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坡上坡下的堕落天使 - 极品流氓

第六十章 坡上坡下的堕落天使

柔心用自己柔软的香舌“擦拭”了一遍主人锋利的“武器”,好让它在“破”开女儿身体的时候,更锋利一些,就在她还想多“擦拭”一会的时候,小混混儿已经等不及了,她只能不舍的吐出了那强壮的东西,握着它对准了女儿白嫩臀缝间那春水溢满的花园溪谷,随着两声愉悦的呻吟声,激情的火焰开始更加炽热的燃烧起来…… 女儿先享受宠爱,让柔心在享受主人抚摸她翘臀的同时,还可以分心观察下面的情况,高坡下的邪恶行经现在已经变的更加不堪了,那一声声哭喊企求的悲鸣如杜鹃泣血,正在她心中刚刚升起同情之意的时候,小混混儿的一根手指已经破开了她的“菊蕾”…… 血长情一边用力的达伐着身为母亲的堕落天使,意图让她忘情的尖叫起来,一边用精神里操纵着女儿的肉体慢慢的拖去了自己的衣甲,为了女儿被人蹂躏的母亲看到女儿这样的表现,顾不上肉体越来越愉悦的感受,立刻惊恐的大叫起来:“索雅!你在干什么?快停下来!你醒一醒啊!天啊~!索雅!你疯了嘛?哦……不……不要~!” “不!母亲!我……我失去控制了!呜……我控制不了!呜……我不要啊……”叫索雅的女儿嘴里哭喊着,手上脱衣的动作却更快了,眨眼间一具发育略显青涩的的少女裸体出现在血长情的眼前,“眼看着血长情的一只魔爪探向了自己稚嫩的下体,自己躲都来不及,可失去了控制的身体却随着他伸过来的魔爪,配合的分开了双腿,天啊~!这是怎么回事?这太恐怖了!”女儿被这诡异的一切惊吓的直想昏过去,可是她的大脑偏偏又极度的清醒,从未有过的异样感觉,通过这邪恶血修罗的抚摸,从下体敏感的羞人处传递过来,电击似的阵阵酥麻,让她忍不住想要呻吟出来…… “嘿嘿……!你的名字叫索雅吗?很好听的名字,现在的感觉是不是很舒服?哈哈哈……你们母女俩的表情真的让我很开心,我现在已经开始舍不得杀你们了,如果你们从现在起肯听话,我到是可以考虑放过你们,如果不想的话?嘿嘿……现在回头看看你们死去的同伴儿吧!”血长情一边肆意的玩弄着母女俩的肉体,一边邪笑着威胁道!他现在有十足的把握击溃这一对极品母女的心理防线,因为没有那个女人能面对自己死后还要变成干尸的恐怖下场。 “啊……啊……啊……母亲开始极力的向上挺动着自己的身体,配合着血长情的侵犯,女儿也在他的指示下,面朝着男人和母亲结合的方向,骑跨到了自己母亲美丽的面孔上,好让母亲听从他的指示,舔舐自己那敏感的下体,而自己也张开了羞涩的小嘴,接受他那丑恶之处的喷射物,再帮他重新唤起邪恶的欲望,好继续接受他肆意的凌辱,她们现在已经不在渴望逃避凌辱了,她们现在唯一指望是是可以活下去! 看到已经被自己彻底征服后,堕落天使母女完美的表现,血长情得意的加快了进攻速度,女人羞愤,却有无法控制的呻吟声在他的跨下响起,那声音证明身为母亲的堕落天使,已经在绝望中被他推向了羞辱的高潮……血长情从母亲的体内抽出了他作恶的“东西”,点了点依然在刺激母亲“核心”处的女儿鼻尖,邪笑道:“小东西!现在终于要轮到你了……” 高坡上的柔心尽管她天性善良,可她是从魅妖进化成堕落天使的,天性中与生俱来就带有阴暗的一面,现在她内心深处的阴暗欲望,终于在血长情邪恶的刺激下觉醒了,一幕幕与女儿同床欢好的回忆,不停的煽动着她一直都在努力压仰的欲望,双腿间主人那只撩拨她欲望的大手,一下被她死死的夹紧了,她想要!她现在非常想要! 小混混儿毕竟不是第一次和她们欢好了,柔心的强烈反应,他用视线一接触她充满渴望的双眸,就知道她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了,此时原本一直站着,翘臀接受他宠爱的小妖精早已被他收拾的跪倒在地了,小混混儿马上转移了征伐的目标,一挺腰下的“凶器”,伴着大妖精一声畅快的呻吟,充实了她空虚的肉体,“啊……啊……啊……主人我……我要飞……我要像丫头那样……那样飞……现……现在就要……”柔心第一次淫荡的、毫无顾忌的敞开了心扉大叫起来,尽管小妖精已经疲惫不堪了,可是母亲的异常变化仍旧吸引了她的注意,看看山下那一对母女的变化,再看看母亲的转变,狡猾的小妖精童稚未退的俏脸上,溢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朦胧间两片柔嫩的香唇贴上了自己的嘴巴,一双细嫩的小手摸上了自己硕大的双峰,柔心不用睁眼也知道,是自己的女儿又开始“调皮”了,就算没有主人的示意,这丫头也会借机“欺负”自己的,山崩海啸一样的快感在“女婿”和“女儿”的前后夹击的进攻下,像风暴一样席卷了柔心肉体的每一个角落,“要死了……要死了……呀~~~~~!”