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一路消魂 - 极品流氓

第六十九章 一路消魂

经历了一整天的危险之后,三个女人不关是从生理上还是从心理上,都需要宣泄,最彻底的宣泄!她们向疯了似的要完了又要,小混混儿当然不会拒绝自己女人的热情,强悍的身体好向充足了马力的永动机一般,一个花样接一个花样的满足着三个女人的需要,当他最后把自己满腔的“热情”喷入童颜那已经快被他摧残成一个黑洞的“菊蕾”时,却意外的发现,刚才还大叫着要自己“更深更用力一些”的小妖精,已经流着口水睡着了。 疲惫的柔心和菲遥,手足并用的爬了过来,吃力的用口舌帮他们清理起了身体,柔心只帮女儿清理了一半儿,就枕着女儿白嫩的小PP闭上了眼睛,浓稠的白色液体顺着她花瓣似的香唇低落在柔软的兽皮垫子上,形成了一副淫魅的画面,到是经过了一会休息的菲遥,虽然肉体上很疲惫,精神却明显要好一些,清理完了主人那已经柔软下来的“东西”之后,她一边用灵巧的舌尖儿挑逗着不在坚挺的“凶器”一边还尤有兴致的向小混混儿问道:“主人!您知道吗?今天是我有生一来过的最惊险的一天,当那到巨大的闪电劈下来时,我们三个都以为,这次就算是主人再厉害也救不了我们了,可是您却偏偏在我们最危险的时候赶到了,菲遥觉得您是天下对奴隶最好的主人,虽然刚才您弄的人家有些疼。” 小混混儿把身体平躺在柔软的兽皮上,轻抚着她丰美的雪臀,感受着她舌尖灵活的拨动,看着帐篷的顶部道:“菲遥阿姨!你知道吗?在我的家乡那里,虽然也有些对自己女人粗暴的男人,可是大多数的男人都对自己的女人很好,我不是指要去的那一个位面,而是指我真正的家乡,那里没有奴隶,没有无尽的杀戮,没一个人只要安分守己、勤劳善良,都可以过上属于自己的平静生活,就是我们要去的百族大陆,在我的领地里,你也可以过上无忧无滤的日子,我保证你今天做出的决定是你一生中最正确的决定……哦……再深一些……” 血菲遥此时正把他渐渐雄起的“东西”整根的吞入口中,立刻爽的小混混儿发出了呻吟声,女人贴心的用深喉“挤压”了“他”好一会才重新让“他”恢复了自由,轻轻的让他那重新恢复了雄起的“东西”敲畸着自己的脸蛋儿,血菲遥秀眸中亮起了异样的光芒,有些向往的说道:“主人!不管您要去那里,菲遥都会坚定的跟着您,您说以后我和拉拉也像柔心和童颜那样服侍您好不好?唔……”重新兴奋起来的小混混儿用行动剥夺了她说话的权利…… 当第一线阳光透过帐篷窗户上的有机薄膜照射进来时,小混混儿不用睁眼就已经感觉到了冰糖正疑惑着看着自己,小混混儿邪笑着睁开了眼睛,果然!身后的膜翅已经进化成紫色的冰糖正死死的看着他晨勃状态的下体,跪在那里动也不动,那表情似乎发现了什么宝物一样!小混混儿没有去惊动她,只是看她会有什么样的举动? 冰糖头上的美丽触角在急速的抖动着,显示着她的心情很紧张,或很激动。终于压制不住好奇心的她伸出了小手,小心翼翼的轻轻握住了那微微抖动的坚挺,紫色的黛眉微皱,疑惑道:“那些公蚁也经常会和蚁后们做同样的事情,我作为蚁王却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主人的“东西”这么粗长,来回的进出我的身体,我也会和她们一样舒服吗?” “命令?交配?”小混混儿有种被打败的感觉,这小妞要比当初的8字舞乖太多了,这事也要等命令?还交配?天呐~!开来以后还是常在外面呆着,多像小妖精学习一下的好,这小妞已经被自己在宠物空间里给关傻了!”正待他要向自己的小蚂蚁传授些基本常识的时候,脑海的深处传来了一道熟悉的波动…… “主人!主人!我是小舞!您的实力提升的好快啊!