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芳心初动 - 极品流氓

第五十八章 芳心初动

“哈哈哈……华夏小兄弟!原来你竟然还是个大公级的高手啊?这下我们就放心了,你们血修罗一族的武技不光灵活多变,而且领域更是变化万千、高深莫测,往年和血无僵他们交手的时候,我暴炎还真没有占过什么便宜,今天虽然他们不幸落难了,可是一路上有你交流心得,这一次修罗大会也不算白来!哈哈哈……”血凝伤还没有开口答应呢,那个第一个开口和小混混儿说话的豪爽壮汉就想伸手强拉小混混儿一起上路…… “逆天伯伯!你们还是先行一步吧,今天我们损失严重,需要原地休整一下,再说侄女刚才打斗的时候还丢失了一件重要的随身之物,得马上找回来,明天我们三人一定会赶去个大家相聚的!”血凝伤微笑着拒绝了强逆天的邀请,自己一方现在的实力明显暴跌,同行的路上如果对方忽然翻脸,来个大鱼吃小鱼的话,自己虽然可以和强逆天斗个不分上下,可是李华夏身边还带着一个没有丝毫战斗力的姨娘呢,有了这样的顾虑,血凝伤不得不小心,所以她只能委婉的拒绝了邀请。 “女王陛下不知道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让暴炎帮你找一下,兴许一下就找到了呢?”直爽的暴炎似乎不想就这样分别,却被父亲不动声色的拦在了身后,强逆天虽然也是个豪爽脾气,但他怎么说也经历或了几千年的风风雨雨,那里还看不出血凝伤的为难之处,只能遗憾的对血凝伤道:“既然凝伤还有其它要准备的,那么伯伯就先走一步了,咱们明天摩天崖再会!”说完拉着还有些不舍的暴炎向前方飞去…… “伯伯一路好走~!”血凝伤挥舞着手臂看着战修罗一行人远去的背影松了口气,已经重新被小混混儿搂回怀里的血菲遥,看了一眼对方消失的天空处,一边用灵巧的双手帮小混混儿卷着香烟,一边悠然叹道:“女王!我看战修罗族一行人,都是粗豪直爽的性子,不会对咱们落井下石的,你何必要拒绝他们的好意呢?” 血凝伤看了她一眼,心道:“这端庄的菲遥姨娘,自从成了李华夏这混蛋的强制性女奴之后,性子到是开朗了许多,也不知道这混蛋给她用了什么神奇的手段,难道我那次看到他们做的那种事情,真的能让一个倍受打击的女人,重新找回失落的自信心吗?想到这里,她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出那天隔窗所看到的“毛片儿”,冷漠的俏脸儿立刻不自然的升起了两团红晕,眼瞧它处的解释道:“姨娘!凝伤是不得不小心,虽然战修罗的脾性是有名的豪爽,可是我们现在的实力是不小心不行啊,一但他们忽然翻脸,不由分说的要干掉我们呢?六个大公已经死了,我身边现在只剩下李华夏一个大公级的高手了,真要动起手来,如果我被强逆天死死拖住的话,在任由他手下包括暴炎在内的,四个已经修得八倍战气的高手围攻,还要护着你的李华夏,这样拼杀起来我们根本就没有什么胜望……说到这里,血凝伤忽然停了下来,用有些遗憾的目光看着,正准备享受血菲遥“劳动成果”的小混混儿,安慰道:“刚才我没有看到,你的那对儿堕落天使,唉~!回去后我一定再帮你找一对更美、更出色的作为补偿好不好?” 血凝伤还不知道大小妖精可以化铠花器的秘密,更想不到她们是从一对弱小的魅妖进化成堕落天使的,一路上同行过来,小混混儿身边原本是三个女人,现在忽然只剩下一个,她猜想小混混儿现在心里肯定不怎么舒服,所以才会向他提出那样的补偿! 血菲遥开口刚要解释,腰间被小混混儿无声的捏了一下,小混混儿指尖儿一弹,用三昧真火点燃了嘴上的香烟,喷吐着烟雾道:“补偿到不用,因为她们根本就没事,我已经让她们去打猎找吃的去了,咱们已经连赶了六天的路了,还是下去休息一下吧,这附近应该很安全,相信不会再有第二只“巨蜃天魁”了!”说着小混混儿就带着血菲遥落了下去,他现在还不想暴露大小妖精的秘密,如果让血凝伤知道了魅妖一族能够进化成堕落天使,还能化铠化器的秘密,恐怕用不了多久,魅妖一族就要从修罗界绝种了,因为这个秘密足以让所有的武者为之疯狂!,再说他随着境界的提升速度,已经越来越有把握离开这里了,走的时候,他还想再给自己的兄弟拐带一批回去呢,最好能把所有的魅妖给忽悠回达里福克去,这样“实用”的族群留在修罗界实在是太浪费了! “什么?她们还活着?