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摩天惊魂(下) - 极品流氓

第六十三章 摩天惊魂(下)

小妖精童颜已经经历过,在“巨蜃天魁”领域发动时的考验,阵法刚一发动,她就按照主人离开时的吩咐,拉着母亲和血菲遥远远的离开了人群,当第一道劫雷劈下来的时候,原本昏暗的广场上骤然一亮,高高耸立的大魔神像消失了,紧接着一道又一道的恐怖雷电劈将下来,让三女恐惧的抱成了一团儿,巨大的风刃乱飞中,一个个混乱的人影喋血抛飞! 童颜咬牙催动了手中的“碧玉守护”一道绿色的屏障打开,刚好把三人笼罩其中,童颜担心的看着原处混乱自保的人群,她知道论武力她和母亲加起来也挡不住这里任何一个高手的攻击,主人给的这件宝物也不知道凭自己和妈妈的力量,可以支撑多久?每一道风刃砸到屏障上时,她都能感觉到自己会损失不少的魔力,一但魔力耗尽,这东西被别人抢去的话,她们三个会马上死于非命,童颜在焦急的盼望着主人的到来。 “那个堕落天使小妞手里有护体魔法道具!”一个铁修罗发现了三女周围的绿色屏障,惊喜的一边招呼自己人,一边抵挡着风刃的袭击向三女冲了过来,意图不言自明!立刻有三五个铁修罗族的高手也边挡风刃边冲了过来,柔心也看出了不妙,一把抱起了血菲遥又童颜撑着屏障,向空旷的祭坛处逃去…… 血凝伤此时已经撑开了自己的领域,昏暗中尖啸的风刃对她的领域毫无威胁,能够威胁她的是那一道道紫黑色粗大的雷柱,这种颜色的雷电,已经远远超出她领域规则可以约束的范围,刚才她已经亲眼看到了铁血无畏,企图用领域硬抗这种雷电,结果被劈成了黑呼呼的碳渣,如果不是他在最后关头,把拥在他领域中躲避风刃的自己人都从领域中抛飞出去,铁修罗一族的高手,估计已经和他一起变成飞灰了,这种闪电的威力实在太恐怖了! “轰~!”血凝伤再次惊险的避开了一道怒雷的袭击,借着闪电的光亮一闪,看道正有三五个铁修罗再追 血凝伤再次凭着丝毫不比闪电逊色的速度,一边闪躲着致命的怒雷,一边向三女的方向飞去,这时阵法中的幻境已经开始起动了,血凝伤眼前的景色忽然一变,一个高大的地狱三头犬出现在她的面前,张口就是一道黑色的地狱火,血凝伤敏捷的凌空一旋,避开了这一道火焰,血啸抖腕一扬,鲜红如血的斗气展把这头地狱犬劈成了两半儿,地面上墨绿色的地狱毒焰一卷,地狱三头犬的尸体消失不见,幻境消失,血凝伤再次抬头观看时,三女已经被五个铁修罗追到了祭坛后面了,那里是第一道雷电劈下来的地方,血凝伤再次疾飞,看到三女支撑着越缩越小的绿色屏障,已经堪堪被追到了大魔神像消失的地方,而她们身后就是大魔神像消失后,被炸出来的一个大石坑! 雷电下劈的速度和密度越来越密集了,五个铁修罗和三女的距离也越逼越近了,随着她们的逼 近,他们的背影已经遮挡住了血凝伤观察三女情况的视线,“糟糕!恐怕来不及了!”血凝伤正打 算冒着被雷电劈中的危险瞬移过去时,“轰~!”又上一道粗大的雷柱劈落下来,强光遮挡了血凝伤的视线,定目再看时,三女和五个铁修罗全部消失了!失神中,紫色的云层里又是一道粗大的雷柱劈落下来,血凝伤惊恐的抬头上望,这一道闪电她已经无从再躲闪了…… “轰~!”一道恐怖的雷光闪过,高达十丈的祭坛被劈成了一堆黑色的碎石,“血修罗的女王也死了吗?”战修罗王强逆天用九阶的金身战气硬抗着风刃的劈砍,黯然的看了一眼血凝伤消失的祭坛,闪身躲开了一道雷电,愤怒的大吼道:“路法森!你这个卑鄙的小人!我盏修罗一族剩下一人也不会放过你~~~~~~!”与他同来的四个子侄,全都已经死在了威力巨大的雷电之下,包括他的儿子强暴炎在内,强逆天此时的悲愤可想而之,随着阵势的威力越来越强大,所有的下场可想而之,路法森全脚儿刚走,崖上就出现了这样的变故,就算强逆天是个脑残这时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轰!