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乾坤大挪移” - 极品流氓

第六十七章 “乾坤大挪移”

“摩天崖倒,四王齐陨”的消息像张了翅膀一样,传遍了整个的血役之都,血长情毕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那天被小混混儿惊的落荒而逃之后,一口气飞出了三百多里,才停止了惊惶的逃窜,发觉了小混混儿并没有追赶自己后,慌张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血长情冷静下来后有些无法理解小混混儿为什么会放过自己,毕竟“一有机会,赶尽杀绝!”这是在修罗界生存下来的金科律例,分析了半天血长情也没有想出自己有什么原因是可以让对方手下留情的,想不明白原因,血长情索性开始思索起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从我现在的情况来看,我虽然流逝了大量的生命力,可是我的境界却已经提升到王级了,虽然我现在很虚弱,可是毕竟是王级的境界啊!失去的生命力完全可以在短时间内用特殊的手段找回来,血凝伤此去参加修罗大会,肯定会有一场硬仗要打,战修罗族的强逆天、法修罗族的路法森、铁修罗族的铁血无畏,那一个不是修炼了五千年以上的高手,血凝伤虽然天赋过人,可是有些东西绝对不是可以光靠天赋句能持平的,如果血凝伤受了伤的话,而我又恢复到了实力的颠峰,这样一来是不是我就有机会了呢?不行!还有一个李华夏呢?可是如果我就这样黯然离去,不光我在血役之都的权势没有了,女人没有了,恐怕就连家人也难逃被扁成奴隶的下场,不行!我怎么也要跟上去,看有没有下手的机会!”打定主意的血长情快速的用几百只魔兽的生命为代价,一夜工夫迅速的恢复了自己的生命原力,急急的向魔天崖赶去! 血长情赶到摩天崖的时候,时间尚早,因为他出发的时间要比小混混儿他们早了两个多小时,赶到摩天崖下的时候,天色还没有大亮,远远看到法修罗族的营地中,正有几千名之多的堕落天使在趁着朦胧的晨前黑暗悄悄的撤退!这一意外的发现让血长情大感意外,就算要布置会场也用不了这么多的人手吧?血长情几乎立刻就看出了事有蹊跷,决定冒险一试! 已经突破到了王级水准的血长情,本来就是以速度敏捷见长的身手,干这些斥候的行当简直就是合适的不能在合适了,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血常情如一个无形的幽灵一样,轻烟一般的飞上了摩天压,刚好看到路法森在和四名法修罗族的长老在说着什么,血长情掩息隐形的靠了过去,结果竟然听到了路法森要利用这里设下的迷神炼狱,要将参加修罗大会的其它势力中的核心人物一网打尽的“灭王计划”,而且一但计划成功,四大长老将立刻带领着堕落天使部队兵发其它三大势力的都城,“釜底抽薪”再加上“直捣黄龙”这两个计划一但得逞,法修罗一族将一统整个的修罗界,血长情听完了五人的商议后,不顾浑身冒出的冷汗,悄悄溜下了摩天崖,强压着心中的震撼, 匆匆的又溜到了一座和摩天崖比邻相望的山峰上,远远的隔岸观起火来,后来发生的事情果然和路法森计划的一样,血长情远远一看那山崖上的天雷威势,就知道摩天崖上的人死定了,那恐怖的天雷恐怕魔神亲临也无法身免! “现在是一个我血长情崛起的机会!李华夏和血凝伤这次绝对死定了!没有人可以逃出来!路法森这次好大的手笔,我血长情现在也是王级的强者了,血凝伤死了、铁血无畏死了、战修罗族的强逆天也死了!整个修罗界也就剩下一个路法森还是个王级强者,如果我现在回去把这里的一切公开,再凭借着我现在的实力震臂一呼,来个三族共敌法修罗一族,修罗至尊的位子简直唾手可得!呵呵~!路法森!你没有想到你机关算尽,到头来却成全了我血长情吧!”实力突破的血长情,野心也同样膨胀起来,他用最快的速度赶回了血役之都,紧接着都城内就传出了“摩天崖倒,四王齐陨”的消息! 血长情成功取得血修罗族政权的同时,却急坏了一个人——大贼!都城里谣言满天飞,大贼不并不相信老大那样的高手,回随随便便的说挂就挂,可是外面传的跟真的一样,再说如果消息是假的,恐怕城卫军早就动手抓捕散布谣言的舆论者了,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啊!