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老子就是喜欢打脸 - 极品流氓

第五十一章 老子就是喜欢打脸

“老子没时间!”小混混儿头都不抬的拒绝了血长情的挑战,长杆一甩,继续享受着垂钓的乐趣儿,越来越暗的天色,对他观看鱼浮的动静丝毫没有影响,血凝伤此时已经品尝到了垂钓的乐趣,而且刚刚还成功的拉起了一条鱼儿,玩儿兴正浓的她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妒火中烧的血长情,小嘴不屑的一撇,霸道的抢过了小混混儿手中的鱼杆,又一把把他从马扎上推开,喜盈盈的说道:“让本王再玩儿一会儿,你还是先去和他决斗吧” “拷~!长的漂亮了不起啊?”小混混儿悻悻的站稳了身形,虽然他表面上一脸的不高兴,可是在心里却觉的这小妞挺可怜的,虽然她是血修罗一族中的至高女王,可是为了这个位子,这小妞几乎付出了自己的一切,她的生活中除了提升实力,就是稳定自己的王位,这一切的牺牲和努力,就是为了能有朝一日可以凑齐那四张魔神残图,寻找到传说中暗乾坤遗留下来的魔修心得,达到可以破开位面牢笼的绝世修为,好去寻找自己的父亲,所以小混混儿从心理上就不想和她多做争执,这小妞虽然平常看上去精明无比,但从某些方面来说,这一个“傻”女孩儿。 失去鱼杆儿的小混混儿色眼儿一扫,看到了交谈正欢的两个熟女,这两个成熟艳丽的美女,虽然都已经是妈妈级的女人了,可是一个端庄艳丽,一个俏丽温柔,无论那一个站出来,都是男人梦寐以求的房中瑰宝,想到以往她们在床上的放荡表现,小混混儿食指大动,装出一脸的可怜相儿,张开双臂向她们走去:“两位漂亮到坠星落月的美女姐姐,你们的主人被那个凶猛的像魔兽一样的女王陛下抢劫了,刚才经过一番拼死挣扎,虽然被她欺负的遍体鳞伤,可是却总算保住了清白之躯,我受伤的心现在非常需要你们的安慰,不要拒绝我快来吧~!”这货无耻的扑上去把两个熟女搂了个结实! “呀~!主人!不要这样,外人会看到的!”已经习惯了他作怪的柔心还没什么,早以恢复了端庄矜持的血菲遥却受不了他这样,惊呼一声后,立刻开始小声的企求着,怎奈由于灵魂契约的关系,精神上虽然她很清醒,身体却本能的服从了小混混儿,一只白玉般的小手甚至已经开始摸向了小混混的腰带了。 “呵呵~!菲遥姐姐!你还真是言不由衷啊!看看你自己的手在干什么?”大妖精柔顺的靠着小混混儿的肩膀,笑嘻嘻的调侃着身不由己的姐妹,一点儿要帮忙的意思都没有,因为她知道这色主人虽然和她们独处的时候放荡异常,可是在外人面前却从来没有让她们出过丑,有的也只是开些不过份的玩笑而已。 “李华夏!如果你还是个男人的话,就挺起胸膛接受我的挑战,否则请你远离女王陛下!因为我才是一直对她一片真心的追求者!”“呼~!”劲风扑面,血长情声至人到,凶悍的气势巨浪般的扑压过来,原本偎依在小混混儿怀里的两个女人,立刻吓的花容失色,柔软丰满的娇躯紧贴着他的身体瑟瑟发抖…… “血长情!你这条发情的种狗!这次你TM真的惹火老子了!想打架?来呀!”小混混儿抖臂把二女推向血凝伤的身边,“唰~!”的一声,矫健的身形带头儿向林中飞去,刚才他正挑逗二女的情绪,好在晚上宿营的时候,“玩”的更开心、更放荡一点儿,眼看着其中一个要开始行动了,谁知血长情这只不长眼的苍蝇,偏要飞过来搅局,这不是没事找抽吗?为了一劳永逸,小混混儿决定用些激烈的手段,让这货好好儿“清醒”一下! 其余的五个大公早就等着看热闹了,现在一看要来真格儿的了,那里肯放过这样的好戏,向侍卫们吩咐一声,要他们看好营地,立刻争先恐后的追着血长情的背影飞了过去,有了血长情这只吃醋的“出头鸟”出手试探李华夏的实力,他们求之不得! 血凝伤现在是钓兴正浓,再说她也知道小混混儿是不肯吃亏的角色,再说他还有那神奇的道具防身,如果没有对付血长情的把握,他是绝对不会出手的,所以她玩儿的很放心!可是她放心不代表小混混儿的三个女人放心,大小妖精对视了一眼,童颜挥手就把已经有鱼咬钩的鱼杆儿丢到了湖里,主人的安危远比自己玩耍重要的多,小妖精一拍翅膀向林中追去,柔心也向血菲遥嘱咐一声,要她好好儿的待在女王身边,羽翼一展,也追了上去…… 大小妖精赶到现场时,小混混儿和三大公血长情已经开打了,安静的丛林因为他们发出的狂暴能量而沸腾起来,一声声“砰!砰!啪!啪!”的巨响中,一棵棵巨大的参天古树被摧毁,数不清的折断枝叶呼啸横飞,鸟鸣兽吼、百兽奔逃!好一派世界末日的景象! 