沾了您的便宜,我现在已经可以主动了和您意识交流了,如果可以的话,您还是快些回来吧,现在我们这里的情况很不妙,百族大陆这边出大事了,自从众神重新掌管了大陆以来,我们这里一直都对外采取着封闭措施,可是水正扬水三哥在昨天回乡祭祖的时候,不小心走漏了消息,被光明教会的人绑架了,宝儿姐和水云姐她们现在都去了华夏大陆那边,达里福克现在就是香香自己在独撑大局,她现在嘴上不说,心里肯定急的不得了,我从昨天到现在就没有见她笑过,怎么办啊主人?”听小舞的转述,她现在已经是急的没招好使了。 小混混儿人在修罗界并不了解那里的情况,虽然前些日子已经听说了众神势力死灰复燃的消息,却没有想到会怎么快,他冷静的思考了一会说:“小舞!现在你先不要慌乱,你去和月亮说,让她动用“害虫”的力量,暗中先调查一下正扬的下落,然后让千慧配合香云和光明教会的人谈条件,对了神妞在不在?如果她在的话……她去了冥界?好吧!那你告诉小龙女,让她配合月亮暗中救人,对了!让相思时刻小心边城的举动,我总觉的这事儿有点儿不对头?” 结束了和小舞的通话只后,小混混儿总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总觉的正有一只无形的黑手正渐渐的伸向达里福克,回去的欲望越发的强烈了,刚刚退出了和小舞的深层意识交流,就看到一幕令他喷血的画面发生在他的身上…… 大小妖精在左右架着冰糖的胳膊,扶着她慢慢的蹲向自己的身体,而菲遥却正扶握着自己的“雄起”对着冰糖粉嫩的“溪谷”掌握着方向……“迷奸”?一个让小混混儿很郁闷的词汇,出现在他的脑海中,只见小妖精幸福的俏脸儿绯红,紫光闪烁的大眼睛里都快冒出火了,小嘴儿不停的怂恿着冰糖:“坐下去!坐下去!快坐下去啊!很舒服的……”在下来小混混儿只觉的下体一紧,滑入了一个紧凑的体腔……“啊~!好痛啊~!呜……你们骗我……”冰糖凄惨的哭声伴着小妖精幸灾乐祸的坏笑,还有柔心和菲遥温柔的安慰声,小混混儿的后宫有多了一个爱妃。 本来小混混儿还打算早些赶回血役之都,结果冰糖再小妖精的怂恿下,来了一个提前献身,直接导致小混混儿他们的回归之路上又多了一个“伤员”,而且伤势还不轻,用小混混儿的话说就是,“你那“小妹妹”比小妖精的“后门儿”还要紧,那么急的坐下来,能不受伤吗?” 一路上小混混儿抱着冰糖和菲遥飞飞停停,赶了三天才走了不到一半儿了路程,如果是他一个人或者是只有他和大小妖精,恐怕早就飞回去了,在第四天晚上准备宿营的时候,小混混儿接到了小舞传来的消息,说是水正仰扬已经被救回达里福克了,小月亮和小龙女还顺便拆毁了十几处教会的教堂出气,小混混儿这才放下心来,不过心里那挥之不去的莫名困扰始终让他心悸不安,不过现在水正扬已经获救,同时也没有别的事情发生,小混混儿也就不在着急的赶路了,现在他身边四美相伴,有没有别的事情挂心,抱着游山玩儿水的心情,和四女日间轻松玩耍,夜里几度消魂,小日子过的要多美有对美,就连冰糖冷漠的性情也在小妖精的感染下,变的越来越有床上荡妇,床下淑女的味道了! 十日之后,五人终于回到了血役之都,结果却发现八门紧闭,小混混儿也懒的去叫城门,分出了一团神息,包裹住了四女的身体,直接用“五行迷天遁”穿墙而入,结果等他怀着激动的心情来到自己的大公府时,却发现家里一片的凌乱不堪,别说大贼了,连平日里的下人们也一个不见,到处都是残留下来的血迹,显然这里不久前刚刚就过的一翻“清洗”,小混混儿心里的火儿,腾的一下就上了,双拳握的“喀吧吧”关节爆响,怒道:“血凝伤!你们母女也太过份了!真的以为我这个李华夏是可以任意摆弄的吗?”怒火沸腾之下,小混混儿一挥手,一圈无形的劲气飙出,“轰~!”的一声巨响,整个的大公府变成了一片废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