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拭目以待 - 极品流氓

第五十六章 拭目以待

(这两天时间挺紧的,码出字来都没有时间效对,有错别字的话请大家担待一下,我尽量的不耽误更新!穷途末路) 小混混儿发现血凝伤的同时,血凝伤也看到他了,情况紧急之下,那还顾的上几日前的小摩擦,立刻面露喜容的喊道:“李华夏!快!现在你是我们中唯一一个不手它领域控制的人,千里内的空间现在都已经被“巨蜃天魁”的生命同化给控制了,它是远古洪荒时期生存下来的洪荒异种,在它的领域里谁也没办法对付它,现在只有你能出手对付它了,换了我们中的任何人出手,都会在第一时间被它利用领域中的法则力量,把生命给吸光的!还有一点你要记住,“巨蜃天魁”除了善用幻像迷惑自己的对手外,它还有一项保命的绝技,就是“空间旋涡”一但陷身于它的空间旋涡里,就算是星神级的高手也会马上被它空间旋涡里的碎空风暴撕成碎片的,因为没有任何物质可以抵挡空间碎片的切割!” 血凝伤说的又快又急,恨不的小混混儿立刻就出手把这个大怪物干掉,因为她现在已经察觉到自己的生命开始流逝了,小混混儿却对她露齿一笑,挥刀清空了十丈内惹他厌烦的恶心触角,问出了一个让血凝伤差点吐血的问题:“漂亮女王!你说的事情我心情好的话回帮你解决的,不过在这之前你能告诉我一声,我的另外两个女人在那儿吗?” “李华夏!都什么时候你这混蛋还在关心你的那两个没用的女奴,按照她们的实力来说,刚才“巨蜃天魁”体气散发的时候,她们的生命和肉体可能就已经不存在了,现在我们要的是拯救活着的人!你明不明白?”血凝伤愤怒之下,上位者的气焰不知不觉又散发出来,再次对小混混儿用上了命令的口气! 小混混儿找不到自己的两个女人正上火呢,一听她这语气,几天前曾经被激起的痞气又被掀了起来,冷笑一声道:“女王陛下!我可从来没有那她们当自己的女奴,她们都是我的女人,比起你手下的那六个不听话的大公要重要的多了,杀“巨蜃天魁”的事情你还是自己来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可以用你的“天魔圣域”来反克这怪物的领域,认真说起来,你摆脱它领域控制之是分分种的事情,少陪了!拜拜!”小混混儿用不屑的眼神撇了这自私的女人一眼,给了她一个后脑勺,闪人了! “这可恶的混蛋!再有三天时间就是修罗大会了,知道我不可以损耗实力,他还故意的不出手,假惺惺的去找那两个女奴,哼~!那两个女人现在恐怕已经变成渣儿了!这样密集的攻击除了大公级的高手还可以幸免外,修罗斗士级的全是沾身即死的炮灰!更不用提那两个女人了!难道我就不想救姨娘吗?”血凝伤愤恨的挥剑扫平了一片恶心的触角,又发泄了一通情绪,才渐渐平息了心中的怒气,思及回去的时候如果伯莱克斯知道自己的母亲遇难了,那她的心情……?想到这里血凝伤不由的又是一阵烦躁…… 无穷无尽似的触角,好像斩杀不尽的仇敌一般阻挡着李可乐前进的身形,就在小混混儿准备放个大招儿先清理一片时,前方好象传来了女人绝望的喊叫声,声音很熟悉,仔细分辨正是柔心的喊叫声,小混混儿大喜之下,手中的童颜……厄!不是,是童颜所化的长刀,舞动之下,顿时变成了一团雪亮的银球,把一概阻挡他飞行路线的黑色触角全都砍成了一段段儿痛苦扭曲的残肢,“巨蜃天魁”似乎也察觉到现有的手段根本解决不了自己身上的爬虫,起血感应之下,一根根四处招摇挥舞的触角,如冲气办的怒张起来;”哧!哧!哧!哧!……”黑色触角上那一根根密密麻麻的恐怖毒刺顿时如狂风暴雨般的四处飞射! “主人就命~!救救我们~!”法宝上散发出的青色护体光膜,在密集的毒刺攻击下,已经非常暗淡了,随时有破碎的可能,已经疲倦欲死的柔心拼命的搂抱着怀里的血菲遥,生怕自己一不小心让她从自己怀里跌落下去,因为血菲遥已经不只一次的要她丢下自己逃命了,可是善良的柔心却怎么也不肯放弃她,就这样搂着她一边嘶喊着,一边尽力闪避着那一只只巨树般粗细的黑色触角,一道熟悉的黑色身影顶着一团银色的光球由远而近,小混混儿老远就看到了柔心那疲惫的身影了,小混混儿现在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自己内心的喜悦,他太高兴了,弱小的柔心并没有抛下比自己更加弱小的血菲遥,和冷酷的血凝伤相比,善良弱小的柔心简直要比她可爱的太多了! “杀~~~~!”