这怎么可能?”血凝伤被这个消息给冲击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自己竟然没有察觉到,李华夏是什么时候把另外两个堕落天使给救出来的,这李华夏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手段在隐藏着?血凝伤一个人在半空呆楞了好久才缓缓的飘落下来,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小混混儿已经支起了两顶奇怪的绿色帐篷,只留下血菲遥一个人坐在帐篷外面悠闲的替他卷着香烟,他的人却已经不知道去向了! “姨娘!李华夏干什么去了?还有这四方形的东西是帐篷吗?”血凝伤指着两顶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奇怪帐篷问道!血菲遥悠闲的把已经卷好了香烟,收入了已经兽皮腰囊里,冲血凝伤微微一笑,解释道:“主人他去“找”柔心妹妹和童颜丫头了,至于这两顶帐篷是我搭起来的,呵呵~!凝伤你不呀惊讶,主人说这东西叫做“充气帐篷”很容易就能弄起来,只要对着角落里那个皮囊似的东西一指踩啊踩的,这帐篷自己就能“站”起来了,唯一需要动手的就是捆绑好那四道固定帐篷的绳索,比我们原先用的帐篷不知道方便了多少倍,我也是第一次知道他有这东西呢!” “自……自己站起来?”血凝伤还是第一次见识到如此方便的行军帐篷,好奇的围着这四方形的帐篷转了一圈,发现这东西上面只有几到非常严密的细缝,不仔细观察根本就看不到,材料也不是兽皮所制,敲一敲“砰砰”做响,很有弹性,不知道到底是何物所制?没有收获的血凝伤再次回到了姨娘身边,挨着她坐了下来,好奇道:“姨娘!您也跟了李华夏有一段时间了,他对您好不好?最近一段时间我了解到血役之都里,有很多的上位者喜欢虐待凌辱女性,他有没有那样对待归您?我看你现在比过去变了好多呢!” 血菲遥看了一眼她好奇的俏脸儿,笑道:“怎么?冰山小女王也可是想了解异性了吗?” “姨娘~!不许取笑人家!人家就是想知道吗~!”一向冷漠的冰山美人在长辈面前竟然撒起娇来,如果让小混混儿看到了一定会惊掉下巴,砸伤脚趾,谁也没有想到冷漠威严的修罗女王还会有这样不为人知的一面! “呵呵呵……好!好!好!今天姨娘就满足一下小女王的好奇心,说起来姐姐她还真是有些不负责任,就怎么把一切都丢给你这个女孩子,为了那个负心男人,跑去修炼什么可以破碎虚空的绝世武技,不值得,实在是不值得!”血菲遥说到这里一看血凝伤的俏脸暗了下来,暗怪自己不该提起这样的伤心往事,连忙转移话题道:“好了,过去的姨娘就不说了,说起姨娘现在的小主人啊,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有趣的男人,他好色是好色,不过如果让姨娘在已经死去的丈夫和他之间做个选择的话,我宁愿当初要嫁的是他,因为他实在是太宠爱自己的女人了,虽然在我渐渐被他用神奇的手段从迷茫中重新唤醒后,对他在床第间的好色手段有些排斥,可是我却渐渐的和柔心母女习惯了那种彻底的放荡,每当一切都平静下来的时候,他会跟我们讲他和他留在家里那些妻子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他很想念她们,对了!我能从迷茫中醒来,还是他一个叫宝儿的妻子提供的方法呢!……”血菲遥就这样一边卷着香烟,一边和血凝伤说着她跟了小混混儿之后的点点滴滴,血凝伤听着听着,脸上渐渐露出了迷醉的神色,似乎是已经痴了…… 黄昏寂静的山野中,小混混儿正带着大小妖精,围追堵截的抓捕着一只“蜜鳞鸵”,利用阵法他们已经成功的抓捕了十几只了,按说早就已经够吃了,谁知小妖精贪嘴,非要多抓一些免的以后吃不到了,追逐间忽然小混混儿打了一个停下的手势,任由那只“蜜鳞鸵”跑掉,他一手拉起一女,悄无声息的向左侧的一处高坡潜去! 当三人来至高坡顶端时,就连童颜和柔心也隐约听到了阵阵微弱的女人哭叫声,三人小心的探头向高坡的下面看去一幕另人发指的恶行映入了三人的双眼…… “血长情这货竟然没死?”小混混儿大惊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