你们全部处决!”失去了理智的“暴狮布卡曼”像疯了一样咆哮道,他现在已经把所以的怒火全都集中向了李可乐。(六千字奉上!末路现在是码一章发一章了,请大家不要犹豫自己的收藏推荐了,抓紧支持一下“小混混儿”吧!) “杀~!几百个狮族战士、5000个虎族铁卫,一窝蜂似的涌向了城门处的李可乐,死令已下,谁干退缩? 面对潮水般涌来的兽族战士,小混混儿无所畏惧的哈哈大笑:哈哈哈……和几千个畜生们群殴老子还是头一次,来吧!今天让你们知道什么叫《悍然霸歌任我行》!尝尝老子的“天地一体我为心”!说完他抬脚挑起一杆狮族战士失手跌落的铁枪,一枪扫飞了已经冲到他眼前的十多个虎族铁卫,张口唱道: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 在秦张良椎,在汉苏武节。为严将军头,为嵇侍中血。为张睢阳齿,为颜常山舌。 或为辽东帽,清操厉冰雪。或为出师表,鬼神泣壮烈。或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 或为击贼笏,逆竖头破裂。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 地维赖以立,天柱赖以尊。三纲实系命,道义为之根。嗟予遘阳九,隶也实不力。 楚囚缨其冠,传车送穷北。鼎镬甘如饴,求之不可得。阴房阗鬼火,春院闭天黑。 牛骥同一皂,鸡栖凤凰食。一朝蒙雾露,分作沟中瘠。如此再寒暑,百疠自辟易。 嗟哉沮洳场,为我安乐国。岂有他缪巧,阴阳不能贼。顾此耿耿在,仰视浮云白。 悠悠我心悲,苍天曷有极。哲人日已远,典刑在夙昔。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 这篇正气歌正是“天地一体我为心”心法的精华所在,随着李可乐诗句中浩然之气的逐渐酝酿,天地元气开始源源不绝的传输到他的体内,有了天地元气不绝支持,李可乐磅礴大气的枪势逐渐展开,三丈宽阔的城门口被他的铁枪舞了一个风雨不透! “呀~!啊~!嗷~!……”一声声兽族战士的惨叫响成了一片,“铮、铮、铮、铮、……”金铁交鸣声中断臂残肢满空飞舞! 鲜红的血液成了最不值钱的污水,肆意流淌!大块儿的血肉成了肮脏的垃圾,飞溅的到处都是…… “这、这还是人类吗?”兽族王子“暴狮布卡曼”看着城门下还在继续屠杀着兽族战士的李可乐,难以置信的问自己,一个人挡住了兽族足足5000多战士长达两个多小时的围攻,而且还在一边撕杀一边吟唱?却不见有什么魔法发出来?“暴狮布卡曼”此刻已经由开始的愤怒,转变为恐惧了,这个叫“老子”的黑发人类简直就是个超级的人形绞肉机!5000多个虎族铁卫现在已经剩下2000不到了,几百个狮族战士更是看不到一个了,难道这个“老子”是战神转世么? “殿下!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唰、唰、……”声响人到,兽族的五个圣级高手终于回来了。 “暴狮布卡曼”一见高手回来了,立刻来了精神,也不问他们的战果如何,直接指着城门口的战场道:“霸天斧”卡纳马上给本王子把那个人类给剁了!刚才就是在他的掩护下才被那些个精灵余孽跑掉的,也是他让本王子身受重伤的!不杀了他本王子难消心头之恨! “什么?他竟然打伤了殿下!”魔狮斧圣“霸天斧”卡纳狮目中闪过一道厉光,同时其它四个牛、虎、狼、狐等圣级高手也看清了“暴狮布卡曼”那灰败的脸色和虚弱的气息的确是受重伤。 “王子殿下!请稍等,我“霸天斧”卡纳这就去把他的脑袋砍下来!”魔狮斧圣转身向战场场走去,步履间充满了凝重与愤怒,“暴狮布卡曼”一身的武技都是他亲自所传,如今被打成重伤,这不但让兽族丢了大脸,更是让他这个魔狮斧圣很没面子,作为王子殿下的武技老师这个场子一定要找回来! 围攻李可乐的虎族铁卫们一见魔狮斧圣亲自出手了,连忙让出了场地,面对一面倒的屠杀,其实他们早就不想打了,现在魔狮斧圣能亲自出手那是再好不过了! “人类小子!“霸天斧”卡纳不的不承认你很有胆色和实力,敢在这里一个人阻挡兽族的脚步,而且还杀了这么多的兽族战士,甚至打伤了王子殿下,可这样也让你年轻的生命走到尽头了,拿命来吧!“蒙王七连击”!“霸天斧”卡纳“唰”的一下轮圆了手中黝黑的巨斧,在代表圣级的金色斗气包裹下,黝黑的巨斧夹带着撕裂大地的庞大气势奔着李可乐迎头劈来…… 小混混儿从他这一斧的气势上就看出了“霸天斧”卡纳本身的强大实力,知道对方不是自己可以力敌的角色自己只能用“老流氓”的绝招取胜了;枪尖一摆,用拖枪式卸去了对方劈来的强猛力道,仰身一个“鲤鱼倒穿波”跳出了三丈以外,“砰!”的一声把历经血战后已经伤痕累累的铁枪斜插进了城墙里,抬头笑道:哈哈哈……老狮子!看你刚才那一斧就知道你是那个“垃圾王子”的师傅,刚才老子打他的时候没有用武器,打你?同样不需要!看拳!“彪悍九击第三式——劫雷灭世三连击!” “霸天斧”卡纳因为“蒙王七连击”的绝招被对方第一击就卸去了力道,导致他骤失重心后面的六击没办法连贯发出,难受的差点喷出血来,正在平复自己暴乱的内息呢,小混混儿的“劫雷灭世三连击!”已经打过来了…… 好个“霸天斧”,不愧为兽族的魔狮斧圣,百忙中黝黑的巨斧一旋,找回了自己的重心不说,还把李可乐的拳势挡了个“风雨不透”! “轰~!”李可乐的拳头结结实实的轰在了黝黑的巨斧上! “呼~!”总算是挡住了!“霸天斧”卡纳刚松了口气,就发现不对,因为小混混儿正冲着他坏笑呢!“轰~!”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拳斧交接的地方又是一声巨响,“哇~!”魔狮斧圣血喷的跟“天女散花”一样倒飞出去,不等他的身体落地;“轰~!”又是一声巨响,可怜的魔狮斧圣再次抛飞,“哇~!“天女”又一次“散花”,这一次其它四个圣级高手看清了,是雷光!是从他黝黑的巨斧上爆闪出的雷光!“砰~!”砸塌了一处凉棚似的建筑后,“霸天斧”卡纳终于成功的着陆了,马上有几十个狮族的残兵败将跑过去搀扶…… 狐族的圣级高手面色一变,急呼道:不要碰他~! 已经迟了,“轰~!”的一声,几十个献殷勤的残兵败将无一幸免,全被“霸天斧”卡纳那蓄势待发的雷电炸成了焦碳,不过倒霉的“霸天斧”卡纳也因为有了这群替他当灾的“替死鬼”捡回了性命,毕竟李可乐那由天地元气转化而来的九天劫雷,威力可不是说笑的,如果不是他有着圣级高手的强横体魄,早就被炸成碎沫儿了。 小混混儿看到“老狮子”正在挣扎的从废墟中爬起来,在看看其它四个圣级高手瞪向自己的凌厉眼神,知道再玩下去没好儿了,大吼道:老狮子!这回算你命大,今天你们人多,老子不和你们玩儿了,下次请你喝茶啊!吼完之后转身就跑…… “追~!”狐族的圣级高手第一个追了上去,她的反应是最快的一个,等她追到城门口时,其它人还没反应过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