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战场弃卒 - 极品流氓

第十章 战场弃卒

有了在史前基地的补给之后,李可乐和格雅的行程比刚入从林时相比要轻松了许多,至少在食宿方面不再像从前那样餐风露宿了,但也是仅此而已,在老家地球时,小混混也只不过是去了一趟大沙漠而已还差一点儿挂掉了小命儿,要不是他凭着自己接连不断的奇遇,学了点儿保命的本事,想在这魔兽层出不穷的丛林里活下去,还真是个问题,至于格雅这个刚刚过了成年礼的小精灵就更差劲儿了,要不是有李可乐护着她可能早就把小命给交代了,一路上小混混带着她见到横的跑、遇到弱的杀,到也没有受到什么严重伤害和损失,再加上这里的天地元气有极其的浓厚,竟然使的小混混的第三层心法,“天地一体我为心”大有突飞猛进之势,虽然还是对付不了那些丛林中超阶位的魔兽,不过九阶以下的基本可以无视了,所以经过了漫长绝地之行的二人已经快要脱离丛林的范围了。 此时,距离“白雾之森”外不远处的“落日荒原”上,正有一队约有十几骑的人族败军在疯狂的逃窜着…… “哈瑞克千骑长!前面就是“白雾之森”了,我们已经无路可逃了,您拿个主意吧!”一个满面血污、甲不遮体的年轻骑士向他身边不远处扮相儿和他相差无几的军请示道。 “该死!我们竟然被追到绝境了!这死后要变亡灵的二王子为了逃命,竟然让我们“圣虎军团”五万多兄弟成了被兽族虐杀的饵,五万个铁铮铮的汉子啊!”哈瑞克一边在心里诅咒着抛弃他们的那个二王子的卑劣行经,一边勒住了跨下的“铁鳞兽”大喊一声:停~! “突……突……突……”亡命飞逃的十几骑人马接二连三的停了下来,甚至有那么俩三个伤重不支的直接就扑通……扑通……的从“铁鳞兽”上栽落下来,显然是已经到了疲惫的极限了。 在几个受伤较轻的骑士,搀扶起那几个落马的倒霉蛋之后,哈瑞克作为他们的千骑长开始表态了:英勇的骑士兄弟们,到了此时此地,我们已经无路可走了,在我们的后方是三十万残暴狮族的的追兵,而我们的前面就是这片大陆上有名的四大绝地之一“白雾之森”,以往都是牺瑞克指挥大家去冲锋、去战斗,可是这一次因为二王子的卑劣行经,致使我们“圣虎军团”五万多兄弟成了被兽族虐杀的饵,现在我们已经是濒临绝境了,所以现在我把选择的权利交给你们,是进入“白雾之森”和魔兽博命,还是转头和残暴的狮族决一死战,大家自己拿主意吧!说完哈瑞克一脸悲愤的仰视长空黯然不语了,而剩下的十几个骑士则是你眼望我眼,也是不知该何去何从,就在他们不知如何是好时,“白雾之森”里忽然传出了古怪的声响…… “呜嘎嘎~!……呼~!呜嘎嘎……” “我拷!你TM这“煮熟的鸭子”还想飞?小疙瘩!射它的屁眼,我到要看看,这货它长了“痔疮”还怎么飞?”一个极其粗俗的男声吼道! “坏哥哥你就不能说的好听一些吗?太……太难听了!”一个略带羞涩的娇媚的声回道,可是她的话还没有讲完…… “呜嘎嘎……”凄厉的魔兽惨叫声响起,显然是她在说话的同时攘不犹豫的射出了精准的一箭,刚好正中魔兽的某个“要害部位”! ““白雾之森”这样的绝地中竟然有人在追杀魔兽???”不知如何是好的一行人连在他们不远出的那一大群追兵都顾不上了,纷纷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呼……一阵难以抗拒的飓风猛然吧还再一脸痴呆像的骑士们刮的飞了出去……“天呐~!