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伯莱克斯尴尬的求… - 极品流氓

第四十四章 伯莱克斯尴尬的求…

扬刀修罗44伯莱克斯尴尬的求助 “李……李华夏!你……你有时间去我家里一趟吗?”伯莱克斯面欲滴血、声如蚊鸣似的说道! “诶~?玻璃妞!你什么意思?有话就直说,怎么忽然变的婆婆妈妈了?这不像你啊?”小混混儿一听事情不是自己猜想的那样,有看伯莱克斯说起话来的表情比“便密”时的样子好不多少,心中大奇:“这小妞是怎么了?怎么才一天工夫不见,忽然转性了?看她说话吞吞吐吐的样子,不会是“大姨妈”来了吧? “直接?我怎么直接啊?该死!我怎么这么倒霉啊?好不容易把母亲从虎穴中救出来,现在又要亲自来请这条色狼去侵犯她!魔神大人在上!您干脆给我伯莱克斯降下一道霹雳,把我砸死算了,省的让我在这里受这样的折磨!”伯莱克斯心里憋屈羞愤的要死,可该说的话还是要说,抬头对小混混儿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李华夏!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你跟我马上回府走一趟,你就这见事情,我又实在不好意思和你明说,你就当做做好事,不要再问我了行吗?求你了!” “很严重很急吗?我也是刚回来,如果你能请我吃上一顿的话,我到不介意现在就跟你走一趟!”小混混儿一看伯莱克斯话说的都已经这么软了,也不好意思逼她,毕竟这小妞脾气虽然不怎么好,可是她这几天也确实挺倒霉的,看在上了她那个漂亮老妈的份上,也不好意思过份的为难她。 “没问题!你想吃十顿、一百顿都行,我们现在就走行吗?”一见小混混儿答应了,伯莱克斯立刻松了口气,说实话,她还真怕小混混儿打破砂锅问到底,如果那样的话,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的应付,这件事情实在不适合一个女孩子来做,可是这事情却关系着母亲的性命和声誉,除了她自己之外,又无法假手与人,实在是为难啊! “这小妞答应的这么痛快,该不是因为老子上了她的母亲,现在事情过去了,她又想把老子骗过去灭口吧?也不对!我和她母亲的契约是灵魂契约,老子挂了她母亲也活不了,应该不是想杀我,那又是因为什么呢?”小混混儿再心里转着念头,思索着伯莱克斯的目的,表面上却没有多做犹豫,起身道:“等我下,我去换身衣服,马上就来!” 李可乐起身来到后院,让魅妖母女重新化形成铠甲和长刀的样子,回到了前厅叫上伯莱克斯,双双离开了东区,直奔冰焱修罗府,他带上魅妖母女的目的是为了以防万一,自从上次他被光明神给阴了之后,已经学会了行事小心了,他可不想这对儿对他忠心耿耿的母女花出现什么意外,至于大贼他到不怎么担心,那货别的本事没有,逃命的本领却是一等一的。 一路无话,一男一女都是高手,几十里的路程转眼及至,到了冰焱修罗府,伯莱克斯也没有多做解释,直接就把小混混儿带到了母亲原先居住的后花园,她把母亲安置在这里有两个好处,一是这里比较安静,适合母亲在这里不被打扰,二是她已经在这里布下了静音界结,可以避免母亲那羞人的声音被别人听见,在这里伺候母亲的每一个下人都被她在身上下了禁制,这样可以避免她们失口败坏了母亲的声誉,为了应付这个让她头疼的母亲,伯莱克斯几乎已经搅尽脑汁了。 二人刚一传过后花园的静音界结,立刻就听见了血菲遥春情难耐的呻吟叫喊声:“主人……啊……主人……菲遥需要您啊……您快来疼爱一下菲遥吧……哦……主人啊……您……您在那里啊?……”伯莱克斯一听到母亲的叫喊声立刻羞的满面红霞,恨不能马上找个地缝钻进去,“丢人!太丢人了!母亲啊!您就是再收不了欲火的煎熬也不能这样啊?您这样让我这个做女儿的情何以堪啊? 小混混儿一听见这样的喊声,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怪不的伯莱克斯去找自己的时候难以启齿呢?