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血魂追影箭” - 极品流氓

第七十三章 “血魂追影箭”

“真TMD该死!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她的武技为什么比血凝伤还要凌厉可怕?”血长又一次狼狈的被血凝伤的领域逼退,三万名血长家族的精英,已经疯狂的围杀了血凝伤母女两天三夜了,仍然无法把这两个女人拿下,到是自己这边的精锐已经死伤过半了! “噗!噗!噗!”三声闷响,又是三名精英级的高手的尸体跌落下来,三个人,血芳梦击 肉体是新凝练的,虽然比她原先的还要完美,可是与她灵魂的契合还不够,所以现在她和不能擅自用自己的领域,只是光凭她强横的武技就已经够恐怖了,可事实却是残酷的,她们现在正被几万人围杀着,血凝伤虽然纵横无敌,可是毕竟还有个同样达到王级的血长情牵制着她,所以她们现在很被动。 “MD!拼了!这世界有付出才会有回报,血凝伤!你不是厉害吗?今天就让你尝尝传说中的“血魂追影箭”,就算毁掉你,我也要得到你的肉体,没有了你,那个不能运用领域的女人再强也是我的囊中物、笼在鸟!箭组血十三!”血长情叫来一名斜跨黑色长功的射手,从戒指中去出了三支艳红色的箭支交给了射手,叮嘱道:“一会等本王再去牵制那女人的时候,你用这三支箭来偷袭她,这可是族内最后的三支“血魂追影箭”了,能少用一支就少用一支,千万不要浪费知道吗!” “我知道了王!十三不会让您失望的!”射手接过了三支“血魂追影箭”转身消失在杂乱的围攻队形中,血长情再次举起了手中的利剑,这已经是他换过的第十七把剑了,血凝伤手里的“血啸”是神器,不仅拥有破除他人领域的变态功能,而且还是附带三倍攻击加成的破金利器,普通的兵器根本无法与之抗衡。 “哇~!呀~!厄~!……”有是几声惨叫,精英队伍又多了七个亡魂,血长情知道这些人全都是家族几百年来辛苦培养出的精锐,不能再这样损失下去了,除了自己,没有人可以长久的牵制血凝伤,因为她是真正的修罗女王! “血凝伤!接我一剑“悲风血情斩”!”血长情厉喝一声,手中的利器带着一道划破空间的残影,直去正在应付七人围攻的血芳梦,没错!他已经看出了血凝伤如果不是一直顾忌着这个女人的生死,早就脱身而去了,又如何回给他围攻的机会,所以他才会直接出剑攻击这个女人!只有这样才能吸引血凝伤的注意,只有这样才能给下面的血十三制造出偷袭的机会! “血长情!你无耻!”血凝伤不得不快速的挥出了七道剑气,逼退了七个围攻自己的精英修罗,好去解救已经是强弩之末的母亲,她知道母亲现在的情况已经是贼去楼空了,绝对不可能再接下血长情这偷袭的一剑!怒声脚喝的同时,血凝伤已经取代了血芳梦的位置,“锵~!金属交鸣!“血啸剑”神呼其技的挡住了血长情这必杀的一剑! “噗!噗!”血长情和血凝伤同时喷出了一口鲜血,血长情功力不及血凝伤雄厚,又是上下交击,受伤是再所难免的事情,血凝伤是久战身疲,吃亏在仓促应对,两剑相交时功力输出不够,如果不是她手中的“血啸”是神兵,这一剑她绝对不是吐血这么简单,沸腾翻涌的气血还没有压平,母亲绝望的示警传来:“凝儿小心!” 事实上就在血芳梦出声示警的同时,血凝伤已经作出闪避动作了,奈何这一记偷袭抓的时机实在是太准确了,一道带着“劈劈啪啪”空间破碎声的箭影,划过一道阴险的空间轨迹,神奇的出现在了血凝伤后心的要害位置,尽管血凝伤在领域被破开的时候,已经做出了部分闪躲动作了,可是这一箭实在是来的太快,太阴险了! “噗~!”红色的“血魂追影箭”,击碎了血凝伤的肩胛骨破体而出,血凝伤知道自己的左臂完了,可是她连止血的时间都没有,就发现有是一道“血魂追影箭”已经来到了自己身前了,“卑鄙!是血魂连珠!”“铛~!”血凝伤用“血啸”成功的接主了这阴险的第二箭,“噗~!”第三支“血魂追影箭”在她接住第二箭的同时,从血凝伤的背后透过右肋穿出了一个血洞,消失在血凝伤前方的一个精英战士的胸腔里!(拷~!凭什么血凝伤连中两箭都不死,我却这么倒霉啊?作者对这中龙套的抗议直接无视!) “哇~!”