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看免费“毛片儿” - 极品流氓

第四十五章 看免费“毛片儿”

一步、两步、三步……伯莱克斯小心翼翼的来到了窗边,惊奇中带着羞涩的向内观瞧…… “妈妈!快……快帮帮童颜……来……来了……女儿要……要飞了……”小妖精童颜一边承受着小混混儿在身后快感如潮的撞击,一边低头向被她用69式的姿势压在身下,正品尝她和小混混儿二人雨露的母亲“求救”,而已经平息了欲火的血菲遥却和小混混儿一样,站在床下,挺着自己饱满的玉峰,搂着小混混儿的虎腰,痴迷的眯着秀眸在小混混儿的虎背上不停的挤蹭摩擦着…… “天呐~!她们也太荒唐了吧!原来那对堕落天使竟然是一对母女,而妈妈她也太没羞了,她怎么可以和她们一起那样呢?这个李华夏让他帮妈妈“看病”也就算了,他怎么又拉来了那对堕落天使和妈妈一块儿……那样呢?不对啊?那对堕落天使母女是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不知道?”伯莱克斯看的玉面绯红、满腹疑问!偏偏又被房内的一男四女那花样百出的欢爱行为,牢牢的吸引住了视线,随着房中四人越来越YD的行为,竟看的她双腿间春水涟涟,情火不停的在体内肆意的蔓延,不知不觉的开始自我“安慰”起来…… 疾电修罗府…… “啪~!”一只晶莹剔透,手工精美的水晶杯子被摔了一个粉身碎骨,“李华夏!别以为你是修罗女王的人,我血怒雷就可以放过你,竟敢杀我冷云侄儿,明天我就让血债血偿!”“疾电修罗”血怒雷是修罗十大战将之一,修为仅次于已经死去的“冰焱修罗”,是血冷云的亲叔叔,由于今天他忙于其它的事物,并没有到竞技场去观看比赛,谁知道刚一回府就看到自己亲侄子血肉模糊的尸体摆在院子的正中央,完全看不出人形了,面对亲侄子遭受到如此狠毒的残害,血怒雷当场就气愤的一拳轰爆了一片房舍,血冷云的父亲曾经再与法修罗交战的时候,为了保护他这个亲弟弟,在血战之后,已经耗光了全部斗气的情况下,用自己的肉体帮他挡下了组合禁咒,被炸的血骨无存,只留下了血冷云这么一个儿子,没想到今天大哥留下来的这唯一的独子,竟然落的如此下场,他如何能不愤怒? “来人!”血怒雷一声传唤,厅外立刻跑来了一名府卫,恭敬的弯腰一礼道:“大人有何吩咐?” “马上给去查清杀害冷云少爷的那个李华夏参赛号码!我要知道明天他要挑战的是那一个修罗战将,快去!查清楚马上回报给我知道!”血怒雷决定即使违背规则,也要出手替自己的侄子报仇了,调查参赛号码这样的事情很容易,府卫出去不到20分钟就跑了回来…… “大人!小的已经打探清楚了,李华夏的参赛号码是98号,而明天要接受他挑战的应该是“黑日修罗”血无天大人负责!” 血怒雷“霍~!”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你们先给我把冷云的身体装殓起来,本将军这就到黑日修罗府走一趟,我就不相信血无天敢不给我面子,明天我要亲手把那个残害我冷云侄儿的李华夏锉骨扬灰!以慰我冷云侄儿的枉死冤魂!”血怒雷说完后怒气冲冲的离开了疾电修罗府,留下来的一干惊颤不已的府卫们,不由的在心里为那个叫里华夏的家伙暗暗祈祷,祈祷这个连疾电修罗亲侄子都敢杀害的家伙能留下一具全尸! 血凝伤在比赛结束后,觉的自己就此回府没什么意思,自从冰焱修罗被血阴阳杀害之后,她的小堂妹伯莱克斯一直郁郁寡欢,好容易救回了母亲吧,却又因为和那个李华夏不小心签定了主奴魂契,不得不失贞与一个人类,而人类却因为战立低下,导致他们在修罗结中无论是身处那一个势力范围,都是属于农奴级的低贱地位,公主失身给了农奴极的人类,这让如何接受?想来伯莱克斯的心里现在肯定很不舒服,所以血凝伤挥退了身后的女王卫队,只带了两个随身女卫,来到了冰焱修罗府,一问女管家,原来伯莱克斯是去后院看母亲了,血凝伤让两个女卫在前面等候,自己一个人朝后花园走来…… “好舒服!真的好舒服!