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被邪恶勾引出的火… - 极品流氓

第五十九章 被邪恶勾引出的火…

距离高坡尽两千米的下方,一个满头白发的凶恶老者,正凌辱着十几名佣兵打扮的堕落天使,(麦卡罗山脉地区已经是法修罗的地盘儿了,所以这里出现堕落天使很正常!)虽然距离很远,可是这点距离对隐藏了气息,蓄意要偷窥的小混混三人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距离,两千米的距离简直就等于近在咫尺了,下面发生的恶行不光让大小妖精看了受不了,就连小混混儿这个色狼看了也直呼:“邪恶!实在TM的太邪恶了!” 血长情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呢?这事还要向大家详细的交代一下,自从这家伙放弃了对血凝伤的执念之后,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像人品大爆发似的,停滞了两百多年的大公级修为忽然突破了,一下暴增到了王级的水准,他和血凝伤的天赋本来就相差不大,实力之所以停坠不前,完全就是因为一个……怎么说呢?说好听是为了一个情字,说难听点儿就是他的占有欲在作怪,现在一下子放开了,心境自然就达到了突破的要求,平常的情况下这种突破也是很难做到的,可是老天给了他一个好机会,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的情况之下,大家都倒霉的被困在了“巨蜃天魁”的领域里,当他看到小混混儿可以轻易的破开“巨蜃天魁”的领域时,震惊之余他也是打着想搭顺风车的算盘,谁之这个李华夏太狡猾了,甩下他们自己闪了,如果不是血凝伤机灵,跟上了小混混儿的节奏,估计血凝伤也会留在里面,可是血凝伤偏偏出去了,当时不光是他,几乎六个大公全都绝望了,“巨蜃天魁”为什么会在这里打埋伏,那是因为“巨蜃天魁”受了伤,需要大量的生命能量来疗伤,“巨蜃天魁”的领域是什么?生命同化!所以只要你身在这个领域中,你的生命力就要不停的被它抽取,被它同化,谁知道这玩意儿需要多少生命力才能停止抽取?看它那原先化做长长溪流的大口子,恐怕剩下的人都被吸成人干它也好不了! 肉体对付血凝伤,血凝伤手里的武器是什么?神器级别的血啸剑!“巨蜃天魁”接下来的命运可想而知! “巨蜃天魁”强横的防御,并不能硬抗神器级别的血啸剑的斗气斩攻击,修罗女王每一道斗气斩都有毁天灭地、撕裂空间的巨大威力,“巨蜃天魁”身上每增加一道伤口,被困在它领域中的六人,生命流逝的速度就会加倍,寿命长达万年之就的血修罗也架不住海量的生命力流逝,在渐渐的死亡逼近这样巨大的压力之下,血长情终于突破了,他突破的同时,正是“巨蜃天魁”受到血凝伤致命一击的时刻,千载难逢的逃命机会岂容错过,血长情就借着“巨蜃天魁”死亡时领域涣散的一瞬间,以牺牲了大量生命力为代价,凭着“巨蜃天魁”庞大的躯体和浓重的气息做掩护,一举逃出了血凝伤的感应范围,当他脱身逃到这高坡之后时,他已经是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了,血长情知道,他现在需要大量的生命力,才能恢复他原本的潇洒形态,这里离血凝伤的位置只有几十里的距离,只要血凝伤的神念稍微搜查一下,他就完蛋了,连跑的机会都没有,可是他现在撑死了只剩下精英修罗的实力水平,身上还带着几处毒伤,“巨蜃天魁”毒刺上的剧毒,那可是连灵魂都可以腐蚀的超级猛毒啊!