轰!轰!轰!……”一道接一道紫黑色的怒雷暴雨般的劈落下来,若大的摩天崖被砸的摇摇欲坠…… “索雅~!伊贝塔~!伊贝塔~!索雅~!你们在那里?宝贝儿!告诉父王你们好活着!”路法森状若疯狂的呼唤着,他后悔,他现在非常后悔,失去了两个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即使他成了修罗至尊又有什么意义呢?他现在已经绝望了,伊贝塔和索雅的实力他知道,别说那一道道威力强大的落雷了,就算是这里威力最弱的风刃也不是她们可以抵抗的,因为这里的风刃每一道都拥有风神级法修罗都难以抵抗的威力,路法森看着满天一道道威力恐怖的紫黑怒雷,心如死灰的走进了雷区…… 血凝伤闭目待死之即,忽然觉的腰间一暖,一只大手紧扣在了她柔软的肚腹间,用力的往里一带,血凝伤高挑修长的娇躯跌入了一个强壮的男性怀抱,小混混儿急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傻呼呼的在这里走神,搂紧我的腰!快!这鬼地方是劫雷最密集的地区,现在我要带你们去把聚元阵破坏掉,走~!”血凝伤霍然然惊醒,待睁眼观瞧时,却发现姨娘正攀着李华夏的脖子枕着他的肩膀,带着些许羞涩朝自己微笑着问道:“凝伤!这里好混乱好恐怖,你没有受伤吧?” “我~!我没事的姨娘!”血凝伤很不自然的学着血菲遥的的样子,有些颤抖的贴着姨娘和自己同样细嫩的玉臂,搂住了男人的脖子,三人化做一道清风,无视阵中万分贴近真实的幻境,直向小混混儿记忆中的方向飞去,飞行中,血凝伤发现了“混沌星云伞”竟然可以无视那一道道狂猛雷电的轰击,在这不大的一顶青色怪伞下是那么安全,唯一的缺陷就是挤了点儿! 没有看到他的另外两个女人,血凝伤心中一黯,以为她们遇到了不幸心中怯怯,竟然不敢抬头去看男人的脸色,用传音之术悄悄的向血菲遥问道:“姨娘!怎么只剩下您自己了,柔心和童颜呢?难道她们已经……”问到这里她已经说不口了,却见血菲遥神色古怪的看了小混混儿一眼,对她眨了眨眼睛,用口形无声的对她说了句“没事”,就再也没有别的表示了,弄的血凝伤疑惑异常,她实在想不明白,这样恶劣的环境中,小混混儿解救了三女,马上又救了自己,那来的时间再做同时安置童颜母女的事情? 小混混儿带着二女忽而疾飞,忽而盘旋,或低飞、或急掠,时间不长再次来到了跟踪路法森消失的地方,这里的雷电轰击果然非常的稀疏,和广场处的密集攻势大相庭径,显得异常安静,“到了!就是这里!”小混混儿“唰~!”的一下停稳了身形,说道:“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只要我破坏的下面的聚元阵,这该死的大阵就会失去能量的供给,不攻自破!”小混混儿把血菲遥交给了血凝伤照顾后,“锵~!”的一声,拔出了腰间的长刀,头下脚上的扑了下去,雷霆轰鸣声中只听见小混混儿大吼一声:“《霸气狂歌傲意刀》第一式——万雄称尊!”庞大的无形力场展开,呼啸的风刃一触到力场马上消弭无踪,地面上不时喷发出的墨绿色的地狱毒焰被逼的奄奄一息,扭曲的虚空里一道巨大的金红色刀罡,呈排山倒海之势劈了下去…… “轰~!”成怒插向天之势的摩天崖,竟被他这可以毁天灭地的一刀切去了一角,摩天崖何起巨大,这一刀开山之势,再配上一身暗金色华丽战铠,恍若魔神一样威猛的小混混儿,那豪勇盖世之姿,看的相拥在远处的二女秀眸中异彩涟涟,雷鸣阵阵的摩天崖上,一块不比山峰小多少的巨石翻滚跌落,消失在黑洞洞的云气间,毒火、风刃、雷鸣、幻象都开始慢慢的消散…… 小混混儿”锵~!”的一声长刀还鞘,回头冲血凝伤和血菲遥自信的一笑,朗声道:“什么TM的垃圾阵法?一刀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