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隔阂的产生 - 极品流氓

第五十四章 隔阂的产生

一夜消魂至凌晨,出事儿了…… “起床啦~!”尖锐中带着愤怒的喊叫声,响彻了整个的营地,修罗女王血凝伤现在很生气!队伍都已经准备开拔了,惟独她的新任第七大公李华夏,却依然在帐篷里搂着女人好梦正恬,女卫可可连续进去请了这位爷三次,都没有把这位贪睡的大爷给叫起来,看可可满面羞红的样子,帐篷里的画面好像还很容易让人“热血沸腾”!等不下去的女往陛下生气了,从小就勤奋的近乎变态的她,怎么能容忍自己信任的手下这样懒惰?这简直不可原谅!所以我们的女王陛下发火了,为了避免自己像可可那样尴尬,女王陛下运足了自己的斗气,对着小混混儿的帐篷来了一声传说中的绝学——河东狮吼! 一息、两息、三息、……十息的时间过去了,帐篷里好无动静,终于在女王陛下即将暴走的临界一刻,成熟美艳的血菲遥阿姨一掀兽皮帐帘走了出来,看到血凝伤愤怒的表情似乎吓了一跳,张嘴说了句什么,却没有传出声音,两个仅隔了五六步的女人都同时一愣,冷漠的修罗女王忽然很人性化的翻了个白眼儿,原来有隔音界结!自己刚才的力气白费了! 堂堂的修罗女王竟然犯了如此低级的错误,这让血凝伤觉的自己很没没有面子,她现在甚至可以感觉到其余的手下们正在远出用嘲笑的眼神盯着她,等着看笑话呢,无法在容忍下去的血凝伤好容易才控制住自己差点失控的情绪,忍着怒气扬手挥出了一道斗气,击碎了隔音界结,对血菲遥道:“姨娘!现在整个队伍的人都在等着那“懒虫”上路出发,您能把他叫起来吗?” “啊~!”血菲遥似乎听到了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拼命摇着白玉般的手臂道:“凝儿!不,女王陛下!求你快别难为我了,我可不敢去叫醒那小色魔主人,万一要是被他抓住我“早练”的话,我就惨了,你、你还是找别人吧!对不起!女王陛下,姨娘帮不了你!”血菲遥说到这里,也不敢看血凝上的表情有多难看,转头去找随行女卫帮她打水梳洗去了。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怒火烧光了理智的血凝伤几步走过去,一把扯落了帐篷上的兽皮帘子,刚好看到一幕非常刺激的画面展现在她的面前,大妖精柔心正在手忙脚乱的往身上披着衣服,胸前一对是女人看了都要妒忌的雄厚“本钱”正摇来荡去,让人看了好不惊心动魄,床上的小混混儿正赤裸着身体仰面大睡着,“大”字形的姿势很是不雅,至于趴在他身上的小妖精睡相就更不堪了,雪白的魔鬼身材虽然很诱人,可是她现在正一条玉腿压在小混混儿的大腿上,一只小手还紧窝着主人晚上“行凶”的“利器”,红扑扑的小脸蛋儿枕着男人强壮的胸肌,嘴角流出的口水在小混混儿阶梯似的腹肌上积了好大一片儿! “糜烂不堪,荒淫堕落!我让你再睡!”愤怒的血凝伤上前一把抓住床的边缘向上一掀,“扑通~!”“哎呀~!小妖精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漂亮女王?”被摔醒的小混混儿非常没义气的一把把小妖精揽在了自己怀里,遮住了自己性感的雄躯,血凝伤一大早跑来穿门儿,让他很不适应,心道:“怎么也没人叫我起来呢?”(还没醒明白呢!) “李华夏!本王还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懒惰的人类!太阳都升起来了,你还在搂着女人睡大觉!本王现在给你十息的时间准备!十息的时间如果你还没有收拾好,你就一背子待在这里睡大觉吧!”血凝伤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目光扫过被自己掀翻的铁制床铺时,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熟悉的感觉,不过现场的环境却不容她多做“观察”,怒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我拷~!血凝伤!你TM是不是更年期提前了你?一大早跑到老子这里来胡闹!我TM唔……”小混混儿终于醒明白了,明白了以后立刻破口大骂,却被机灵的童颜一把捂住了嘴巴,急切的提醒道:“主人~!求求您别骂了!那可是修罗女王!您醒一醒好不好!” “你给我松开!”小混混儿一把扯落了童颜的小手,(主要是小妖精这只小手还带着他下面的腥味儿呢!)“敢掀老子下床?警察来了也不给面子!”