连遭重创的血凝伤再喷一口鲜血,被摆脱了对手纠缠的母亲搂到了怀里,“女儿~!你怎么样了?”血芳梦惊惶的喊叫着,这一刻她才忽然发现自己这几千年来过的是这么的贫瘠,她尽管曾经贵为一代修罗女王,可现在她拥有的也只有这一个,在刀山剑海中拼命维护自己的女儿,除了这个女儿外她什么都没有。 “严重的身体创伤,再加上大量的失血,血凝伤的神志可是模糊起来,她虚弱的对抱着自己的母亲一笑:“妈妈~!那天我们不该逼走他的,如果现在有他在,血长情又怎么能伤……伤的了我们……听……听说他从来不让他的女人受……受伤……”眼前一黑,血凝伤失去了神志,血芳梦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了什么是绝望,敌人再一次杀了上来,她抱着一个重伤的女儿还能挡的住多久的围攻? “哈哈哈……血凝伤你完了!仅凭这一个武技出众的女人,我看你们还能撑到几时?哈哈哈……!血长情狂笑着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液,他已经胜券在握了,虽然他现在身上的伤势也不算轻,可是他却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血凝伤还没有死,却已经没有出手的能力了,这对他来说简直太完美了,“我不是的不到你的心吗?呵呵~!我可以先从得到你的肉体开始,一个奴隶契约可以解决很多不必要的烦恼!”血长情邪恶的想道…… “主人~!您的女王陛下好像遇到麻烦了!我们管不管?”童颜调皮的向刚好寻人至此的小混混儿问道!小混混儿其实也听到了血长情那得意的狂笑声,他现在很犹豫,管吧~?双方前些天才刚刚说的各走个路!不管?血凝伤母女眼看就已经撑不住了,自己总算也受过道无极那老货的恩惠,总不能眼看着他的老婆和女儿让人给剁了吧?想道这里,小混混儿无奈的看了一眼,怀里正向他露出企求之色的血菲遥,虽然女人没有出声,可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唉~!女人多了就是烦啊!”小混混儿叹气说道,却成功的换来了怀中女人的感激之吻,“行了!行了!你们在这里照顾好自己,我过去把她们捞出来!” 小混混儿把血菲遥交给了柔心照顾,右手一动,“风暴式集束光子炮”已经出现在手中,看着前方那些多如蚂蚁的围攻者,小混混儿嘴角露出了坏坏的笑容,一边无声的向前方接近着,一边嘀咕道:“还是用这东西杀起来爽啊!垃圾们!今天老子让你们尝尝什么叫屠杀!” “哗啦啦……”决定着生死轮回的转盘声响起,“哧!哧!哧!哧!哧!哧!……”一道道让灵魂见了也要颤栗的反物质光线倾泄而出,大公级的身手,都被这武器打的一点儿脾气都没有,又岂是这些修罗精英们可以抵挡的,“光速”走到了那一个位面都是一种让人极度无奈的速度!“噗!噗!噗!噗!噗!噗!……”一个个血长情家族中的精锐,在一道道反物质光线中化为了虚无…… “李华夏~!是李华夏~!他还没有死!他拿着他的“死亡之光”来救血凝伤来了!”慌乱的惊呼声四起,一个个精英级的血修罗吓的面如土色、惊惶逃窜,被它们命名为“死亡之光”的魔法道具,已经成了小混混儿的形象代表了,他们凝聚斗气盾的速度在“死亡之光”面前之是一个苍白的笑话,小混混儿早在第一次凭着“风暴式集束光子炮”击败血傲峰的时候,他手中的“风暴式集束光子炮”就在血役之都内,被人取名为“死亡之光”广为流传,在市井人的口中已经被传说成了逆天级的神器! 现在血修罗们看到熟悉的光线又一次闪亮,外围的战士一闪就失去了踪影,甚至连灵魂波动都没有留下,立刻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事实告诉他们,“死亡之光”绝对不是他们能够抵抗的,“跑啊……”也不知道是那一个被惊破了胆的机灵鬼大喊了一声,整个的团队可是了一面倒的溃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