怪不得他们在里面乐此不疲,做了一次又一次,我只是自己抚摸就这样飘飘欲仙,如果我也和妈妈一样,和李华夏同床欢好,是不是比现在还要舒服呢?天呐~!不行了!越来越……越来越……天就让我……就让我这样舒服的死去吧……”伯莱克斯插入双腿间的玉手情不自禁的越动越快,忽的一下,如潮似电的快感没顶而至,早就酸软无力的娇躯顺着墙壁瘫软下来…… “伯莱克斯她怎么了?”血凝伤刚一入花园就看到伯莱克斯因为看成人节目自己把自己爽飞了的一幕,连忙一闪身,瞬移似的一下站到了伯莱克斯的身边,立身处刚好是在窗前,顿时把房内的四人男女混合赛看了个一清二楚! 只见那李华夏赤裸着他健美彪悍的身体,正把他粗长狰狞的“凶器”,置于跪坐在他跨下的姨娘玉口之中,不停的挺腰摆胯、进进出出,而姨娘却把那男人污秽的东西,当作是什么无上美味一般,双手掌握着那狰狞的“凶器”吸吮、舔舐、亲吻、捋动、把玩,脸上满上幸福满足之色,一双充满无尽春情的秀眸,仰视着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李华夏,动作越来越急…… “天呐~!姨娘和李华夏这是再干什么?还有床上怎么还睡着两个赤裸的堕落天使?李华夏的表情为什么那样“痛苦”?好象在拼命忍耐着什么似的,既然这样“痛苦”,那为什么他还会任姨娘玩弄他的那根“东西”呢?”就在血凝伤疑惑不解时,房内一心服侍的血菲遥忽然叫了起来,声音竟是她从未听闻过的娇媚…… “主人~!主人~!快赐给奴婢吧!奴婢想吃,好想好想吃!给我啊!快给菲遥啊!”惊爆血凝伤眼球的一幕出现了,先是姨娘一脸期待的尽力张大的小嘴儿,紧接着就见那紧闭双目的里华夏忽然好像忍无可忍似的闷吼一声,他跨下那粗长狰狞的“凶器”变的更加粗长,看上去竟然比她的手臂还要粗壮,猛然间向姨娘等待的玉口中,喷射出股股白色的浓浆,“痛苦”的神情也逐渐放松下来,而姨娘却“如获至宝”一般,拼命的把那粗长狰狞的“凶器”吞噬入咽喉的深处,直到没根而入,再无一寸留在口外! 血凝伤被吓到了,她只是很早以前记得母亲曾经和她提及过男女之事,早已经不记的是800年前还是1000年前了,从未接触过男女之事的她,根本无法理解她现在所看到的一切,大脑一片空白,直到房内舒爽完了的小混混儿突然睁开眼睛,和她来了一次视线碰撞,才猛然醒觉过来,隐隐觉的自己好像不可以这样明目张胆的窥视别人这样的亲密行为! “外~!漂亮女王!免费的毛片儿你看够了没有?如果看够了,就请你顺便带走你脚下那个和你一样喜欢看免费毛片儿的“玻璃妞”,我穿上衣服就去前面找你们吃饭,MT!干了半天的“活”老子到现在还饿着肚子呢!”小混混儿忽然这样大吼一声,把血凝伤给吓了好大一跳,当着面儿被别人抓住了自己偷窥,身为修罗女王的她立刻羞的面赛番茄,顾不的请教什么是“毛片儿”,一把拉起脚下正想站起来的伯莱克斯,落荒而逃! 酒席间脸皮已经厚到了绝顶至境的小混混儿,边吃边用挑逗的目光来回的在二女脸上扫来扫去,看的血凝伤和伯莱克斯很是尴尬,不过血凝伤可不向伯莱克斯那样“知之甚详”,尴尬了一会,终于收不了这小流氓儿的“可恶”眼神,秀眸一瞪道:“看什么看?本王不就是不小心看到了你和姨娘亲热吗?瞧你那贼兮兮的样子,对了!你给姨娘吃的那白乎乎的东西是什么?刚才看你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倒~!小混混儿让她这“强猛”的一问,几乎被嘴里的食物给噎死,心中暴汗道:“我日!我狂日!我TM要把整个的修罗界全给日翻了!这女王小妞也太TM无敌了吧?这样的问题也敢往外扔?还TM问的这样明目张胆?怪不的她是修罗女王呢?强大!实在TMD太强大了!” 而坐在血凝伤身边的伯莱克斯一听尊贵的女王陛下,竟然向一个刚刚和母亲亲热完了的男人,问出了如此“生猛”的问题,小嘴一下就张到了可以吞下一个鸭蛋那么大,直接就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