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战族圣女的觉醒 - 极品流氓

第十一章 战族圣女的觉醒

暗中监视小混混儿五人的水神柔清波,怎么也无法把水潭中这个和女人荒唐嬉戏的家伙,和那天在地里福克城外,杀神如屠狗的狠人联系起来,她想不明白这么一个沉迷女色的家伙,只能会成为一个连寰宇之神都恐惧的强者,他那强大的实力是怎么来的?柔清波很疑惑,可是她却不敢贸然现身去求证,七个神使的悲惨下场她是见识过的,她还没有招惹小混混儿的胆子,可是总不能就这样等下去吧?水神柔清波在暗中急的比拉肚子还难受,因为算算时间,光明神监控的“探路石”应该马上就要过来了…… 七个女人一路穿过山谷走来,出奇的顺利,竟然一只有威胁性的魔兽都没有遇到,(她们可不知道许多高等级的威胁,已经被人在暗中悄悄的解决了!)奔流的泉水声越来越近,此时光明神已经悄悄的和水神柔清波会合了…… “李华夏怎么会在这里出现?他来了多久了?”光明神和水神隐身在一处生满藤蔓的山壁下低声的交谈着,说话的是光明神,能否得到“战魂魔晶”关系到所有神族的身家性命,这是他们最后的一线机会了,光明神不想有任何的意外出现,这一次他先是探明了“战神殿”的确实地点,又让水神在这里守着,他和风、火、二神亲自出马把目标引来此地,再让七大神使藏身在山谷周围,暗中清除或警戒任何可能给他们行动带来威胁的变数,可以说已经做到万无一失,可却没有想到小混混儿却在这么要命的时候出现! “我也不清楚他为什么会忽然来这里,他和那四个女人,是搭乘着一只气势很强大的怪鸟飞来这里的,刚才听他们谈话中议论,好像只是出来没有目的的游玩,那荒唐的人类小子刚才已经跟那个狐女和玄月霸的女儿好过了,现在正在和那个精灵做荒唐事呢,看他们的举止好像不是来跟我们做对的,对了!还有一个长着紫金色翅膀的堕落天使,好象是他的女奴,那丫头的实力我看不透,似乎她要比其他的三个女的厉害许多,现在他们占据着水潭,我们该怎么办?”水神柔清波把烫手的问题抛给了光明神,谁让他是领头羊呢? 已经恢复了往日实力的昊日天德,容颜早已不在是苍老的模样,现在的光明神年轻、高大、英挺、就连从前看不起他的水神也被他现在的派头所摄,言语中客气了许多,老谋深算的昊日天德很 清楚,如果让小混混儿参与了此事,或者发觉了他们的存在,这件事非办砸不可,皱眉思虑了好一 才道:“清波女神!说实话我现在也不能断定那七个女人中那一个是真的战族圣女,因为她们七人中都有少许的战族气息,现在我们有两个选择,一、想办法转移李华夏他们的视线,把他们引到别处去!二、暂时把那七个女人全部带走,不能让她们跟李华夏碰头,因为她们中的一个认识李华夏,好象以前曾有过接触,万一他们走到了一起,那我们没有任何机会得到“战魂魔晶”,因为想从李华夏的手中抢东西,我们几个全搭上去也不够他 水神柔清波一皱眉,李华夏的实力她是见识过的,可以轻易的把七大神使揍成烂泥一堆,还不用任何的武器,这是多么变态的实力,别看他现在一副无害的样子,再水里和他的女人嬉戏,只要他们稍不小心泄露的自己的气息,就有可能被他发现,到时候别说转移他的视线,或是把那七个女人带走了,他们自己能否走的掉都是问题,所以她现在对光明神提出的办法并不看好,有道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他们不知道如何是好时,意外出现了…… 泰勒不知道为什么,一进入这个山谷就开始觉得不对劲儿,冥冥中好象有人在她的耳边倾诉着什么,又好象在召唤着她要去做些什么事情,当她随着冒险小队一步步走过山谷中心时,脑海中更是不时的闪过一段段战场上浴血奋战的惨烈画面,“砰!砰!砰!砰!……”她的心脏跳动的好象那悲壮的战鼓,一段段记忆中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画面在她的脑海中闪现,热血沸腾的战士在扑天盖地的魔法禁咒中倒下、悲泣无助的妇孺在残忍的屠刀下哀嚎、美丽的村庄在烈焰中化为焦土…… “为什么我会感觉到如此的悲伤,为什么那些画面中的场面会让我的产生如此强烈的共鸣,这些和我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啊?