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夜探大公府(下) - 极品流氓

第三十六章 夜探大公府(下)

更让伯莱克斯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她的母亲血菲遥听到血阴阳的这声呼喝之后,在华丽大床上上一直背对着她呻吟的赛雪裸躯,猛的一颤,手足并用的从床上滚落到地上,好在地上铺垫的是,柔软名贵的雪猊皮地毯,并没有让她摔伤。 “主人!高贵的女王陛下!求您饶了奴婢这个卑贱的女奴吧!奴婢承认自己是您跨下卑贱的母狗,求您快把尾巴赐还给我吧!奴婢愿意无条件服从您的任何命令,主人……主人……奴婢实在……实在是无法在忍受肉体的煎熬了!”血菲遥浑身颤抖着,向血阴阳诉说着毫无廉耻的语言,似乎体内正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极度露骨的求欢语言,让人兽血沸腾的火热躯体,这邪恶香艳的画面看的藏身暗处的伯莱克斯浑身颤抖,她实在无法相信血阴阳脚下的女人,竟然是自己原来高贵慈祥的母亲! “哼~!你这条下贱的母狗!你不是挺能撑吗?你不是吵着要为自己的儿子报仇吗?签定了犬奴契约还妄想保持你高贵的大公主身份?真是不自量力!现在先向本王表示一下你愿意做母狗的诚意吧!如果侍侯的本王满意了,会把尾巴给你按上的!”血阴阳说话的声音明显变的更加尖锐了,一边用脚拨弄着,脚下正在拼命讨好他,血菲遥那成熟美艳的肉体,一边动手脱掉了身上白色的睡袍…… “什么~?”原本就已经极度震惊的伯莱克斯,忽然看到血阴阳的裸体之后,惊讶的几乎跳出来,因为随着血阴阳的肉体暴露在空气中的一刹那,伯莱克斯以往对血阴阳的认知,一下子全被推翻了,因为血阴阳包裹在衣服里的肉体,皮肤比她的皮肤还要白皙细嫩,因为血阴阳的下体和她一样;是女人才会有的器官,根本就没有男性该有的“象征”!现在她终于明白母亲刚才为什么要喊他(她)做女王了,因为他(她)根本就不是男的! “啊……哦……好舒服……血……血菲遥……本王……本王发现你果然有……有做犬奴的潜质……啊……再……再向里一些……”随着“唧唧……汩汩……”的舔吻声响起,血阴阳干脆像女人叫床一样的呻吟起来,伯莱克斯探头一看,立刻满面羞愤的缩回了脑袋,原来她看见血阴阳正站在那里,叉开双腿让血菲遥舔舐她的“花园”! “母亲怎么可以那样?难道契约的力量真的无法抵抗吗?这可恶的血阴阳,本小姐要把你碎尸万段!你竟然敢如此作贱我的母亲?”就在伯莱克斯怒火中烧的在角落里暗暗诅咒血阴阳时,外面的血阴阳忽然发出的一声畅快的欢叫,接着就听见母亲欢喜的喊道:“主人!它出来了,出来了!这下您该解除对奴婢的惩罚了吧?” 伯莱克斯听到二人发出的声音古怪,再次探头一看,惊爆她眼球的一幕让她的大脑轰的一声,陷入了白痴状态,不怪她会有此反应,任何人看到现在的一幕都会被惊呆的,因为血阴阳的身体在被血菲遥口舌服侍至快乐的颠峰之后,胸前原本和男人一样扁平的胸肌,竟然鼓起了一对比女人还要丰硕的巨大“雪峰”,而更让人震惊的还是她的下体,那从“溪谷”中挺现出的“勃然”之物,那里是女人身上能够出现的“东西”?“天呐~?她(他)究竟是什么?” “呵呵呵……好乖的狗儿!看在你这么用心的份儿上,本王就奖励你一翻吧,要是还不给你点儿好处,你不知道会骚浪成什么呢!来吧母狗!撅起你YD屁股,本王这就给你,你想要的!”血阴阳此时的的声音竟然变的甜美清脆,已经和女人完全没有区别了。 “谢谢女王!谢谢女王!”血菲遥迫不及待的摆出了血阴阳要求的姿势……“哈哈哈……”血阴阳放荡邪恶的大笑起来,“血菲遥你这个卑贱的母狗!“欲魔焚心火”又岂是你能抵抗的了的?现在还不是乖乖的任本王JY!你和你的女儿一样!都是任本王JY的母狗!现在接受本王带给你来自地狱的快乐吧!”血阴阳扶正了跨下的“勃然”之物,用力的一挺柳腰…… “血阴阳!你这个邪恶的东西,拿命来!”