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挂掉一个人妖,白… - 极品流氓

第三十七章 挂掉一个人妖,白…

“李……李华夏!你……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怎么可能会不受她(他)“空间沼泽”的限制?就这样一刀把她(他)给杀啦?血阴阳怎么说也是大公级的高手啊?还有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我发信号的时候没有见你出来啊?”捡回了一条小命的伯莱克斯,惊喜之下自动忽略了小混混儿的漫骂,一边身手去扶正努力想爬起来的母亲,一边惊讶的向小混混儿噼里啪啦砸了一通问题过去。 “我说你怎么这么多问题啊?先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好不好?这里可是凶杀现场!你竟然还有心情在这里聊天?真受不了你!看什么看?闪人啦!”小混混儿刚才为了偷袭血阴阳,险些被击碎了元神,归根到底还是因为伯莱克斯的从动所至,所以他现在对这没脑子的“玻璃妞”非常厌恶,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如果不是伯莱克斯吸引了血阴阳的注意力,他还真没那么容易成功,可是心里清楚是一回事,嘴上表达出来又是一回事,当然这里面也有血阴阳自己太自负的因素存在,如果血阴阳能够在谨慎些,李可乐绝对没有那么容易得手。 “妈妈~!您……您在做什么?”伯莱克斯有些恐慌的叫了起来,原来小混混儿转身刚想离开,刚刚被伯莱克斯从地上搀扶起来的血菲遥,竟然猛的趴跪到李可乐的脚下,丰满性感的身体一下把小混混的大腿抱了个结实,还讨好的用自己略现苍白的脸蛋,在他的大腿上蹭来蹭去,嘴里轻声的企求道:“主人!主人!奴婢需要您的宠和惩罚,请不要抛弃奴婢!求您了了主人!” 小混混儿一怔,他被血菲遥的行为给搞懵了,虽然这娘们生的品貌端庄、成熟性感,气质看上去比柔心更胜一酬,简直能千会的母亲,和幻琪-安娜比个高下,换个地方可能小混混儿早就把她给“推倒”了,可是、可是这TM是为什么呀?小混混儿想不明白,只能无奈的从戒指里取出件衣服,披到血菲遥的身上道:“伯母!伯母!您千万不要这样,我和您的女儿虽然关系不怎么好,可怎么说也算是朋友,您这样让我很为难啊,快!快把衣服穿起来!” “既然是主人您现在不需要奴婢的服侍,那奴婢只能先遵从你的吩咐了!”血菲遥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还有些颤抖的穿起了,小混混儿那也不知道拿的是他那一个老婆的衣服,口中还不时的发出饥渴难耐的动情呻吟声…… “喂~!玻璃妞!你妈她脑子进水啦?她刚才不是管那“死人妖”叫主人吗?现在怎么有找上我啦?”小混混儿偷偷的向伯莱克斯传音道,毕竟他是在伯莱克斯下来之后才跟进来了,所以他认为伯莱克斯应该对血菲遥现在到行为更了解一些,虽然他并不介意再多一个女人,可是这血菲遥糊里糊涂的就管他叫主人,这女奴来的也太TM扯了吧? “我……我怎么知道?估计可能上血阴阳那怪物,临死前的古怪契约把我妈妈她弄成这样的,可是和妈妈签定契约的是他,为什么妈妈她现在唤你做主人呢?该死!这可如何是好?妈妈!妈妈!您看看我,我您的女儿伯莱克斯啊!您……您不认识我了吗?”伯莱克斯方寸大乱,分析了半天也不的要领,最后忍不住伸手,拼命的去摇动又开始去偎依小混混儿的母亲…… 血菲遥对她打扰了自己讨好主人很不高兴,有些生气的转头瞪了她一眼道:“我当然知道你是我的女儿,可是我也知道我的主人现在很心烦,如果你招惹主人生气了,虽然你是我的女儿一样要受到主人的惩罚!”她说到这里身情稍微缓和了一些,换了温和一些的语气道:“伯莱克斯现在你的大哥已经不在了,虽然女王陛下与你姐妹相称,可是你早晚要找个依靠的,不如和妈妈一起服侍在主人左右吧?” “啊~?”小混混儿和伯莱克斯相视无语,血菲遥的言行实在是太古怪了,古怪的让他俩有些不寒而栗,她明明具有清醒的意识,却一心的非要管李可乐叫主人,古怪的气氛在三个人的地下室中回荡着,好一会儿小混混儿终于受不了这尴尬古怪的气氛,毫不客气的一把把古怪的血菲遥搂进怀里,“先别管这是怎么回事了,再磨下去天都要亮了,走,回去再说!” 