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冷酷血腥的血冷云 - 极品流氓

第四十二章 冷酷血腥的血冷云

(真不容易!终于发上来了!) 竞技场上空铅云密部,乌云翻滚的云层中不时的滑过道道银蛇,眼看就有一场雷雨将至,可这恶劣的天气却丝毫不影响修罗们比赛的情绪,也无法干扰观看比赛的各族人种的兴致,进阶精英级的竞技马上就要开始了,就在这距离比赛开始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竞技台下正又一胖一瘦两个家伙,偷偷的凑在一起商量着什么……? 胖子说:“老大!今天可是精英级的比赛啊!六大公血战无回开出的六个盘口,我可是把钱全都压上了,万一你一会儿要是挂了,咱们这下可真的是血本儿无归了!你到底有没有把握赢啊?别呆会儿让兄弟我输的连替你收尸的钱都没有!” 杀的人比你偷过的人都多!MD!你竟然怀疑老大我的实力?欠K呀你?让你全压上你就全压上!赢了我七你三,输了全TM算我的!” 胖子苦笑:“不是吧老大?这钱怎么说也有八成是我的,怎么可以你七我三呢?再说了!你要是输了可就直接挂了,你死了让我找谁要钱去啊?” 刀:“住嘴!你个财迷的死胖子!就是你挂了主人也不会挂!你再在这里没完没了的废话,不用主人动手,我童颜就先动手扁你一个断子绝孙!亏你还跟着主人叫老大,对自己的老大一点儿信心都没有,小弟做到你这份儿上,还真是主人的悲哀啊!” 铠甲:“丫头!别吵了!六大公已经和八大修罗战将都已经来了,看来上台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血凝伤也蹬上王座了,我们还是做好准备吧,精英级的斗气攻击,和武器杀伤力都不是好应付的,一会儿打斗起来的时候,咱们一定要尽力的帮主人做好防御增辐,和攻击力道的增辐!这样才能让主人的战果扩展到最大化。” 正在他们七嘴八舌争论的时候,台上出现了一名身穿黑色半身锁甲的高级精英修罗,身背一柄巴掌宽的四尺重剑,面沉如水的向台下扫了一眼道:“台下想进阶精英级修罗的人听着,我的名字叫血冷云,是三大公手下专门负责此台进阶者的考核擂主,进阶者只要能在我血冷云剑下撑过十息不败,就可以成功的进阶为精英级修罗,如果可以击败我,那么恭喜你们,你们可以直接进阶为高级精英修罗,如果可以把我击杀当场,那么你们将直接进级明天的战将级挑战,现在95号台的挑战者可以蹬台了!” “噌!噌!噌!……”血冷云话音刚落,早就没有了耐性的十名挑战着跳上了高台,三个兽斗士、五个黑倮斗士、一个天使斗士、还有一个竟然是看不出种族的家伙,浑身用黑色皮甲包裹的只露着两只眼睛,具大贼说这个家伙是属于一个,终生不暴露出真面目的秘族斗士,小混混儿自从来到异界后,千奇百怪的东西已经见识的太多了,所以根本就没有觉的有什么出奇。 “哇~!呀~!啊……”痛苦的惨叫声,提醒着台下的观众,挑战失败者所付出的惨痛代价,胆儿小的大贼,脸上的肥肉被这惨叫声惊的直哆嗦,牙齿打着颤道:“快!太快了!老……老大!这个血冷云太狠了,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啊?钱输了是小事儿,命可只有一条啊!” 李可乐没有回答他,因为大贼说话的工夫,台上再起变化,血冷云一剑扫出并没有趁势收剑,黑色的重剑借着横扫的动作,顺势急旋!急电般的飞快旋转中,他陀螺般的身形一下分化成了三个,伴着天上的滚滚闷雷声,血冷云猛然爆吼道:“急电三凌斩!杀!杀!杀!” 这一次比上一次的攻击更快更疾,三个幸存者才刚刚做出了想要躲闪的动作,血冷云红色的斗气已经劈到了……“砰!砰!砰!”仅存的三个家伙爆成了三团血雾,被血冷云强横的斗气轰了一个尸骨无存,“救命啊~!我不想死啊~!”两个没有了双腿的兽斗士,和三个还没有死透气的被腰斩者,哭嚎着向高台的边缘爬去…… “唰!唰!唰!……”血冷云甩剑又是七道斗气射出,“砰!砰!砰!……”尸爆声连响,求救的哀嚎声消失了,宽阔的台面上被爆炸开来的血雾染成了鲜红的颜色,眨眼之间十个进阶挑战者,被血冷云轰杀至渣,没有一个能侥幸留下全尸的! “嘶……”台下的进阶挑站者纷纷倒吸了口冷气,血冷云的手段太凶残了!与之相反的是那些被血腥刺激到的观众,纷纷声嘶力竭的叫喊起来:“血冷云!杀的漂亮!杀的太帅了!杀光那些妄想进阶的笨蛋!……”弱者有时候就是这样,他们自己没有登台挑战的胆子和实力,却偏偏从心里妒忌那些敢于挑战的人,小混混儿对此很是不屑!在心里报以鄙视:“不服你们上啊!” 血冷云轻松的解决了一轮挑战者,重剑斜指台面,冷冷的扫视了台下一眼,沉声道:“现在96号台的挑战者可以登台了!”冰冷的声音听不出任何的感情波动,似乎他刚才只是独自活动了一下手脚,而不是斩杀了十个大活人? 台下一片寂静,无人应声。刚才死的十个挑战者血还没有凉呢,血冷云连杀十人的恐怖手段,让96号台的进阶挑战者同时打了退堂鼓,这不是在挑战,而是在自杀!他们自问没有可以在血冷云剑下撑过十息的把握,干脆自动放弃了,缩头王八最长寿,干嘛非要和自己的小命儿过不去啊? 等了一会儿没人登台,血冷云脸上不动声色,眼中却闪过轻蔑之色,依然是用他冰冷的声音喊道:“既然96号台的进阶挑战者不上,那么97号台!……依然如故,血冷云开始用剑尖轻击着竞技台上的石板,“叮!叮!叮!……”十声过后,97号台的进阶挑战者无人敢上,血冷云停止了敲击:“既然连97号台的进阶挑战者也放弃了,是不是98号台也没有人敢与我一战呢?” “哈哈哈……!终于叫到老子我了!TMD!老子等的腿都站酸了!血冷云!他们没胆子上,老子陪你玩玩!”暗金的色光芒一闪!小混混儿长笑一声,带着七分嚣张、三分霸气,“唰~!”的一声跳上了竞技台! “好哇~!这才是真爷们!”无论上台下的进阶挑战者,还是已经开始失望的观众们,齐齐的喝了声彩,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做无人敢做,为无人敢为的人才是真勇士! 血冷云看到竟然是一个人类登台,而且只有他一个人,不由的眯起了眼睛,上下打量了这个不知道死活的“东西”一眼,宛如在看一个没有生命的死物,冷冷的说道:“一个人类竟然敢在我血冷云面前自称老子?看来今天我还是真遇到不怕死的了,刚才的十个挑战者我没有击碎他们的灵魂,至于你吗?今天我要你连做亡灵的机会都没有!血剑灭魂杀!”血冷云大喝一声,原本就威势十足的气场立刻变的更加沉凝,黑色的重剑荡起层层波澜壮阔的剑浪,如山崩海啸一般压向了李可乐…… 黑色的云层中响过一道惊雷,密集的暴雨轰然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