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血长情的下场! - 极品流氓

第七十四章 血长情的下场!

“拷~你们也配称修罗?都TM去死吧!几万人围攻两个娘们?那么这帮人渣连做鬼的资格都没有!”小混混儿看到了血凝伤的伤势,愤怒极了,一边问候评价着敌人的母亲和人品,一边把千万道反物质射线倾泄向飞逃的人群…… “李华夏!不要猖狂,接我一剑!”血长情已经看清了眼前的形势,知道自己如果在不出手,自己的家族就只有面对灭亡了,所以他马上拉过一名手下,让手下去掉人手来帮忙,自己想办法先拖住李华夏这个大麻烦,另外在让刚才偷袭血凝伤的那名射手,马上去寻回刚才射出去的“血魂追影箭”,好再次重施故技,为了家族的利益他现在想不拼命都由不得他,可是他却怎么也想不明白,这李华夏和血凝伤究竟是怎么在摩天崖上活下来的?可是现实已经容不得他在犹豫了,血长情大喊一声冲了上去,以他的速度来说,小混混儿手中的“风暴式集束光子炮”根本无法对他够成威胁,王级的实力让他的速度又上了一个台阶。 “血长情!你这个龌鹾的变态,终于肯露面了?今天看老子怎么吧你扁成一堆烂狗屎!来吧!”小混混儿顺手收回了“风暴式集束光子炮”,换上了他惯用的“阳极碎魂刀”阴险的坏笑着头下脚上的扑向了下面冲上来的血长情! “该死~!怎么会这样?”血长情这才发现自己的领域,根本对小混混儿起不了一点儿作用,好在他擅长的本来就是速度,奋力的一错腰身,“哧~!”的一声撕裂声响,新任修罗王血长情春光乍泄,华丽的金色修罗王锦衣战甲,被小混混儿从侧面刨开,借着刀势用三昧真火一催,血长情那华丽却并不实用的战甲立刻化做了漫天的飞灰! “呀~!李华夏!本王和你没完!”血长情好容易闪开这危险的一刀,吓的白毛汗都出来了,随后他恐惧的情绪又被从未有过的被羞辱感取代,发出了羞愤的叫喊声,嘴里喊的动静不小,可他的人却远远的闪到了百米之外,刚才的那一记交锋,小混混儿荡开他长剑的那一刀实在太诡异了,让他想起来就害怕,李华夏的武技比之从前那艺术般的华丽,变的更加深不可测了。 “哈哈哈……血长情!就TM你这样的货色还有脸称王?无耻也TM没有你这样儿的啊?看看你现在的德行!别人裸奔就TM够不要脸的了,你TM到好,把无耻进行的更彻底,都已经进行到了裸飞的程度了,修罗界怎么大,你随便找一个会说话的魔兽问一下,有TM裸飞的修罗王吗?哈哈哈……!老子今天打你用刀都嫌欺负你!”说到这里小混混儿晃手把“阳极碎魂刀”收回了戒指,扬了扬自己的拳头嚣张道:“高压锅大的拳头见过没有?今天老子就用它来教训教训你!这才TM今天啊?你小子就把上次挨扁的警告给忘了!看拳!” 紫金色的护体罡焰“腾~!”的一下溢出了体表,硬生生撕裂虚空的速度,随着小混混儿的一声呐喊,他那燃烧着紫焰的拳头,已经实实在在的轰击在了血长情匆忙防御的长剑上,“铛~!”的一声金铁交鸣,血长情新换的武器被轰击成了粉碎的铁屑,他还没来的及惋惜,就发现小混混儿那燃烧着紫焰的左腿已经向自己扫了过来…… “喝~!”小混混儿的攻击速度已经超出了他的反应范围,面对这恐怖的一腿,血长情只能无奈的用自己的双臂来硬挡,“轰~!”“喀!喀!”血长情的两支小臂宣布了罢工,正待他巨痛之下,张口欲呼时,眼前一个硕大的拳头迎面飞来,“砰~!”“喀嚓~!”鲜血飙射的同时,血长情甚至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鼻梁是如何在重击之下,向内塌陷的!小混混儿的又一次提升超越,已经远远不是他现在的实力可以抗衡的了。 “嗖~!”偷袭!又见偷袭!一道鲜艳的红光突破了时空的限制,几乎如瞬移似的,忽然出现在李可乐的身后,“唰~!”小混混儿魂影俱消,“血魂追影箭”毫无选择的洞穿了血长情的左肩,带着尖啸消失在虚空里…… “哈哈哈……这点儿上不了台面儿的花活儿还敢那出了现眼?