伯莱克斯面对母亲的异常性情,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看着被小混混儿抱在怀里,乖的像猫眯一样的端庄母亲,伯莱克斯不知道为什么,从心里升起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感,本来她是想自己带母亲出去的,可是想想妈妈刚才劝她一起委身李华夏时那认真的语气,她退缩了,母亲给她的感觉太陌生了,“听你的!我们先离开这里吧!”黑暗中,三人借着朦胧的夜色悄悄的离开了大公府…… 三人回到冰焱修罗府时,刚刚踏入伯莱克斯的闺房,就发现血凝伤正端坐在伯莱克斯的软床上等待着他们回来,“我感觉血阴阳的气息消失了,是你们俩杀的吗?啊!你们把姨娘也救回来了,太好了!李华夏!我该怎么感谢你才好?”看到他们连血菲遥也安全的带回来了,血凝伤知道伯莱克斯的实力不可能做到,她用神念稍微探测了一下小混混儿,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已经无法在探测到他的虚实了,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小混混儿的实力,会突然飙升到如此境界,可是却立刻肯定了此行出力最大的绝对是李可乐! “如果你真要感谢的话,就先让伯母大人别再叫我主人了吧,我TM可不想做“玻璃妞”的便宜干爹!”小混混儿苦笑着放下了还赖在他背上磨来蹭去的血菲遥,略女无数的他已经感觉到血菲遥已经忍不住快要扒他的裤子了! “你这该死的混蛋!还有心情开这样的玩笑?你看看我妈妈现在已经开始呼吸都困难了!”伯莱克斯羞愤的抬手想给小混混儿来上一拳,却被正拉着小混混儿大手,在自己胸前摸来摸去的血菲遥瞪了她一眼,只能无奈的又手了回来,这事血凝伤也看出血菲遥不对劲儿了,秀眉一皱,俏脸微红着出言问道:“姨娘怎么了?她……她为和会这样……这样的……”找到血凝伤虽然是高高在上的修罗女王,可她也是和伯莱克斯一样的纯洁少女,少女的矜持,让找不出合适的词汇来形,容姨娘现在的放荡行为,只能把求助的目光透向李可乐这个当事人。 “主人!……主人!奴婢实在是受不住了,求您……求您快宠爱奴婢吧,奴婢愿意……愿意做您最听话的小狗儿……”血菲遥端庄的丽容似火烧一般,秀眸死死的盯着小混混儿眼睛企求着,呼吸越来越急促,水汪汪的秀眸中炽热的情火直欲喷薄而出!如果不是小混混儿身上穿的铠甲是柔心所化,普通的衣服可能已经被这欲火的女人给撕碎了。 “妈妈!妈妈!您不要这样!您?您?到底想干什么啊?”伯莱克斯已经快被她母亲发骚的的行为给折磨疯了,无可奈何的小混混儿,只能一指点在了血菲遥的“黑甜穴”上,放到床上,让她先睡上一会,可是他发现这根本就治标不治本,即使血菲遥睡着了依然在说着求欢的话语,欲情高涨的在床上扭来扭去。 小混混儿放好了血菲遥的身体,转头看到二女担心焦虑的目光,叹了口气,把他和伯莱克斯夜探大公府的行动,原原本本的向血凝伤叙述了一翻,当然,他言辞间对伯莱克斯一系列的白痴行为很是鄙视,说的伯莱克斯俏脸不停的在红、白、青、黑,四种颜色之间来回的边化,当他说到地下室中的情况变化时,血凝伤开始不厌其烦的反复追问着期间的细节,问完之后,血凝伤皱眉思虑的好一会儿,终于皱着秀眉做出了总结…… “我已经想明白了,姨娘之所以会认你做主人,关键还是在血阴阳对你做出的那临死一击上面,因为你的偷袭对他来说太意外、太突然了!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你的那一记偷袭可以不受他领域“空间沼泽”的约束,更何况是血阴阳了,可是有一点却是清楚的,那一刻血阴阳面对你倾力杀出的一刀,在主持契约和维持领域的同时,他根本就没有办法闪躲,甚至连召唤自己修罗战甲的时间都没有,别无选择的他只能利用自己的精神力,对你做出全力一击,而那时的他正处在“终极堕落”契约即将完成的那一刹那,所以原本她要和姨娘签定的“终极堕落”契约,也随着他的精神攻击转嫁到了你的身上,所以你现在就成了姨娘的主人!天呐~!这可是向远古魔神签定的契约,根本就是没有办法解除的啊!”血凝伤沮丧的看了小混混儿一眼,苦笑道:“李华夏!我知道你有好多个女人,可是姨娘她太可怜了,现在每天还要受那“欲魔焚心火”的痛苦折磨,以后你一定要对她好一点儿啊!” 小混混儿听后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这TM叫什么事儿啊?挂掉一个“死人妖”,老子却要替他养女奴?难道一后再杀人的时候,还得先问问对方有没有契约奴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