伯莱克斯再也无法忍耐下去了,她无法忍受母亲清白的身体,被血阴阳这个不男不女的妖物肆意的凌辱玷污,“断浪”化做一道完美的曲线向血阴阳的后背砍去,瞬间催发的狂暴斗气,一下就把地下室中豪华的装潢物品,撕裂成了片片破碎的垃圾! “没有耐心的小母狗,就不能等你的母亲接受完本王的赏赐吗?”“空间沼泽!”血阴阳早在她接近大公府时,就已经留意到她的行动了,适才所做的一切,无非是想点燃她心底黑色的欲望之火,好在控制她的时候更容易一些,再说血阴阳可是大公级的高手,又岂她一个中级修罗将能够偷袭得手的,锋利的斗气斩还未及体,血阴阳那已经接近法则之力的领域技能已经发动了。 “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伯莱克斯绝望的发现,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庞大粘稠的力场禁锢了,她极力的想把斗气斩劈向前方不远处的仇人,却只能眼看着自己的斗气斩,一寸寸缓慢的向前移动,前行了还不到一米的距离就无声的消散了。 “哈哈哈……伯莱克斯!你这个无知的小母狗,你以为凭你那微不足到的战将级实力,还可以伤害到我这样大公级的强大存在吗?如果今天来的是血凝伤那小贱人还差不多,现在还是让我们血菲遥大公主看看她无知的女儿吧!顺便也让你的女儿学习一下,自己的母亲是怎么接受主人恩宠的!哈哈哈……!”血阴阳得意的把跨下的女人调整了一下方位,让她面朝着自己的女儿,再次挺送起来…… “不……不……天呐~!为什么你要如此的对待我们?哇……”忍受了无尽欲望煎熬的血菲遥,看到女儿也落入了血阴阳这魔鬼的圈套,绝望的号啕大哭,肉体上的满足无法补偿她现在巨大的心理落差,心中唯一的一点希望也破灭在眼前时,那种巨大的精神打击,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可以承受的,肉体上的煎熬、抛弃自尊的屈辱、精神上的打击,连续三重无情的伤害瞬间击垮了血菲遥最后的一丝心里防线。 料准了跨下女人反应的血阴阳,早就等待这一刻的到来了,想和跨下这女人签定成“终极淫奴”的主奴契约,只能在破坏掉她所有心里防线,精神即将崩溃的那一刹那,才可以完成,所以血阴阳立刻机不可失的念起了咒语:“远古的伟大魔神,请接受我血阴阳跨下女人的灵魂献祭……终极堕落,契……” 就在血阴阳这极度淫邪的契约马上就要完成的瞬间,虚空里一点摄人心魄的星光毫不受他“空间沼泽”约束的射来,正在极力想要完成契约的血阴阳亡魂尽冒,偏有无法闪躲这似缓实快的一击,绝望中只得运用自己的精神力量做出一记临死前的反击,“噗~!”“啊~!”森冷冰寒的刀刃破腔断首,一腔滚热的鲜血喷洒而出,血阴阳的尸体和她(他)死不瞑目的首级翻滚抛飞…… “扑通~!”一身黑色华丽战甲的小混混儿脱力的栽到在地,刚才虽然只是一记无耻的偷袭,却凝聚了他浑身全部的功力,在加上血阴阳那记绝望的精神反击,虽然没有给他带来肉体上的伤害,却让他的元神收到了强烈的冲击,来自元神的猛烈震荡,一下就让他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一种灵魂撕裂般的痛苦,让小混混儿异常难受的在地毯上翻滚起来…… “李华夏?”忽然摆脱了束缚的伯莱克斯惊喜喊道!她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有这样的大逆转?小混混儿的出现太让她意外了,愣了好半天她才看出小混混儿的情况有些不对,正想过去看看小混混儿的情况时,小混混儿却已经停止了翻滚。 “呼……呼……MD!差点儿让老子疼死过去,这“死人妖”!临死还给老子来了下狠的,大公级的高手就是变态!”小混混儿气喘吁吁的爬了起来,脸色苍白的和死人没有区别,一边咒骂着血阴阳,一边从戒指里取出了一瓶宝儿炼制的“天玄补神丹”,倒出了一粒吞服下去,不理伯莱克斯的呼喊,调息了好一会儿,脸色才恢复了红润,睁眼看到伯莱克斯正在担心的看着自己,小混混儿马上破口大骂道:“你这个白痴女人!下次想自杀千万不要拉上老子,老子家里还有一群老婆等着我去疼呢!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