大公级高手间的激烈搏斗,根本不是魅妖母女可以接近得了的,魅妖母女无奈的只能能向高空中飞去,希望可以从高处伏视到他们打斗的场面,等她们飞上高空望下观望时,才知道自己的想法错的有多么离谱,下面激烈碰撞的气场领域中,烟尘滚滚、土木乱飞,根本就看不到任何她们想要看到的东西,小混混儿和血长晴还偏偏都是速度型的超级高手,就算没有烟尘的遮挡,她们也看不到儿人的行迹,只能从不断被摧毁倾倒的大树折断的地方,隐约可以听到他们激烈的打斗声。 交手之前血长情怎么也没有想到,小混混儿的实力竟然如此的强悍难缠,而小混混儿也只是从血凝伤那里稍稍了解到血长情的速度很快,却没有想到张开了领域的血长情速度快的竟然如此变态,沉重的双手剑再血长情的手中快的肉眼难及,一剑剑阴狠毒辣的进攻如密集的狂风暴雨,花样百出、变化万千! 捅的满身是洞了!MD!耗着吧!老子看你能挺多久?”小混混儿舞动着“阳极碎魂刀”能挡的时候就挡一下,不能挡的时候就用他的遁术闪开,血长情可以控制敌人速度的速度领域对他根本就不起作用,所以暂时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小混混儿的“五行迷踪遁”连血凝伤的神念都无法锁定他,血长情就更不行了。 一百里、两百里、五百里、八百里、……成片成片的森林被凌厉强横的斗气摧毁,无数的鸟兽失去了家园,环保人士如果看到了这样的战斗场面,肯定立刻要向最高当局发起起诉,并发动全世界的舆论界对他们进行口诛笔伐!战斗不到半个小时,已经有上万亩的森林变成了焦土!(小混混儿手中的“阳极碎魂刀”,那可是杀人放火的最佳利器,所以森林变成了焦土这很正常!)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打斗的二人动作终于慢了下来,现在就连天上的魅妖母女都可以勉强看到他们的动作了,刀剑早已经打的不知道飞去了那里?衣衫破碎、赤胸相搏的二人现在比的是拳脚,虽然血长情现在的速度还是要比小混混儿略高吃一线,可是他那对小混混儿来说破绽百出的拳脚动作,却让他渐渐的失去这种优势了,随着李可乐一个接一个的精妙招式,血长情被打击到的次数越来越多…… 天空上的观战者表情各异,一二四五六大公表情越来越凝重,原本还有些轻视小混混儿的他们,现在终于开始认清李可乐的实力了,修罗女王有了这样一个得力的臂助,他们的架空之势,将会被逐渐扭转,血役之都的局面也会慢慢的脱离他们的掌控,前景堪忧啊!有什么方法可以掌握他的弱点呢?五个大公皱着眉头思考起来。 “主人~!加油啊!加油啊!打扁这个女人面前装纯情的伪君子!”小妖精的挥舞着粉拳儿,张牙无爪的在天上替主人打气!柔心这时也看的秀眉舒展,主人已经逐渐的掌握了优势,血长情的速度已经开始变的更慢了,此时谁胜谁负已经一目了然,她高悬的芳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血长情的斗气渐消,进退闪躲间的动作越来越迟钝,小混混儿嘴角升起了残忍的微笑,反击的时候终于到来了,三次翻倍提升的强大元神,一直在支持着他海量的消耗,神识催动;充沛的仙元力再一次补充满了他已经开始枯竭的经脉,金红色的护体元罡重新强盛起来,惊讶的血长情和天上正在观战的无个大公同时失声道:“怎么可能?” “嘿嘿……!有什么不可能?“窝心脚”!”小混混儿奸笑一声,以比刚才快的百倍的速度朝血长情的心窝踹出了一脚,“砰!”正中目标!已经筋疲力尽的血长情那里还闪的开这样的速度,被小混混儿一脚给踹的气散功消,扬天喷了口鲜血,倒飞了出去…… 未及落地,小混混儿如影随行的身影已经追到了,砰的一把掐住了血长情的脖子,血长情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是彻底的输了,一看到小混混儿那残忍的眼睛,知道对方可能看在自己是大公的份上不会下杀手,可是一顿蹂躏是免不了的了,立刻嘶哑着说道:“别……别打我的脸!” “嘿嘿……!你这精虫上脑的傻B!老子就是喜欢打脸!下次再敢跟老子叫板之前,先想想今天为什么你会面目全非吧!”小混混儿狞笑着驳回了他的请求,沙锅大的拳头呼啸而来,“啪~!”的一声清脆的拳肉相撞声,血长情英俊的脸蛋顿时变成了盛开的鲜花,“砰……砰……啪……啪……”残忍的蹂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