血厂情!老子鄙视你!小混混儿嘲笑声中,用膝盖狠狠的顶折了血长情背后的四根肋骨,坐手向下一挥,血长情口中再次喷血的同时,小混混儿向下面抛洒出了十几枚黑黝黝的物事,然后一把掐住了血长情的脖子,向远处飞窜,水云给的定时炸弹,谁知道有多大的威力?不闪人那才叫傻呢!就想下面的那群傻瓜一样…… “轰!轰!轰!轰!……”还守在下面的2000多血长情的死忠份子,怎么也没有想到上面交战的二人会“不慎”掉下来这么变态的玩意儿,再说他们也没叫过这东西,知道东西掉到了他们脚下,那“滴滴滴……”的声响还吸引他们想拿起来看看呢,可不等他们玩腰去捡,恐怖的爆炸已经发生了,一团团的小型蘑菇云升起,三百里平方中的一切,被灾难性的爆炸冲击波撕成了粉碎,没有任何的悬念,血长情2000多的死忠份子,一下被报销的干干净净,渣都没有剩下! 小混混儿心有余悸的看着下面猛吞口水,“乖乖!水云宝贝儿的东西就是变态啊!这是定时手雷吗?都赶的上小当量的核弹了!” 已经重伤的血长情也傻了,“李华夏这是什么样的武技?2000多家族的精英啊?轰的一下全没了?发招之前连任何的力量波动都没有?还有比这更变态的武技吗?”他刚才被小混混儿的那一拳迎面重击,给砸的晕头转向,那里还会注意到小混混儿同时施展出的阴人手段,其实小混混儿之所以这么干,是他懒的在下去寻找偷袭他的那个射手了,2000多人的队伍,谁知道那货藏在那里?几颗手雷下去,一劳永逸! “你TM还看什么看?他们已经死光了!现在该你了!MD!上次老子放了你一马,你还不老老实实的躲起来当王八,竟然还称起王来了?真TM是个没事儿找抽型的蠢货,还把血凝伤给阴了,真有本事,上次赏的你是满上映山红,现在就给你尝尝杜鹃泣血!接招把你!我打!打!打!打!……”漫天都是的拳影暴雨般砸向了失去了反抗能力的血长情…… “不……不要……”血长情求饶话已经说的太晚了,“砰!砰!砰!砰!……”一声声拳掌击肉的沉重打击,开始了对他肉体的拳脚“洗礼”,“哦!啊!厄!呀!……”惨叫、哀嚎各种凄惨的叫声伴着一口口鲜红的热血,从血长情的嘴里喷喊出来,那一下下令他绝望的沉重打几,每一下都能让他在多一处骨折,每一下都让他痛彻心肺,灭亡的阴影笼罩了他的渐渐迷失的神志…… “住手~!”五万多的血修罗部队旋风般的赶来了,上百道血红犀利的斗气斩,带破人耳膜的尖啸声向小混混儿袭来,打的正爽的小混混儿嘴角一扯,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笑容,非常恶劣的把已经被他揍成了一堆烂肉的血长情,一脚踢向了砍向自己的斗气斩…… 蹂躏的只剩半口气儿的新任修罗王,一下被上百道自己手下的斗气斩,劈了一个碎尸万段! “大哥~~~!”匆忙赶到的血长风眼看着血长情的身体被自己人砍成了碎片儿,胸口一抽,喷出了一口鲜血,他和血长情是同父异母的兄弟,父亲早亡后,血长情凭着自己过人的天赋,接任了族长之位,却没有排斥他这个异母所生的兄弟,反而对他的武技时常指点,并一力助他登上了十大战将之一的高位,所以现在血长风看到从小照顾自己的大哥如此惨死,马上承受不住打击,喷出血来,小混混儿再他眼中已经成了十恶不赦的仇敌,虽然他知道眼前的这个李华夏很强大,可他还是毅然的拔出了战刀,他要让小混混儿血债血偿! “哎呀~!我说你们也太残忍了!虽然他扯谎称王干的有点儿过份,可你们怎么上来就把他给砍了呢?”小混混儿非常恶劣的充着好人惋惜道!似乎不把血长风气死,誓不罢休!远处的冰糖一见来了这么多的敌人要和主人为敌,膜翅一展飞到了小混混儿身边,头上好看的触角微微抖动着,紫光闪闪的晶眸冷冷的看着陆续飞近的修罗大军,不时的闪烁出危险的光芒,她已经做好让她呆在宠物空间里的子民们,饱餐一顿的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