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铁修罗的到来 - 极品流氓

第四十章 铁修罗的到来

扬刀修落40铁修罗的来意 清晨,李可乐从深沉的意识海中浮出了“水面”,成功的袭杀血阴阳让他的元神再次强大了一倍,达到玄仙中期后,元神的每一次提升,自身所提升的实力都会呈几何级的增长,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到了玄仙级,实力还会有这样的增长,可是疑惑之外,更多的还是欣喜,原因无它,《道一真诀》中的破玄之境,虽然可以把他的实力提高到了“洞察力量本质平衡点”的程度,却不代表他就有能力去打破力量本质平衡点,因为那同样需要力量,可是这中现象现在则因为他元神的又一次提升而改变了,虽然他现在仍旧没有具备大公级的实力,可是他却拥有了破坏大公级力量本质平衡点的实力。 打个比方吧!如果八大修罗战将的实力是气球的话?那么李可乐就是一根铁钉,如果六个大公的实力是庞大且皮厚的热气球的话?那么李可乐的实力就是一根锋利的钢针,因为即使他们的实力再庞大,再李可乐如今这种直接可以洞察他们力量本质的境界面前,一个个全是等待被蹂躏破坏的沙包,这些全都是因为小混混儿修炼的《道一真诀》,这种可怕的,类似于游戏作弊器的恐怖绝学,他的第一元神到现在依然没有从那扇蓝色的大门中出来,他不知道这种恐怖的绝学不知道还有几层境界?但就现在表现出来的两个境界来说,已经是非常变态了。 小混混儿在袭杀血阴阳的时候,就是因为他当时利用了“破玄”境界中的“洞察“神技”看破了血阴阳的力量本质平衡点,运用了自己全部的仙元力,一举劈出了那如神来之笔的玄妙一刀,虽然当时也被血阴阳那一记垂死挣扎的精神攻击,冲击的元神险些溃散,不过事情如果再发生一次,他还是会那样干的,行险一搏的行径一向是他的混混儿本色! 童颜和柔心在事后亲热的时候也曾问及他,当时为什么会不受血阴阳“空间沼泽”的控制,小混混儿则无言以对,要是苏老流氓知道的话,一定会指着他的鼻子大骂道:“你个超级大白痴!别TM让人知道你是跟我混的!太TM丢人了!竟然连这么低级的问题都不明白,因为所有的修真者,不管是法仙还是武仙,全TM是一水儿的逆天者,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都已经彻底摆脱了天地法则了,又怎么会反过来受其所控呢?” 清晨的庭院中,“晨练”的呻吟声和早起的鸟儿鸣叫声,汇聚成了一首奇异的“清晨奏明曲”。 小混混儿早上开始风流快活时,正在晨练的血凝伤却接到了女卫的报告,“女王陛下!第一大公血傲峰带领来自钢铁堡垒的信使——铁修罗王子铁血弹痕,等三人在府外求见!” “铁修罗王子铁血弹痕?铁血无畏的儿子亲自跑来做信使?莫非一个月后的百年修罗大会有变?还是铁血无畏另有机密要事?让他们在前厅等候,本王更衣后接见他们!”想不出对方来意的血凝伤,索性放弃了无谓的猜测,决定先见见再说,血修罗目前正处在选拔族内高手的敏感时期,铁修罗在这种时候来访,来意确实值得推敲。 前厅…… “高贵的铁血王子殿下!请先耐心稍后,女王陛下马上就来!”血傲峰客气的招呼铁血弹痕三人落座,漂亮的女卫行云流水般的奉上了散发着清香的果汁糕点,血傲峰作为第一大公,不光实力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其广博的见识和妙语连珠的言辞,更是血修罗一族当之无愧的第一外交人选,先是旁征博引、说古论今的勾引起了铁血弹痕三人的谈性,又旁敲侧击的询问起了三人来血役之都的真正目的,让社交经验极差的三个铁修罗信使,逐渐透露出了他们的真正来意…… “血傲峰大公阁下!