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四王齐会 - 极品流氓

第六十一章 四王齐会

小混混儿带着大小妖精离开不久,那对被血长情凌辱了的堕落天使母女,硬撑着已经不堪折磨的身体,歪歪斜斜的飞上了高坡,她们想看一看,看一看到底是谁在她们母女面临生死考验的时候,惊走了那邪恶的血修罗,可是等到她们吃力的飞上高坡后,小混混儿三人早已经走的不见踪影了,身为母亲的那个堕落天使,尽管现在还赤裸着身体,但她还是扬声说了好半天感激的话语,稀疏的树林空荡荡的没有任何的回复,现在她才确信,那个出言救了她们的“恩人”已经离开了,年幼的女儿已经撑不住了,第一次经历和异性欢好就碰上了强来,而且身上的三个体腔都被入侵了一遍,熟女的肉体也受不了啊!更何况她还是一个连一千岁都不到的堕落天使,她的肉体虽然已经是初具规模了,可年龄上也就相当于十五岁的女孩子,这一翻凌辱下来,不管是在精神上还是在肉体上,都已经到了她崩溃的边缘,小女孩儿双腿一软,力竭的跪坐在岩石上,臀跨间再次传来了撕裂般的痛苦,正再她想撑着岩石站起来时,一截儿小混混儿遗留在地上的烟蒂吸引了她的注意,小女孩儿用她还沾染着污秽液体的小手,捡起了烟蒂拍来了拍母亲的玉腿说:“妈妈!妈妈!您看这是他留下来的吗……?” 野宿一夜听春吟,清晨鸟语不欲醒。正是血凝伤现在的真实写照,那好色如命的李华夏一晚上就没有消停过,她昨天和姨娘聊天的时候,听说了这李华夏心情一好的时候,就在睡前和自己的女人讲他在另一个位面儿的事情,结果耐着性子听啊听啊,几乎等了一夜,都是一些男女欢好时发出的呻吟声,直到小混混儿帐篷里传出均匀的呼吸声,她才知道今晚李华夏的“心情不大好”! 高达千仞的摩天崖上,大魔神像高高耸立,神像后方专门修建了一些提供休息居住房舍,前方除了一个宽阔的祭坛之外,还建有一个,比血役之都内的修罗竞技场,还要开阔了五倍的大平台,这平台就是四大修罗王争夺修罗至尊宝座的擂台,远远看上去给人一种粗旷豪壮的美感! 参加修罗大会的各族代表先后到来,杂乱的交谈声和打招呼的声音不时的从四处传来,四大势力的精英强者基本到已经齐了,小混混儿他们也已经赶到了,正坐在堕落天使刚刚布置好的宴席座位上,一边享受着美丽的堕落天使族侍女们奉上的饮料,一边心情不错的交流着…… 血凝伤实在受不了这两个主仆的恶劣行经,拉着姨娘和柔心远远的坐到了强逆天一方的席位上,这一男一女实在是太没有素质了,她修罗女王丢不起这人!强暴炎对三女的到来马上表示热烈欢迎,李可乐和小妖精则还在旁若无人的,享受着香甜美味儿的果实,果汁四溅的“威猛”吃相,看的人人对他们报以鄙视的目光! 法修罗王路法森姗姗来迟,宴席上的人渐渐露出了疑问的情绪,这路法森人虽然阴一些,可是往年都是很准时的啊?今年这是怎么啦?眼看太阳都已经偏西了,为什么还不露面呢?就算族内的事物繁忙,可是明天就是修罗大会了,从前都是先互相在酒席上推杯换盏的交流一翻,第二天四大修罗王就参拜完大魔神像就开始切磋,共同争夺修罗至尊的宝座。今天到这时候还没有露面,这唱的是那一出啊? 美酒上桌,菜肴飘香!美貌的侍女们纷纷退去,举行这一切的东道主,法修罗王路法森带着六名法修罗族的超级高手——天域法魔,赶到了会场,路法森一身白色的法袍,迎着猎猎的山风,背后一对淡金色的能量翼,和法袍一起迎风招展,面容高古雄奇,看上去给人一种仙风道骨的出尘形象,小混混儿看了不爽,暗中掐了一个定风法决,猎猎的山风嘎然而止,让正在自我感觉很拉风的路法森顿时怔了一下,暗自奇怪道:阵法还没有发动,这天气怎么忽然就有了这样突兀的变化?真是奇怪?” 