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交出你的“神器” - 极品流氓

第四十七章 交出你的“神器”

(惨啊兄弟们!新换的硬盘空荡荡的啥没有,呜……我多半年的努力一下就全没了,MD等咱有了钱,电脑买两台,一台打字,一台做备份!再也不用这该死的破烂儿了!好了牢骚到此为止,下面大家接着看书!) 李可乐神识一动,察觉到冰焱修罗府周围的白里方圆,已经被数万股强横的气息给包围了,正待他想出去查看时,伯莱克斯已经甩开了报信儿的侍女,跨步冲了出去,小混混儿和大小妖精互视一眼,齐齐的扔下了手中可口的早餐,身形一动,闪身来到了厅院里…… “李华夏!你果然在这里,本大公现在给你一个机会,马上交出你在雾影湖所窃的神器,不然今天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声随人至,四个人才刚刚停下了脚步,赤须挥洒、身材高大、红发浓眉的第一大公血傲峰就飞落在了四人眼前,另人高山仰止的恢弘起势奔着四人迎面压来,伯莱克斯三女不敌他强盛的气势,本能的闪身后退…… 小混混儿一见这老家伙点了名儿的找他要东西,立刻不示弱的上前一步,把三女护到了自己身后,为她们挡住了血傲峰那山岳般的气势重压,不正经的回头向大小妖精问道:“刚才起床的时候,你们俩是怎么给我穿的裤子?看看这次让我丢人了吧?一不小心把他给露出来,晒上太阳了!” 柔心一愣,还未明白主人说的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小妖精童颜已经率先反应过来了,这小妖精惟恐天下不乱的“惶恐”道:“哎呀~!主人!都怪童颜不好,起床的时候忘了帮您把这“红胡子”装进裤裆里,刚才您又急着吃东西,所以……童颜这就给您收拾好了!”小妖精说到这里装模做样的蹲身到小混混儿腿侧转头朝血傲峰喊道:“喂~!红胡子!你是自己进去还是让本小姐把你塞进去?” 满天浮空包围冰焱修罗府的修罗斗侍卫,被他们俩这恶劣的搞笑行为给斗的差点憋出内伤来,一个年轻的人类小子,和一个看上去更加年幼的小丫头,愣把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血傲峰比做了某种器官给糟践了一回,其行为之大胆,配合之默契,言行之恶劣纵观整个的血修罗势力范围,都找不到堪和他们一比的。 “李华夏!本来本大公还打算给你一个活下去的机会呢,看来现在是没有那个必要了,因为无论是你还是你的女奴,都已经胆大到了无知的地步,这样的人类,即使把你们贬成奴隶,你们也会因为你们的无知,再次会被主人赐死的!”血傲峰的修养超过了小混混儿的预估,不动声色的反击了两句,然后猛的浓眉一竖,喝道:“李华夏!别说本公不给你机会,出手吧!” “我出你妈的手啊?你个老东西那只眼睛看到老子偷神器了?无知?我看你TM才无知呢?是不是老子昨天砍的那垃圾是你儿子?所以你今天一大早来找老子公报私仇来了?MD!老子才不吃你这一套呢,单挑还是群殴,老子在这儿接着你,来吧!”小混混儿嚣张的拉开了架势,心里却翻腾不已:“MD!那天我取东西的时候,所有的痕迹都被剑气给清空了,这老东西是从那儿知道是我拿的东西呢?” “住手!”白衣红发的血凝伤凭空出现在二人中间,修罗女王的权利虽然被大公们架空了不少,可是她手下还是有一些自己的眼线的,所以血傲峰刚一包围了冰焱修罗府,她就接到消息赶过了,现在伯莱克斯和李可乐,是她唯一可以牵制大公们的底牌,她可不想自己这唯一的两个依仗被人给做掉,尤其是李可乐,如果他要是在赛前出点儿事儿,血凝伤的女王的位置就有可能面临六个大公的联手威胁。 “李侍卫!你是怎么得罪了傲峰大公?以至于让他包围了冰焱修罗的府邸!”血凝伤不明白事初原由,只能先找自己的“手下”问话了,间接的也给了血傲峰一个面子。 “启禀女王陛下!”小混混儿笑嘻嘻的给血凝伤行了一个四不像的贵族礼,然后转身指着血傲峰的鼻子说道:“这老东西说我偷了他什么神器?简直是岂有此理!找茬也没这么找的,我冤枉啊女王陛下!我从来就没见过他什么神器,我看这老东西纯粹就是来找我替他儿子公报私仇的!”李可乐想不出血傲峰到底掌握了什么证据,只能先顺嘴胡扯了。 “傲峰大公!难道说是我的这个侍卫杀害了青嶙大哥吗?不对啊!青嶙大哥现在应该还在血月山脉的领地戒备古魔兽群的袭击才对啊?