被血凝伤冒然打扰了好梦的小混混儿火气上来了,一把推开了小妖精,就要出去找血凝上算帐,温柔的柔心一看他有暴走的迹象,连忙扑上去和童颜一块拉住了他,主要是怕他真和血凝伤闹翻了,要面对的敌人可不是一个修罗女王,外边可还有六个大公级的高手呢,虽然主人的实力很强大,可是一下要面对包括修罗女王在内的七个超级高手,真要打起来不吃亏才怪呢! “主人!主人!您听柔心说句话好不好?外边的情况我已经看到了,大家都已经整装待发了,而我们却在还这里睡懒觉,看女王的意思,她好象已经派人到这里催促过了,刚才我在还不怎么清醒的时候,感觉好向还有一个女卫来过咱们的帐篷,却没有出声就回去了,咱们刚才休息的样子好象吓到那名女卫了,后来菲遥姐姐就起床出去了,我感觉我昨天晚上布下的隔音界结一消失,连忙起身穿衣服,女王她就闯进来了,说实话主人,您现在怎么说也是她手下信任的大公了,而她又是血修罗一系的王者,您就给她留点儿面子吧!”大妖精柔心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就是啊主人!您就算不给她面子,真的上去和她开战,这样一来菲遥阿姨就不好做了,您就当看在菲遥阿姨的面子上,原谅她一次吧!”小妖精也知道现在和血凝伤翻脸很不理智,虽然她的年龄小,可是身体里的灵魂却是一个谜惑过帝王的智慧女人,好容易才找到小混混儿这么一棵安全的大树,才不愿意他因为一时冲动,被人给伐倒了呢。 小混混儿这时也从冲动中逐渐找回了些理智,想起当初他在修罗女王府和血凝伤定下的约定,“帮助她牵制大公们的实力,和陪她来参加这次的修罗大会!”两个条件自己到现在已经完成了一个半了,现在和她翻脸有些太可惜了,毕竟她答应完事之后告诉自己有关道无极的秘密。还没有说呢,想到这里小混混儿冷哼了一声传音道:“哼~!看在那老家伙的面子上,我这次先不和你计较,血凝伤你听着,我现在并不是非要知道那老东西的秘密不可,有关破开这个位面的方法老子现在已经有头绪了,如果你想现在一拍两散,老子拔腿就走!”小混混儿说的的确不是吹牛,在他充分的掌握了“破玄”的境界以来,对突破这个位面的空间阵法封印已经越来越有把握了,近段时间以来,他的元神一次又次的壮大,实力的增长几乎是以几何式的速度暴增着,突破玄仙级的顶峰,已经是迫在眉睫了。 血凝伤此刻也在为自己刚才的冲动后悔着,这神秘的李华夏实力深不可测,从他这次轻松的击败血长情可以看出,他的实力绝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他和自己到底只是合作的关系,自己刚才竟然就那么冲动的闯进去把他掀到了地上,实在是做的有些过份,自己怎么就一时冲动,忘了他并不是自己的手下了呢?自己以前不是这样啊?对了刚才他的床好象给自己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这怎么回事儿?那床?那床?正在血凝伤疑惑的时候,小混混儿的传音送入了她的耳朵,血凝伤听后心中砰然一震,顿时把对小混混儿怪床的疑惑感抛到了脑后,“他已经有了破开位面的头绪?这怎么可能?他已经在实力上凌驾于我了吗?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能被女王陛下亲自催驾,而且喊敢破口大骂?这新任的七大公李华夏,也算的上是修罗界最牛的人类了,其余的六个大公看到女王阴沉的俏脸儿,自动的装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纷纷的找龙的找龙,喊人的喊人,指挥的指挥,故意的又拖延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一行人才在血凝伤不耐烦的催促下起飞,踏上了一天的行程,接下来的三天,小混混儿和血凝伤再也没有彼此交流,到是伤势已经痊愈了的血长情,再第三天的时候顶着他的“猪头”脑袋,飞到了小混混儿所在的魔龙背上和小混混儿交流了一番,其目的不外乎是指责小混混儿不懂礼数,不应该用粗俗的语言和懒惰的行为顶撞了女王陛下,心里却对小混混儿这种“欲擒故纵”的手段妒忌的不的了,心中暗道:“当初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小混混儿对他这个不请自来的客人,当然没有什么欢迎的表示,血长情自顾自的白话了半天,小混混儿听的烦了,“嘎巴巴”的攥响了拳头,问了一句:“三大公!你是不是还想再和我“切磋”一次?”血长情听后一句废话也没有了,顶着他的“猪头”脑袋飞了回去…… 六天之后,一行人来到了一出距离摩天崖还有千里之遥的山区,一连六天的急速飞行,强横的魔龙也受不了,血凝伤也知道这已经是魔龙的极限了,宣布休息一天再走,十二条魔龙欢嘶一声向一处山泉奔涌的峡谷中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