这事儿搁谁身上也受不了啊!可是上次自己离开的时候血菲遥明明已经好了呀?看来这一次自己又要牺牲一下色相了! 思索间,小混混儿推门而入,却看到房间里正有两个面目清秀的侍女,在尽力拉扯着欲火焚身极力挣扎的血菲遥,血菲遥此刻早已经端庄不在仪态已失,秀美靓丽的眼眸中红丝遍布,看到李可乐推门进来,也不知道那里来的力量,一下就把两个侍女推倒在地,箭也似的扑跪在李可乐脚下,拼命的用脸颊摩擦着他双腿间的突起位置,如吟如泣的讨好道:“主人!主人!您终于来看奴婢了,奴婢快想死您了,奴婢每天都想得到您的爱宠,给奴婢吧主人,奴婢实在收不了了……” 头疼啊!在一个女孩子面前,被她的母亲公然求欢,虽然这个求欢的女人看上去也就二十六、七岁的样子,正是最具女人魅力的年龄,可是从前的几个,都是先上了女儿再上母亲的,可是这一次却是母亲先来,就连风流成性的小混混儿也有些受不了了,所以他把求救的目光看向伯莱克斯,谁知这小妞却已经先受不了母亲的风骚了,一边转头向外逃,一边传音道:“李华夏!你先帮忙安慰一下我妈妈,我去给你张罗好吃的!稍后我在了叫你……”伯莱克斯带着两个侍女落荒而逃了。 “呵呵~!主人!看来您是摆脱不了这位美丽端庄的阿姨姐姐了!”小妖精甩先赤裸裸的恢复了堕落天使形态,柔心也无声的从他的身上脱离下来,恢复了本体,心疼的抚摩着小混混儿跨下,还在拼命讨好献媚的血菲遥道:“主人!菲遥姐姐太可怜了,你就先怜惜她一下吧,按照伯莱克斯小姐那倔犟的脾气,菲遥姐姐可能已经被欲火折磨了好久了,不然凭她本身的端庄贤淑,绝对不会这样失态的!” 小混混儿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低头看着跨下那想要,却只敢企求他的女人,心中渐渐升起了邪恶的欲念,小混混儿微微对她点点头,示意她可以开始了,血菲遥马上用感激的眼神仰视着他,仔细的开始了口舌侍奉…… 小混混儿一边享受着下体阵阵酥麻的快感刺激,一边温柔的抚摸着血菲遥的秀发,心中隐隐有种觉的对不起朋友的感觉,这个女人怎么说也是伯莱克斯的母亲,而伯莱克斯并不是自己的女人,虽然两个人相处的并不怎么愉快,可是毕竟也算是朋友吧?虽然事出无奈,可是这样却让伯莱克斯夹在中间太难做人了,得想办法,一定要想个办法,那个契约之神不是和我的神妞宝贝儿是朋友吗?不如联系一下试试! “小舞!小舞!快回话!”李可乐刚开始想建立精神连接的时候,魅妖母女已经收拾好了凌乱的床铺,柔心走过来拍了拍还在发呆了小混混儿道:“主人!床铺已经收拾好了,菲遥姐姐的身子已经很烫了,您还是尽快的满足她吧,没有您的“雨露滋润”,她回被体内的“欲魔焚心火”活活烧死的!” 小混混儿低头一看,果然,身下的女人原本粉红色的双颊,现在已经像火烧一样了,一个端庄美艳的少妇,竟然被“欲魔焚心火”折磨成一个这样风骚诱人的尤物,这TMD“欲魔焚心火”实在比最厉害的春药还变态,厉害!实在是厉害! 感叹中小混混儿抽身离开了还在跨下卖力侍奉的血菲遥,翻身躺倒在大床上,对血菲遥招了招手:“宝贝儿!来!到床上来!主人今天让你在上面,想怎么舒服就怎么舒服!”血菲遥惊喜的说了声,谢谢!谢谢主人的恩典!”如喝醉了酒似的,摇晃着成熟性感的娇躯,跌跌撞撞的走到了床边,迫不及待的爬到了小混混儿强健的身体上…… 柔心看到女儿已经媚眼迷离的,拉着主人的大手在自己身上“漫游”起来,心中一阵情动,连忙也拉过一只主人的大手,按在了自己丝毫不逊与女儿的玉峰上,提醒主人不要忽略了她的存在,YD的四P开始了…… 伯莱克斯安排好了美味的酒席吃食后,又耐心的等了半个多小时,她知道,母亲和小混混的那种事情,是需要时间的,她也悄悄的派人向人类打听过,这种事情,一般最多也就一顿饭的时间,又坐了有一盏茶的时间,感觉应该差不多了,便起身向后花园走来,当她穿过静音界结的时候,忽然意外的听到了母亲房间里的声音竟变成了别的女人,伯莱克斯心中疑云大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