不过这时候可不能让参加修罗大会的高手们看出来破绽,路法森心里嘀咕着,脸上却不动声色的干咳一声,走到了宴席间,顺手从桌案上端起一杯美酒扬声道:“远道而来的各位王者!我路法森因为一些琐事耽搁了与诸位相聚,实在是抱歉!路法森自罚一杯,在这里向大家赔罪了!”说完仰首干掉了杯中酒,让本来还猜忌他为何迟到的众人纷纷释去了疑怀,谁就没点麻烦事儿啊,再说法修罗族的人口本来就不比血修罗族少,还都是张了翅膀满天飞的,那儿那么容易管啊? 铁修罗王铁血无畏扬声说道:“法修罗王!大家都是心胸开阔的王者,一些迟来的小事就不要在计较了,今天你就是说的再客气,明日无畏和你交手的时候也不会手下留情的,哈哈哈……来!先和我铁血无畏干一杯!”铁血无畏高举着手中的美酒说道,他身材魁梧高大,生的狮眉虎目,一身银光闪闪的金属色皮肤,外穿一身古怪的皮装,铁修罗身上的金属管子在他的身上一根也看不到,说起话来声音洪亮言辞诚恳,给人一中心胸开阔的王者风范,那恢弘的气度,不愧是四大修罗王之一! 血凝伤此刻也不想失了血修罗一族的风范,和强逆天一起端着酒杯站起来道:“无畏兄长说的好!不过凝伤有个提议,两人同饮不如我们四人共饮,凝伤百年前和四位长者一翻切磋受益非浅,凝伤在这里先饮为敬了!”战修罗王强逆天哈哈一笑,说了句:“路法森!如果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说话,随我同来的这四个晚辈都是新进的大公级,有什么摆不平的麻烦,招呼一声就行了!” 路法森暗骂了一声:“这老东西!我有什么摆不平的,也指望不上你们战修罗啊!看在今天晚上你们就要完蛋的份上,先不跟你这老货计较!”心里嘀咕着,路法森满面笑容的说道:“多谢凝伤女王的理解,多谢逆天老哥的关心,来!咱们满饮此杯,各位远来的贵客!大家也无须矜持,请!” 随着路法森的热情招呼,酒席间的气氛开始热闹起来,来参加修罗大会的人,并不只是四大势力的王者,还有许多个来自于依附着四大势力生存的小势力,其中也有一些出色的高手,以及部落中的族长什么的头面人物都有,不过他们只是来观摩的,想要和四大修罗王比肩,他们还不够资格,当然也有时会有一些不识相的家伙会跳出来挑战,每当有这种货色出现时,就到了向小混混儿这样的公级高手,站出来替自己族中的王者挡驾的时候了,这也是血凝伤带他们同来的原因,不过貌似七个大公现在就剩下他自己了。 宴席开始了不久,一个侍者打扮的堕落天使,神色紧张的向路法森报告说:“王妃和公主出事了!”路法森神色一变,向三个王者告罪一声,匆匆退席而去,有了路法森前面的解释,三王都没有计较他的失礼,纷纷互相举杯相送,路法森面带歉意之色的退席离去了! 路法森的忽然退席,吸引了小混混儿的注意,还在地球上的时候,《鼓惑仔》、《无间道》之类的电影看多了,这路法森一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模样儿,谁知道这家伙不会趁着这三王都在的机会来个一勺儿烩?小心能驶万年船!心里有了提防的小混混儿,一把拉过还在享受美味的小妖精,塞到她手里一件东西,嘱咐道:“小妖精!我看那个法修罗王路法森,不像个地道玩意儿!打算跟上去看看,这里可是修罗大会,什么人、什么事儿,都有可能发生!如果我不在的情况下,发生了什么你们应付不了的麻烦,马上和你妈还有菲遥捏着这东西站在一起,用你的魔力就可以轻易的催动这上面的法阵,记住!我没有回来之前,就算是血凝伤让人挂掉了,也别离开这东西的保护范围!还有!一定要看住你妈,别让她爱心在这里泛滥,这里就没TM什么好东西!等我回来!”小混混儿声落的同时,失去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