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偶遇战修罗 - 极品流氓

第五十七章 偶遇战修罗

对付可以操作领域的这种超级怪物,当然是用比它更强大的领域克制它,轻微的金属摩擦声响起,血凝伤不快不慢的拔出了她的随身武器,“血啸!”血霄出鞘的同时,淡淡的红芒从血凝伤的身体周围亮起,小混混儿已经是第N次看到别人在他面前张开自己的领域了,可是他却依然对这东西疑惑不解,玄月颂、昊日萱、还有神妞哈帕娃,她们都有各自的领域,听说她们在各自的领域中可以为所欲为,因为在自己的领域里她们可以任意的修改领域范围内的空间法则,据说领域笼罩的范围越大,神的实力也就越强大,现在小混混儿终于开了眼,看到了他有史以来看到的最大的领域,血凝伤的领域——血域独尊! 血啸未出鞘的时候还之是红光淡淡,等到血凝伤的血啸斜指向天时,仿佛整个的天地都变成了血红的世界,天上是红色的血云飘飞,脚下是血海咆哮,天地之间再看不到其它别的色彩,红色……红色……还是红色…… “吼~~~~!”“巨蜃天魁”惊惶的吼叫声中,它的黑色生命同化领域,开始被血凝伤的红色围拢……挤压……吞噬……惊惶中,“巨蜃天魁”再次拿出了它的保命绝技——“空间旋涡”!血凝伤冷漠的俏脸上现出了轻蔑的形容,不屑道:“无知的蠢货!在本王的领域中还敢卖弄,真上不知死活!难道不知血域无边,我为尊吗?”手中的长剑似不经意的轻轻挥舞,“空间旋涡”的操控权马上易主,“巨蜃天魁”的吼叫声更惊惶了,巨螯挥舞间,再次召唤出一个逆向运转的“空间旋涡”中和了被血凝伤所操控的“空间旋涡”! 血凝伤掌中的血啸就在“空间旋涡”被中和的瞬间出手了,红色的血斗气催逼之下,腥红色的血啸剑挥舞出了一个个如魔法般的血色剑刃风暴,被逼急了的“巨蜃天魁”似乎也知道生死存亡的时候到了,四只巨螯挥舞的密不透风,八条强壮的肢腿移动间,流淌着腐蚀性极强酸液的大嘴喷吐出一团团本命元毒黑雾,以修罗女王的强横也不敢近身攻击,只能凭着斗气凝成的剑刃风暴八方游走着做远程攻击,远古存留下的洪荒脉兽没有一个好惹的! 领域之外…… 小混混儿正搂着血菲遥观战时,远方五道身影飞来,人人一身黑色的骑士战甲,那一个的个头都比小混混儿高出了一头不止,也就是说这无个家伙的个子都在两米以上,金色火焰般的斗气由于飞行的缘故再他们身后拖出了好长的金色芒尾,远远看去,就高像有五架并飞的高级战机在天上滑空而过,异常的精彩漂亮! “主人!那是战修罗!虽然他们不像我们血修罗一族可以修炼出高级的领域,可是他们的战力却是修罗界最强横的一族,别看他们的数量只有几万,可是在修罗界还没有那一个种族会轻易的招惹他们,因为他们实在太强太好斗了,普通的平民都有修罗斗士的水平,如果不是他们的人口稀少,恐怕早就一统修罗界了!”由于五道身影越飞越近,近的连躲在小混混儿怀里的血菲遥都看清了,血菲遥虽然不通魔法武技,可是对其它种族的见识却不是其它人所能比拟的,所以她一开五道身影飞行时的形态,就立刻看出了他们的来历。 视线所及的距离对高手来说,眨眼即至!血凝伤这时已经快把“巨蜃天魁”摆平了,小混混儿可不想让人横插一脚,抱着怀里的美人身形一闪,再现身时已经当在了五道身影的前面,笑嘻嘻的开口道:“对不起!五位朋友!血修罗一族的女王正在此地打猎,各位请绕道走!” “咦~?一无斗气,二没有魔力,你竟然可以悬空而立,小朋友!你是那一族的高手?千万别告诉我你是一个人类,不然我会晕到的,哈哈哈……”五道身影齐刷刷的停立在小混混儿身前的十丈处,左首一个年纪看上去有三十出头儿的强壮汉子乐呵呵的问道,看他浓眉大眼,胡须张扬的粗豪外表就知道这家伙是个直爽的个性!