怒吼声中,掌中的刀罡气芒再次爆长了三倍,借着刀罡大涨之势,小混混一个俯冲来到了二女身侧,金红色的护体元罡呼的一下,放大了三丈范围,这才伸手把柔心怀里的血菲遥接了过来,亲吻了一下她珠泪滚滚的脸蛋,笑嘻嘻的问道:“菲遥阿姨!我没过来的那会儿是不是很刺激?”问完了又给了柔心一个感谢的眼神,打给她一个铠化的手势。 “呜……主人!您……您再也不要抛下我们了,刚才……刚才如果不是柔心妹妹怎么也不肯抛下我,菲遥……菲遥就再也不能拥有您的宠爱了!”成熟美艳的端庄美人,搂着小男人的脖子哭了一个淅沥哗啦,四肢如八爪鱼一样,把小混混儿的身体缠了一个结实,似乎生怕这可以保护自己的色主人丢下跑掉,刚才那随时可以危及她生命的逃亡过程,虽然短短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却已经让她三魂尤在七魄吓飞。 一道金红色的身形破空而去,“巨蜃天魁”这时也察觉到了这个轻易破开自己领域空间的“爬虫”对它来说,陷身在它领域中的猎物,就是已经摆上了餐桌儿的食物,“煮熟的鸭子还想飞?”这怎么可以?“吼~~~~!”漆黑的浓雾如实质般的迎头挤压下来,几达五百里长短的巨大身体终于动了起来,小混混儿还是头一次见识到了,什么是“天塌地陷”的壮观场景,这家伙实在是太庞大了! “给老子开~!业火排云破天斩~!”刀锋所指的黑雾翻滚之处,一道巨大的火云匹练“切”开了不见天日的漫天黑雾,三昧真火不愧是可破万种阴邪之物的至阳赤焱,所过之处势如破竹、云开雾散!下面的血凝伤和六大公以及仅存的三个精英级修罗,一看小混混儿竟然如此简单的,把“巨蜃天魁”的领域撕开了一道口子,马上机不可失的在下面追了上来,有顺风车坐,傻瓜才会自己费力气开路呢! “吼~~~!”领域被撕开,猎物想逃跑?“巨蜃天魁”愤怒了,一声响彻天地的巨吼,庞大无匹的身体骤然缩小,一个身长百丈,体形如蝎的怪物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血红如日的眼睛,四只强壮如山的巨螯凭空一挥,一个硕大无比的空间旋涡出现在一行人飞逃的正前方,旋涡刚一出现,正在飞逃的一行人前进的速度立刻暴增了十倍,难以抗拒的庞大拉扯力让众人想停都停不下来! “我日~!这大窟窿如果掉进去,那可就什么都没得玩儿了!这大怪物可真TM够阴的!五行迷踪遁!我闪!”小混混儿可不想充那不怕死的大头兵,反正他又不受怪物领域的控制,一掐法诀闪人了!无形无相的逃出了空间旋涡的拉扯力场,再现身的时候,他已经逃到了“巨蜃天魁”身后百里处一个小山头上了,挥手又是一刀“业火排云破天斩”,身形一晃不见了踪影! 血凝伤不愧为王级的高手,虽然小混混儿的行动可以摆脱她神念的感知,可以却逃不过她丰富的经验和估算,几乎在小混混儿现身在小山头的一刹那,血凝伤立刻凭着经验追了过来,显然她是打定了主意要搭上他这辆顺风车了,所以在李可乐刚刚凭着三昧真火破开怪物领域逃出来的时候,血凝伤也凭着她迅速的反应跟了出来,没有顺势逃出来的六大公不由的在里面大骂了一声:“狡猾的奸夫淫妇!”如果小混混儿听到了一定会冤枉的辩解一声:“老子和她是清白的!” 小混混儿看着下方黑雾翻滚的山野,对一直躲在他怀的熟美人儿道:“菲遥阿姨,你说我是他们斩尽杀绝好啊?还是只杀怪物不杀人好啊?”不等血菲遥答话,紧跟着他逃出来的血凝伤已经冷冷的接道:“李华夏!你刚才耗损不少,杀这“巨蜃天魁”的事情还是让本王来吧!说实话本王并不知道姨娘的身上带有你给她的护身之物,如果我知道的话,绝对不会置之不理的,我为刚才的事情向你道歉,你能接受吗?” 小混混儿一听血凝伤宁肯向自己低头认错,也不想放过眼前这个利用“巨蜃天魁”生命同化领域,把六个大公一举做掉的机会,知道她这次是铁了心要永绝后患了,当下也不拒绝,同时他思及刚才的情况,也知道有些误会她的地方,毕竟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谁也没有想到会遭遇到这样的巨变,想到这里,小混混儿点燃了一支卷好的香烟,对血凝伤道:“漂亮女王出手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呢,女王陛下请,李华夏再此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