还是八阶魔兽“风雷闪云枭”这怎么可能……? 还没等哈瑞克千骑长吃惊完呢,一蓝一绿两条身影已经像闪电一般“唰!唰!”两声从他的眼前一掠而过,顺风有声传来……“MD!老子今天的烤鸡翅吃定你了!死鸟!我看你能跑的了?”“坏哥哥!我要它身上那风电属的羽毛,千万别让它逃了……”“嘭~!”哈瑞克千骑长连人带马(就算那是马吧!)着陆了,当他在侧耳细听时,后方已传来兽族追兵人扬马翻,以及八阶魔兽“风雷闪云枭”惨叫悲鸣声,显然已是乱成一锅粥了,听到这里,本就一身是伤的哈瑞克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人的肉唤醒了哈瑞克他神智,放眼一看;他的一干手下正在抱柴的抱柴,烧火的烧火,正在忙着做饭呢,距离他身畔不远处正有一个身穿奇装异服的少年,大口吃着烧烤,少年的身边还有一个丽到让人眩目的精灵一边哼着歌谣,一边擦拭着弓箭。 “这……这里是什么地方?”哈瑞克一脸茫然的坐了起来。 “嗨~!你们的头儿醒了!”李可乐头也不抬的喊了一声那些还在忙碌的士兵,继续吃他的“鸡翅膀” 到是格雅见他醒了立刻起身走过来问道:哈瑞克千骑长要吃点儿东西吗? “哈瑞克千骑长!你终于醒过来了!……”不等他回答格雅的提议,他那十几个手下已经跑了过来,纷纷向他解释起了他昏倒后的事情,无非是兽族追兵怎么被八阶魔兽吓的抱头鼠蹿,李可乐和小精灵大显神威打猎成功什么的…… 饭后小精灵躲进了李可乐扎好的帐篷休息,而李可乐则在篝火旁和哈瑞克交流起来,从互通姓名到各自的来历(李可乐的身份是他自己瞎掰的!)又从各种种族到天下的知明人士,小混混儿把自己伪装成了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丛林小子,刚好这哈瑞克也是个没事就爱穷白话的实诚家伙(不实诚能被二王子当成“壁虎的尾巴”吗?)像竹桶倒豆子似的,把他自己有生以来的所见所闻讲述给了李可乐,让小混混儿大张了见识,毕竟哈瑞克讲的这些要比他从小精灵和兽族战士那里下载来的“资料”要全面的多了,可是当他听到哈瑞克及他的五万骑兵被二王子当成尾巴甩给了残暴的兽族宰割时,顿时忍不住心中的怒火,爆发了…… “太可恶了!太卑鄙了!太不讲义气了!我说老哈啊,你、你怎么跟了一个这没讲义气的老大啊?坑了自己不说,还连累了那么多的弟兄陪你送死,出来混最重要是眼光和脑子,这次是你们运气好,刚好遇上了我和小疙瘩,才捡了条小命儿,可是如果遇不上我们俩呢?是让敌人追上你们任意宰杀?还是跑到森林里给魔兽们当“点心”啊?好好儿想想吧兄弟!”李可乐噼里啪啦的把哈瑞克狠批了一通。 “可乐李!你说的太对了,我的弟兄们不能够就这样白白的死去,我要去怔王陛下为他们讨回公道,二王租种卑鄙的行为一定要受到应有的惩罚!”哈瑞克这边正紧握着拳头“运气”呢,李可乐伸手在他头上狠煽了一巴掌! “啪!”“你白痴啊?再怎么说国王也是他父亲,你一个小小的千骑长能把一王子怎么样?一个搞不好恐怕连你剩下的这十几个弟兄也给搭进去,人家是王子,你们在人家眼里只是一群送死的炮灰而已,醒醒吧兄弟~!”李可乐恨铁不成钢的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