为首的一个胡须花白的老者瞪了他一眼,转头上下打量了抱着个女人的小混混儿一眼,微笑道:“小兄弟!我是战修罗一族的强逆天,你与凝伤女王想必也是来参加修罗大会的吧?刚才老朽感觉到这里有强者发动领域的波动气息,所以才会过来看看,原来是血修罗一族的王者在此狩猎?呵呵~!原来凝伤还有这样的雅兴,百年不见看来她又有精进了!” 这体形魁梧高大的老骑士,尽管说话的口气是一团的和气,可是他身上那不经意散发出的威严气势还是让小混混儿看出了他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因为那是王者才具备的威仪,这种威仪小混混儿在血凝伤身上也见过,只不过这老者的威仪要比血凝上还要浓重了许多,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包括这老者在内,这五人都给小混混儿一种淡淡的亲切感,小混混儿扫了一眼老者身边的四人,赫然都是一派高手的气势,看来这四人都是战修罗一族的精英了,血菲遥一听到老者的名字,立刻秀眸一亮,在小混混儿耳边提醒道:“主人!他就是战修罗一族的王者!” 小混混儿心中一震,放开了血菲遥的身体,用一股仙元之力悬空托起后,弯腰向强逆天行了一个贵族礼,客气道:“老先生!原来您是战修罗一族的王者啊?呵呵~!她不说我还真不知道呢,血修罗族第七大公李华夏在这向您问好了!” 小混混儿一礼未尽,后方“砰~!”的一声重物落地的巨震声响,几人纷纷转头观看,只见“巨蜃天魁”庞大的身体已经萎缩成了十里大小的一具枯尸跌落于山峦之间,血凝伤哄发白衣的身影正向高处飞来,小混混儿一看她身后根本连一个大公的影子都看不到,知道那六个倒霉鬼最后也没有逃出“巨蜃天魁”的领域,估计是已经因为生命同化的关系,已经随着“巨蜃天魁”的死亡变成了飞灰了。 “哈哈哈……凝伤侄女儿一别百年,修为更见精进,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刚才斩杀的是洪荒异兽“巨蜃天魁”吧?不得了!不得了啊!如此异种就是我强逆天遇上了,胜败也是五五之数,凝伤竟然可以轻易的斩杀掉它,看来我这个老家伙已经跟不上你们年轻人的境界了!”强逆天一语说完,身后的四个高手立刻神色巨变,难以置信的眼神齐齐的看像下面那具,已经萎缩到十里大小的“巨蜃天魁”,他们没有想到血凝伤的实力竟然达到了如此恐怖的程度! 这时强逆天身后的四人神色已经缓和了下来,他们从血凝伤话里知道了她并非是单挑杀才杀掉了“巨蜃天魁”,终于从心里松了口气,毕竟血凝伤要比强逆天的年纪差了近4000对岁,独自斩杀掉一头“巨蜃天魁”这样的洪荒异种魔兽,这实力实在太恐怖了,要知道这“巨蜃天魁”最擅长的就是用虚幻的环境先欺骗你的视觉,让你不知不觉的陷身于它的领域之中,一但陷入了他的领域,再想摆脱就难上加难了,就更不用说斩杀她了,让他们奇怪的是这个叫李华夏的刚才竟然说血凝伤再打猎?这种不负责任的说法也太扯了吧?而且死了六个大公级高手,这小子神色连变都没变,好像跟死了六条狗似的,就算是死了六条狗,你的脸上也该有点表示啊? 没有理会众人的想法,强逆天古怪的瞟了一眼小混混儿,对血凝伤道:“相请不如偶遇,凝伤!我看你们也就三个人了,刚好我的人也不多,不如咱们一块上路吧!反正摩天崖离这里也不太远了,咱们一起到了那里在宿营歇息把,这次主办修罗大会的是法修罗一族出面,到了那里,相信路法森不会小气的不管咱们饮食的!”强逆天客气的发出了邀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