大贼正在着急的时候,忽然觉的有些不对,往日自己一个人待在客厅里的时候,长耳族的美女姐妹早就出来伺候自己了,今天这对姐妹怎么这么安静,她们在后面干什么呢?大贼疑惑的向后院走去…… 穿过一道安静的走廊,刚一来到后院的厢房门前,大贼就听见长耳姐妹沉重的呼吸声,和闷闷的呻吟声,大贼心里一乐,这对小尤物估计有在里面互相“安慰”起来了,被老大出事的消息扰的心烦意乱,正好拿她们俩放松一下心情,由于是在大公府内,大贼也没有多做防备,胖手一推没有上栓的房门,抬脚走了进去…… 床上一对身材火辣的长耳尤物,整备结实的绑着,嘴里还塞着她们自己的胸兜,被限制了说话的权利,大贼一怔,刚想抽身后退,一柄冷森森的长剑搭上了他的肩头,大贼立刻停止了不智的举动,一个熟悉的女声在他的身后响起:“多塔隆!别动!如果你敢妄动,别说你的性命,就连你床上的那两个宠物也会变成无头的尸体!” “你是伯莱克斯?我说女王出事了你不在王府里帮她料理后事,跑到这里来吓唬我干嘛?”大贼的口气中明显带着不满,肥胖的身体“唰~!”的一晃,脱离了伯莱克斯的控制,敏捷的身手和他肥胖的身体完全不沾边儿,伯莱克斯刚想追击,却发现大贼并没有趁机逃走,而是闪到了长儿族姐妹身后,帮她们解开了绳子,伯莱克斯一怔!不屑道:“真看不出来,原来李华夏的胖管家还是个高手,还是这么的怜香惜玉!和你的色魔主人很像啊!” “切!别扯那些没用的!说说你来赶什么吧?别告诉我你是来这里吓唬女人的,是不是王府里出现了什么变故?逼的你跑来这里避难啊?”大贼安抚着两个恐惧的长耳尤物,头也不抬的问道!大贼这么奸猾的角色,扫上一眼就能看出伯莱克斯眼中慌张的神色,立刻推断出王府里出事了,不然她这个禁卫队长也不会这么狼狈,两只脚上只有一只靴子,能不狼狈吗? 伯莱克斯没有想到往日看上去不起眼儿的一个胖子竟然如此的精明?见胖子眼中并没有预料中的敌意,伯莱克斯慢慢的垂下了“断浪”,大贼这时才偷偷的松了口气,说实话这货身后的衣服都已经快被冷汗浸透,趴伏在他怀里的姐妹俩,甚至能清晰的听到他快速的心跳声,充分说明了大贼刚才有多么的紧张! “多塔隆!现在都城的控制权已经落到了血长情的手里,现在他正在清扫所有称王“障碍”,我是收到了可可偷传给我的消息,才早一步逃出来的,目前都城内八门紧闭、界结封空,所有的街道都已经宵禁了,这里是我唯一想到可以避难的藏身之所,刚才我担心你会……厄、所以我才会出剑威胁的,我现在真的是走头无路了!”伯莱克斯说的很简略,也很坦白,但听到大贼耳朵里却不是那么回事儿…… 大贼的胖脸阴沉下来,严肃的看着伯莱克斯道:“伯莱克斯小姐!虽然你和老大总是嗑磕碰碰,但你已经从新里把他悼念感成可以信任的人了,我是老大的小弟,没有理由不帮你,照你所说的情况,城卫军可能很快就能找到这里来,毕竟老大和女王的关系走的很近,血长情绝对不会放过这里的,我们应该现在就马上离开,幸好我曾经督促过老大留后路!现在终于用是了!你跟我来!”大贼从床上跳了下来,拉开房门就往外走,不料床上的长耳族姐妹,却惊惶的扯住了他的衣角儿,哭闹着要跟他一起走,大贼被哭的一阵头疼,耐着性子苦劝道:“你们也跟了我近三个月的时间了,我也不想就这样抛下你们一走了之,可是我和伯莱克斯小姐此去是在逃亡,带上你们姐妹只能连累你们性命不保,这样吧!我书房算帐的帐桌抽屉里,有你们的奴隶契约和一些财产票据,你们拿去做个自由平民吧,现在城卫军还没有赶来,你们拿上自己的奴隶契约和那些财产票据赶紧走吧,晚了想走也走不了了!”大贼说完也不在理会她们的哭闹,领着伯莱克斯直向左面的大公府仓库走去…… 伯莱克斯现在算是知道了,和李华夏在一起的这个胖子绝对不是简单角色,对方说有后路,那肯定有逃离都城的手段,二人一来到仓库,发现空荡荡的库房里什么都有,伯莱克斯现在也是中级战将级别的一流人物了,一看这空荡荡的库房马上猜测这里可能有什么密道之类的东西,谁知神念扫过后却没有找到任何密道或传送阵之类的存在,不由的用疑惑的眼神看向了大贼…… 大贼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微微一笑,从戒指里取出了数枚魔兽晶核,胖手一挥;劲风过处,地上的灰尘顿时被吹拂的干干净净,一个伯莱克斯从未见过的图案出现在仓库的地面上,大贼心中怯怯的嘀咕到:“老大啊老大!现在已经到了我索菲克生死存亡的时候了,你这个叫什么“乾坤大挪移”的阵法可一定要管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