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它的主人是我! - 极品流氓

第六十八章 它的主人是我!

大小妖精的手脚很快,三两下就收拾好了一切,(收拾的当然是原本要给血凝伤住的帐篷,可是李可乐住的帐篷已经被血芳梦的剑气劈碎了,在魔界分手的时候,水云什么都给他准备的是双份儿的,所以小混混儿才会有两个帐篷!)小混混儿看了一眼神色黯然的血菲遥一眼,叹了口气,双手按着她的肩膀道:“我们在一起本来就是因为一场意外促成的!现在我要离开了,找到我的兄弟后,我将离开这个世界,永远不再回来了!你现在可以选择留下还是跟我离开,我这么说并不是因为其它人的威胁,而是给你一个公平的选择!现在决定吧!” “哼~!少来这套虚情假意!我妹妹已经和你签订了灵魂契约,你竟然还在这里假惺惺的说什么公平的选择?骗傻子呢?”血芳梦看到女儿伤情的样子,对小混混儿的印象更差了,听到他和妹妹说这样的话,立刻忍不住出言嘲讽,不过心里却对这个小色狼认识自己的那个“负心汉”,感到很意外,毕竟她辛苦修炼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可以破碎虚空,穿越到其它位面,去寻找那个负心的坏男人,现在忽然听说他认识那“负心汉”,决定暂不动手,先向他打探一下“负心汉”的消息再说! 血菲遥深情的看了小混混一眼,埋头趴到了他的怀里,用非常清晰坚定的声音道:“主人!当菲遥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和您的灵魂感应已经不存在了,菲遥不知道您是如何解除契约的,可是您依然是菲遥的主人,永远都是!您去那里,菲遥就去那里!菲遥在心里不止把您当成主人,您还是菲遥唯一的男人!带我走吧主人!如果可以的话,请您离开的时候,顺便带上我那不听话的女儿,如果把她一个人留在这个冰冷的世界,我会非常想念她的,可以吗?” “可以!当然可以!”李可乐用力的拥抱了一下怀里的女人,他很高兴这个性情柔弱,命运坎坷的女人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小混混儿用冷淡的目光扫了一眼血凝伤母女一眼,再没有多说一个字,因为他觉得自己对血凝伤已经情至义尽了,即使回去面对道无极的时候,他也问心无愧!搂着血菲遥转身就想冲天而去…… “等一下!李华夏!走之前你把从雾影湖拿到的东西留下!因为那是我父亲曾经用过的东西,它属于我,属于整个的血修罗族,却惟独不属于你!”别以为您用那件魔法道具骗的过别人的耳目,可你却瞒不过我,因为我知道那件神器就是你拿走的!”修罗女王的声音比平时变的更加冰冷了,锋利如刀的眼神狠狠的扎在了李可乐宽厚的阔背上,语气中隐隐透出了一股绝情的味道。 “唰~!”小混混儿的手中多出了一柄星光缭绕却外型丑陋的长刀,正是他用“星辰风暴”炼制而成的“银河碎星刀”!“哼~!你说的是这个东西吧!血凝伤小姐!不怕告诉你!这东西的原形是一把针型长剑,而且它原来的名字叫做“星辰风暴”,可惜!它却不是你父亲的东西!因为它真正的主人是……” 小混混儿亮出“银河碎星刀”的同时,这逆天神器的上面的雄霸起息不光吸引了五个女人的注意,更吸引了星球深处那个愤怒状态的强大意识,“是它!是它!是我那已经重新焕发了生机的“星辰风暴”不管它现在是握在谁的手中,它的主人是我!是我暗乾坤!就算是造物之主也不能抹去我留在星核上面的灵魂烙印!我要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炽热的岩浆河重新沸腾起来,海量的火元之精迅速的被那强大的意识导引过来,一个人形火焰状的生物,在炽热的岩浆河上一闪而没…… “轰~!”不待小混混儿说出“星辰风暴”真正的主人是谁,一个浑身燃烧着火焰的人出现在六人的眼前,浑厚的声音打断了小混混儿的话语:“它真正的主人是我!暗乾坤!”火焰人举手一招,原本握在小混混儿手中的“银河碎星刀”似活了一般,“唰~!”的一下挣脱了小混混儿的掌控,来到了火焰人的手中,火焰人得意的哈哈大笑:““星辰风暴”啊“星辰风暴”!