既然已经和您说了这么多了,弹痕也不想多做隐瞒,实话和您说了吧!修罗界百年一次的修罗大会,其召开的目的无非是为了寻找破碎虚空的秘密,大家都知道,近万年前曾经有一位能力超卓的高手,道无极曾经凭着他无人可及的强大实力,破碎虚空飘然而去,自我父王蹬位之后,就一直派人调查道无极破碎虚空的真正秘密,结果惊讶的发现,原来当初他破空而去时在血修罗的势力范围中,曾经有一种奇异的天地异像出现,而出现这种天地异像的位置却刚好正是他破空而去的位置,传说中道无极是来自法修罗一系的,所以我父王做出了一个大胆的推测,道无极当年破空而去时,可能是借助了别的什么力量,因为修罗界的空间禁制,是盘古大神的神使亲自设下的,单凭个人的实力绝对不可能突破,我父王的这个推测不是没有根据的,因为他在三千年前,曾经在铁峰岭上的寒铁魔狼口下救出了一个,被其它位面放逐到我们这里的人,据说那人说,他是来自另一个位面儿的神灵,他还说在它们那里,只要实力达到了主神级,也就是我们这里精英修罗的水平,就可以轻松的突破位面的限制,可是在我们这里想要突破位面的限制,却连修罗王级的实力都做不到,虽然上界的四位修罗王不知道什么原因,齐齐的失去了踪迹,可是根据我父王的感应,他们四位依然是被困守在修罗界的空间里,在几日前,我父王又一次感应到了传说中的天地异像,当时他刚好正在距离这里2000里的范围游历,连忙赶去现场查看,却发现女王陛下已经带着十将赶到了,我父王当时还有别的牵挂再身,所以之是遥遥的观望了一下,并没有去和女王陛下见面,所以我这次来的目的就是,想代替父王和女王陛下商量一下,可否共同研究一下女王那天所看到的事物?”铁血弹痕说道这里眼中的红芒闪过渴望的光芒,似乎他已经及不可待了? “弹痕王子!恐怕要让你失望了,那天的异像出现时本王的确曾去过事发现场,而且我也可以告诉你,那天那里出现异像的原因是因为一把神器级的宝剑,可是本王也晚去了一步,东西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你来的时候也看到了,血役之都正处在封城状态,许入不许出,虽然商人可以出入,却必须要经过严厉的盘查,这样做的原因,正是为了要寻找这把剑,可是如果得剑的人那天没有回城,或是和我一样都是王级的存在,本王也只能图呼奈何!”白衣红发的血凝伤边说边从后园来到了前厅,神色不见任何波动的在主位上坐了下来! 听到血凝伤这么说,铁血弹痕三人眉目间立刻露出了失望之色,他们也知道血凝伤没有必要欺骗他们,稍候了片刻,血傲峰一欠身子站了起来,对血凝伤道:女王!傲峰当天对那异像也曾心有所感,只是看你和十将去了,就没有跟随,事后也曾前去查看了一番,那里确实有被剑系能量破坏的痕迹,不过傲峰却从那里捡到了一件我从未见过的东西,女王请看!” 血傲峰说着从左手的空间腕轮中,取出了一件破破烂烂的金属物,如果小混混儿在这里,一眼就可以认出,血傲峰取出的这件破破烂烂的金属物,刚好就是当初他留在帐篷里的金属折叠床,虽然已经剩下少半个儿了,而且还被剑起划的千创百孔,可是这东西却绝对不是修罗界的工艺水平可以做出来的! 血凝伤心神一震,如果那天自己再谨慎一些,就不会有这样的疏漏让血傲峰得到了,恐怕现在他已经开始派人调查此物的来历了?想到这里,血凝伤芳容一正,微笑着对血傲峰道:“傲峰大公果然心细如发,想必大公就此事已经开始着手调查了吧?不知道可有收获吗?” 血傲峰一皱浓密的眉毛,摇头叹道:“我的手下这几天几乎问遍了都城内所有的铁匠铺,没有一个承认可以打造出这样的东西,今天正打算想女王申请一道调查秘令,我想让手下人等去其它的势力范围做些详细的调查,追寻一下此物的来历,和它的拥有者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