如果不及时的驱散,他绝对活不过一晚的时间,正在血长情即将绝望的时候,十几个佣兵打扮的漂亮堕落天使,毫无防范的走入了他的视线…… 没有任何的悬念,血长情连飞的机会都没有留给她们,堕落天使在修罗界虽然也是一个强大的种族,可是无论那一个位面的世界,平民百姓永远都是弱者的存在,这十七个连法士修罗水平都不到的堕落天使,一个照面都没过,就全被蓄意偷袭的血长情放倒了,吸收生命本原的手段,通过性接触,永远是最佳的途径,所以血长情没有选择其它的手段,既可以吸收生命本原恢复自己流逝掉的生命力,又可以得到美妙的享受,傻子才会选择其它办法呢,血长情不是傻子,所以这十七个漂亮的女性堕落天使应来了她们悲惨的命运!一个又一个的堕落天使被他吸取了生命本原,在强大的他面前,她们只能在无尽的屈辱后默默的死去…… 满脸凶恶,白发已经转红的血长情赤裸着他丑陋的身体,站到了两个容貌相似的堕落天使面前,一把扯去了年纪尚小的衣服,脸上满是淫亵的笑容,旁边那个年纪成熟的堕落天使大声的尖叫起来:“不!不要伤害我的孩子!求你了!我!我可以满足你的欲望!求你不要伤害她,她还是一个没有成年的孩子!” “嘿嘿……你吗?你要代替她?”血长情一把抓着已经失去反抗能力的堕落天使母亲,揪着她金色的秀发,粗暴的把她美丽的面孔拉到了他丑陋的下体前,狞声道:“很好!我喜欢主动的女人,刚好可以替她做个榜样,摆在你面前的是什么?嘿嘿……你们堕落天使在这方面的能力,丝毫不比已经消失了的魅妖族差,就连欲蛇族的女人也没有你们堕落天使在这方面更有“天赋”,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怎么做,看看你女儿那渴望的目光吧,你还在犹豫什么?再晚这个机会就要轮给她了!”血长情邪恶的威胁道!实际上是那个年幼的女儿,已经快被丑陋的“东西”吓哭了,无力反抗的她,只能用软弱的语气在那里企求他放过自己的母亲,因为她知道他想对自己的母亲怎么样? 看到这个邪恶的老血修罗再次把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女儿,母亲知道自己不能在犹豫了,她流着屈辱的泪水开始用自己的嘴巴吸舔起了他沾满了血污的肮脏“欲望”……血长情邪恶的看着跨下的堕落天使,冲她年纪幼小的女儿勾了勾手指,身体被控的女儿,顿时身不由己的向她走来,脸上全是恐惧绝望的神色,血长情看她恐惧绝望的表情,心中一动,又一个邪恶的念头升了起来…… 高坡上面…… “主人您是怎么认出他是血长情的?刚才他只是个老头子啊?”柔心一边顺从着小混混儿色手在自己丰臀上的肆虐,一边看着血长情在下面的恶行问道!而小妖精则被血长情在下面的邪恶行径刺激的小脸儿放光,激情的血液溢满了胸腔,双手饱着主人在自己美胸上抓摸的大手,无法自控的向自己双腿间的花园的处拉去,小嘴里哼哼着:“主人!主人!童颜想要嘛~!” “我……我当然是凭气息……认……认出他来的!哦~!小妖精你别TM在勾引老子了,还有你柔心,再TM这么扭来扭去,老子不介意就在这里把你们俩就地正法!”小混混儿气喘吁吁的威胁道!可是他的威胁对柔心管用,可对童颜来说简直是“火”上浇油,他威胁的话才刚一说完,小妖精已经媚眼如丝的扑了过来,一边隔着裤子搓动着他的要害,一边渴望的仰望着他说道:“主人那你还等什么?童颜在等着你的惩罚呢!妈妈也在等着呢,您知道我们都喜欢被您惩罚,因为您是我们的主人,哦……爸爸!快来占有我们吧!” “爸爸??柔心宝贝儿!你生的这个女儿实在TM的太有才了!”小混混儿被童颜这种消魂中夹带着邪恶的勾引触动了内心阴暗的一面,是男人都无法面对这样的勾引,更何况是小混混儿这个色中恶鬼呢?他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血长情干了什么坏事,是生是死可不是他想关心的,那应该是血凝伤要头疼的事情,他现在关心的是身边这两个妖精,像两团火焰一样的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