可是为什么我却对那些人的好象很熟悉似的?那中感觉就好象——亲情?”泰勒神色茫然的跟着队伍向前走着,别都以为她是太累了,所以并没有看出她有什么不对,却不知道她埋藏封印在脑海深处的记忆闸门,正在被这山谷中的一股无形的战意缓缓的打开…… 画面再变,面临灭族的危机下,那个叫昆无崖的先知大长老,动用了族里最顶级的魔兽晶核,打开了通往异界的空间通道,让族长昆罗望带着族中的传承神器“战魂魔晶”踏上了寻找异界传承者的不归路…… 画面又变;黑暗的监牢里,一个容颜秀美的女犯人,跪在一个骑士的面前苦苦的哀求,企求他放过自己年幼的女儿,代价是她自己的身体和尊严,她那年纪只有十几岁的女儿,隔着牢笼大声的怒骂着那个凌辱自己母亲的骑士,泰勒看清了那女孩儿的脸,正是未成年时的自己,骑士满意的在女人服侍下穿上了盔甲,遵守承诺的带着哭闹不停的女孩儿离开了监牢,骑士戴上头盔的刹那,泰勒也看清了他的脸,正是自己现在的父亲——安*格瑞伯爵! 泰勒的眼泪无声的流淌着,泰勒的灵魂痛苦的呻吟着,她在心里不停的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忽然想起来这一切,这些就是我从前失去的记忆吗?恍惚中,耳边仿佛又想起了先知大长老昆无崖在死前对自己的叮嘱:“昆晴圣女!记住!你和昆罗望都是我们战族能否延续下去的希望,我是族里的先知,我知道你会有一天从黑暗的噩梦中觉醒,你将重新点燃战神的传承火焰,好孩子!不要悲伤!将来会有一个比神还要强大的男人站出来帮助你!记住你的使命孩子!坚强的活下去……” 潮水般的记忆呼啸而来,泰勒的神智在奔腾呼啸的记忆潮水冲击下,摇摇欲坠,生满灌木的山林路本就高低不平,忽然打开了往日记忆的泰勒忽然一脚踏空,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六个少女忽然看她晕倒,吓的尖叫起来:“……泰勒妹妹!泰勒姐姐!快醒醒!你怎么啦?……”“梦之队冒险团”的六个女孩子乱成了一团,队长罗兰更是不停的埋怨自己,早在刚才进谷的时候就该休息了,现在到好,竟然把队伍里唯一的法师给累倒了! 就在她们慌乱的想把泰勒扶起来时,意外出现了,本来已经昏过去的女法师泰勒光洁的额头上忽然亮起了一点金色的光芒,她软绵绵的无助身躯竟然悬空漂浮起来,向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牵引一样,轻飘飘的托着她直向起飞去,直到泰勒的身体飘出了好远,惊悸中的六女才如梦方醒的叫喊着追了上去:“泰勒妹妹!泰勒姐姐!你怎么了,快回来!等一下!……” 水潭里正把玩着小妖精硕大美胸的小混混儿忽然一怔,就连他下身的挺耸也停了下来,“这淡淡的能量气息好熟悉?虽然不是很强大,可是却好像从那里感觉过一样?”小混混儿发呆的时候,他身上正在起伏的小妖精却刚好达到了极至,娇喘的求救道:“主……主人……狠一点儿……童颜要……要大力些…… 岸边正在装备午饭的三个女人,听到小妖精的叫春声纷纷默契的一笑,小妖精刚才还叫嚣着要“打”败主人,没想到这才一盏茶不到的时间,就已经开始惊不起征伐了,那好色的男人做起这件事来,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是他的对手,一干姐妹中也只有水云才能坚持的久一点儿。 “咦~?”那里好像有什么东西飞过来了?”格雅的视力可不是盖的,她这一说,幻琪和小月亮也抬头看去,果然有一团蓝色的东西在向她们这里飞来,速度还很快,小精灵格雅手腕上绿光一闪,白嫩的手掌中已经多了一把绿色的强弓,正是精灵族的圣器——“风神之吻”! 就在格雅弯弓欲射时,小混混儿忽然抱着已经软成了“面条”的童颜小妖精,大喊:“格雅!不要!那是一个失去了神智的女孩子!这个山谷有问题,我觉得……”小混混儿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唰~!”的一下闪身到了三女的身边,刚才他立身处的水潭,忽然出现了一只狰狞的水妖兽,张口欲噬……

上一篇   第十章 山间戏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