如果不是小妖精早就舍下了隔音界结,柔心这尖锐的叫春声,肯定已经传遍了方圆几十里…… 小混混儿在高坡之上和大小妖精大爽特爽的时候,下面的的肉体凌辱已经接近了尾声,血长情阴沉着脸,看着正跪在他跨下,拼命用唇舌讨好他的堕落天使母女,心中的念头不停的在杀与不杀之间徘徊着,这对母女的死活就在他的一念之间,杀?还是不杀?就在刚才这一对漂亮的母女花儿给了打破禁忌的绝妙享受,就在刚才,这一对母女已经彻底的向他表示了臣服,为了能够活命,这对母女在那另人发指的邪恶指示下,甚至去舔食彼此臀跨间流淌出男人精华,血长情有些下不去手了,这对母女花实在太TM极品了! 正在血长情犹豫不决的时候,一个他非常愤恨非常熟悉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猪头!如果你现在玩够了就TM滚吧!你刚才的表演真TMD恶心,持久力还怎么差,这两个堕落天使落在你手里简直就是浪费!现在马上给老子滚!别TM让老子再看见你!” “是李华夏!”血长情的面色惨白,“他发现我了?他让我滚?他说这两个堕落天使落在我手里是浪费?对!他看上这对母女了,他已经有一对姐妹堕落天使了,现在他又看上这一对母女了!他让我滚就是现在他不想杀我!对一定是这样!”虽然他误会了大小妖精的辈份关系,可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知道了小混混现在不想杀他,并放他跑路!知道自己现在情况的血长情一听自己可以不用死。立刻向惊弓之鸟一样,连衣服都顾不上穿,就这样赤裸裸的逃之夭夭…… “主人!您就这样放过他吗?”童颜看着血长情逃走的背影,边穿衣服边问道! “不放过他又怎么样?杀了他?没用的!像他这样的垃圾在修罗界到处都是,我是看他刚才在最后犹豫着要不要杀那两个堕落天使的时候,才决定放他走的,他之所以会犹豫,证明这家伙还没有坏透,再说这个家伙虽然暗恋漂亮女王,但他罪不至死,哦~!行了大妖精!别再舔了宝贝儿,我可不想在这里和你们玩儿到天亮,她们还在等着我们的猎物吃晚饭呢!走吧!”小混混儿一把拉起了意尤未尽的大妖精,稍微收拾了一下,开始向来路走去…… 营地里的血凝伤正在和血菲遥愉快的交谈着,两个多小时的时间,让她从姨娘的口中了解到了小混混儿的另一面,还有许多和他有关希奇古怪的小东西,比如血菲遥身上带的护体项链,可是她还有一个问题没有提出了,这个问题一知在她的心里反来复去,床!李华夏的床!那床为什么老是给她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就好像从那里见过一样,可是她却能肯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古怪精致的床,为什么呢? “嗨~!两位美女等急了吧?我们回来了,今天我们要好好的吃上一顿,明天还要去参加修罗大会呢!”小混混儿那不正经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血菲遥惊喜的转头一看,就见小混混儿手里提着两只巨大的鹰鹏鸟,带着粉面生春的大小妖精从稀疏的山林中走来,血菲遥立刻开心的迎了上去,却没有看到身后的修罗女王看向小混混儿的目光里,有那么多的怀疑和猜忌……(这一章中小混混儿放走了血长情是因为在不久之后的后文中,一场席卷了四大修罗势力的惨烈战争,正是又这个家伙一手挑起来的,所以他还有用,就如同李可乐说的那样,像血长情这样的垃圾,在修罗界到处都是,修罗界永远都是强者的乐园,弱者的地狱,所以大家不比介意他这个漏网之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