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本王怎么不知道?”七大公在血修罗的势力边缘地带,各自拥有自己的领地,其家人没有修罗王的命令不可私自回都,血凝伤现在不知道小混混儿到底怎么招惹了血傲峰,只好先避重就轻的询问其它事了,因为她知道小混混儿隔着十几万里,不可能杀的了血青嶙,唯一的可能就是血青嶙擅自回都了,倒霉碰上了小混混儿,这样一来血青嶙违背了王命,血傲峰再想找麻烦,首先得经过她才行,这小妞虽然昨天在两性知识方面表现的有点“白”,说到政治手腕方面,她绝对不是一个好对付的王者。 “女王陛下!你别听这个可恶的人类胡说,我儿血青嶙跟此事毫无关系,是傲峰今晨接到了怒雷将军的调查资料,在八日前神器出土之时,这李华夏曾经用他的佣兵身份接了一个调查雾影湖闪光的任务,他是唯一的一个任务执行佣兵,除了他再没有一个佣兵接受那个任务,所以傲峰怀疑他就是窃取神器的人!事关我族兴衰,请女王不要因小失大啊!”血傲峰棉里藏针的向血凝伤解说了一番! 小混混儿一听这老东西只是猜测,立刻把悬起的心脏放回了肚子里,不等血凝伤答话,立刻抢在她前面向血傲峰说道:“哦~!你个老东西!原来我昨天砍的血冷云不是你儿子?拷~!我还以为你是找我公报私仇呢?”他装模做样的又向血凝伤解释道:“报告女王陛下!这是一个误会,我自从如都城之后,根本就没有出去过,他说的那个调查任务的确是我接的,可是当时我为了准备一些外出的东西,耽搁了那天出城的时间,等第二天想去的时候,您已经下令封城了,所以那什么神器根本和我没关系,这老东西说我偷了出土的神器根本就是冤枉我!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可以让人搜身,当然,只限美丽的女性,如果是这老东西想搜我的身,我将以性骚扰的名义,向他提出决斗!” 小混混解释完了心道:“老东西!你没有证据,只靠猜测就跑上门儿来跟老子搞军事演习,老子今天羞辱的就是你!忽悠?看看今天谁忽悠谁?”小混混儿一推六二五,把自己洗了个干净,顺便还恶心了血傲峰一回,已经炼化成了“银河碎星刀”的“星辰风暴”就在他戒指里待着呢,如果真要是来个彻底检查,他只要一道神识就能把东西转移到左臂宝儿的本体里面去,所以现在小混混儿一无所惧! “哼~!看来你是无心交出神器了?”血傲峰第一大公的位置已经做了几百年了,其深沉的心智绝对不是李可乐这样的小坯子堪与比拟的,冷冷的问了他一句之后,转头想血凝伤道:“女王陛下!宁可错杀,不可放过!那出土的神器一但流落于外族只手,我血氏一族前景堪忧啊!李华夏说他没有染指神器,可是怒雷将军送来的资料中还显示,这李华夏曾凭借着一件特殊的道具,成功的击败过维尔德曼将军,那时他的修为还只是一个普通的修罗斗时,试问他手中的武器不是神器又是什么?”血傲峰的话才刚一落地,高空中又有五道身影落了下来…… “傲峰大公说的有理!一个普通的人类,如果不是有所凭借,又怎么可能击败得了第一战将维尔德曼?女王陛下千万不要因为一个低贱的人类,而给我血氏与族带来不该有的祸患啊!”五人站定身形,原来是其它无个大公也赶到了,说话的正是四大公血无疆!其它四个大公的态度,也是一致的希望血凝伤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庭院里的气氛开始紧张起来,血凝伤看到六个大公一致的要求她出手解决自己手中唯一的底牌,心中已经是怒气冲天了,六个大公口中所指的“神器”她是亲眼目睹过的,她知道那绝对不是雾影湖出土的神器,心道:“这六人分明是看到了李华夏已经威胁到了他们的位置,所以才打着“神器盗窃者”的旗号,让本王自断手脚,其狼子野心,简直昭然若揭啊!想道这里,血凝伤冷冷的一笑回头向小混混儿伸手道:“李侍卫!把你击败维尔德曼将军的“神器”交给本王!” 六个大公齐齐皱眉,心中暗道:“已经到手的神器再让他交出来?这可能吗?” 小混混儿现在心里别提多爽了:“这六个混蛋楞是把我的“风暴式集束光字炮”当神器了?这不是认错冯京,喊马凉吗!哈哈哈……!太TM可笑了,经过了这一次,看谁还再找老子要神器!”小混混儿冷笑着伸手向左手的戒指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