虽然你现在被改变的形态,可是你依然是我暗乾坤血脉相连的至宝!” “暗乾坤?!”六个人全被眼前的突变给吓傻了!没办法!这个名字实在太具震撼性了!除了存在于虚无飘渺中的远古神魔,在修罗界的传说中,就属这个名字最有震撼力了,他是所有修罗景仰的传奇,他是所有修罗崇拜的偶像!他更是最强力量的象征!当传说忽然出现在面前时,有谁能够不惊慌失措? 火焰人形态的暗乾坤抚摸着离开他百万年的逆天神器,久久无语,好一会儿才重新抬头看向一脸凝重的小混混儿,李可乐顿时有种灵魂上被压仰的感觉,体内的神魂一亮,顿时小混混儿身上腾起了散发着道道紫色电芒的护体元罡焰,火焰人形态的暗乾坤呆滞了一下,点头赞许道:“人类小子你很不错!这么年轻就已经达到了“洪荒古魔级”的水准,希望你不是我的敌人!不然就可惜了你的这身修为了!” “我日~!”不愧是传说中的大BOOS!说出话来就是拽啊!”小混混儿虽然没有和对方交手,可是从对方强行凝聚的火焰虚体,就可以感觉到对方绝对要比自己强的多,什么强逆天、铁血无畏,跟人家一比全是渣儿!小混混儿衡量了一下自己的实力,觉得“银河碎星刀”目前还是物归原主的好,他现在已经具备了离开修罗界的实力,没必要因为一把刀再多竖一个强敌,所以马上复之一笑:“暗乾坤暗老大是吧!呵呵~!既然这东西是你的,小弟我只是捡来玩玩儿,现在既然物归原主了,小弟只好再去找把别的刀了,对了!小弟家里还煮着茶叶蛋呢,有空再陪老大聊天儿小弟告辞了!”小混混儿说完,马上向大小妖精打了个闪人的眼色,搂着血菲遥“唰~!”的一声,破空而去,这里就他一个男的,万一被这老魔看上了他的肉身,想来个鸠占雀巢,就说什么也晚了,所以小混混儿在第一时间选择了脚底抹油。 小混混儿反映快,修罗女王母女的反应也不慢,而且是连招呼都没有打,直接就选择了落荒而逃,逃走的同时血芳梦心里还在后怕呢,小混混儿面对暗乾坤时展现出的实力,让她想想都心寒,如果刚才她袭击帐篷里的小混混儿时,对方哪怕本能的反击一下,也能让她死的很难看,她没有想到那个看上去并不怎么起眼儿的人类,竟然可以散发出那么强悍的实力,她不是瞎子,相反她的感知很敏锐,小混混儿身上刚才放出的护体元罡焰后,连暗乾坤的神念探察都可以阻挡,她又怎么能察觉不出小混混儿的厉害? 暗乾坤身上的火焰伸缩不定的看着远远飞走的六人若有所思,他想不通为什么这些人会对自己如此恐惧?他愤恨的是出卖自己的叛徒,并不是魔界本土的子民,看他们的反应应该是听过自己名字的,可是为什么他们要选择逃走呢?就在暗乾坤莫名其妙的时候,远处光芒一闪,一个胖子,和一个只穿了一只靴子的女孩子,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小混混儿带着三女一口气飞出了几千里,才在朦胧的的夜色下找了一处近水的平坦之处,落了下去,他没有想到几百万年前的老魔忽然会跳出来搅局,“银河碎星刀”丢了虽然可惜,可是这老魔却没有翻脸动手,总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至于那两个女人的安危,他才懒的关心呢,他现在想做的就是尽快的回到血役之都,拉上大贼赶紧闪人,却不知道因为阴差阳错的原因,他的回家之路因为大贼使用“乾坤大挪移”的原故,反而有多出了一翻不必要的波折。 小混混儿舒服的在奔流的溪水中擦洗着身体,血菲遥成熟的肉体从背后贴了上来,用那对经过了能量淬炼变的更加饱满弹性十足的玉球,轻轻的摩擦着他的身体,白生生的小手一探,把他那在水流中摇摆不定的“坚挺”握了个结实,轻声曼语道:“主人!难道您没有看出女王对您已经有了情意吗?” 小混混儿闭目享受着女人温柔的肉体,用低沉的声音道:“我在这里有了你们就已经够了,家里的女人现在还等着我回去呢,至于修罗女王?唉~!那样的女人并不适合我!” 一股好闻的肉香顺风飘来,小妖精欢快的呼喊声响起:“主人!快来吃东西啊!人家已经全都弄好呢!”小混混儿听了微微一笑,轻声道:“这才是属于我的女人!单纯、可爱、还有乖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