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夜探大公府(上) - 极品流氓

第三十五章 夜探大公府(上)

小混混儿知道了晚上接头的信号和地点,再次回到后院时,童颜的小脑袋从他的胸前浮现出来;“主人!您晚上要出去吗?童颜和您一起去好不好?”这小妖精问话的同时,俏脸儿上满是企求之色,小混混儿被她包裹的身体下方还隐隐传来,夹吸、包裹、和抚弄感,不用说又是这小妖精在搞鬼了! 李可乐一边享受着她的服侍,一边晃身来到柔心进化的卧室中,吩咐她恢复了本体,才说:“宝贝儿!你现在唯一的任务就是照顾好你的妈妈,再说今天下午我刚刚击杀了一个修罗战将,感觉元神似乎又强大了许多,我现在在要好好儿的静修一会儿,你如果没有别的事好做,就先去准备一下晚餐吧!要乖一点儿知道吗!”哄走了还有些不乐意的小妖精,小混混儿重新换了身衣服,在床上盘膝而坐,心神沉入了深深的意识海…… “我拷~!我拷~!不是吧?又强了一倍?!我说手臂上的剑伤怎么会在呼吸间的工夫就恢复了正常,原来是老子的元神又强大的一倍!我日!这下恐怕连老子自己也要承认自己变态了,来日等到老子的另一个元神从“分神断空幻真境”里出来之后,老子还不一拳就把这破位面的空间壁垒给他砸穿了?”小混混儿看到自己那又强大了一倍的元神,高兴的都快疯了! 就在他欣喜若狂之时,“分神断空幻真境”内那蓝色的古朴大门又一次开启了一道缝隙,另一个门内修炼的元神,再次传出了一道让小混混儿更加疯狂的神识,千百种玄奥的武学技巧、海量的能量运用知识、几乎是无尽的玄学道法参悟玄机,都随着这一道神识极大的丰富了他的本神,小混混儿前些天刚刚踏入的“寻道”境界,立刻向坐火箭一样,迅速的提升到了“道一真诀”第二境,——破玄! 一种大彻大悟,大圆满的玄妙感在这一刻充满了小混混儿的心胸,神识外放,眨眼间已经覆盖了千里方圆的“血役之都”,一草、一木、一房舍,一人、一兽、一鸣虫。浩瀚如海的天地元气随我摄取,无处不在的魔法元素任我指派,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晰生动,一切都是那么的予取予求,心神一动;右臂处的契约纹身印记亮起一道彩光,8字舞难以置信的娇呼声在脑海中传来:“天呐~!主人?是您在主动召唤小舞吗?” 小混混儿心中一喜,他知道,随着自己的变强,那无数位面的遥远距离已经不能在阻隔他和小舞之间的联络了,“小舞!是我,是你的老公在呼唤你,你完全不用意外,老公我现在变的更强了,以后咱们可以随时聊天了!你们想老公了吗?你们过的好吗?放心吧!这破地方拦不住老公多久,等老公再提升一段时间的实力,就可以破开这里的空间壁垒,回到百族大陆找你们!” “呜……!太好了主人!小舞真的好想你啊!噢~!水云姐姐让我告诉您,百族大陆现在好乱啊,萱萱的那个坏爸爸,从寰宇之神那里请来了好多的神族帮手,另外还请来了五个叫寰宇神使的坏蛋,现在众神的势力已经开始在百族大陆上重建了,没办法,他们的人实在太多了,宝儿姐姐说是修炼什么可以任意穿越位面的高深道法,闭了死关!所以水云姐姐按照宝儿姐姐的吩咐,启动了宝儿姐姐布下的阵法,现在我们“达里福克”州已经和外面不在往来了,到是水云姐姐的卫星有发现了一处海外大陆,现在正让老哈他们带着骑士十八军,在那里搞开发呢……”8字舞欣喜之下不停的向小混混儿叙述着百族大陆上的变化,和众女对他的思念,在众女得知了他境界提升,以后随时都可以联系的消息只后,情绪更激动了,一个接一个的通过小舞,向他倾诉着自己的思念,小混混儿也让她们照顾好自己,照顾好领地,耐心的等待自己回去,一直到柔心进化结束,他才不舍的和众女结束了通话。 “主人!柔心现在也可以铠化了,虽然不能像丫头那样,变成增辐您斗气的兵器,可是柔心的铠化却可以增辐您的敏捷、防御、和力量,而且是两倍哦~!”温柔的柔心进化完毕后,立刻像小孩子一样,高兴的向李可乐介绍起了自己的能力,而小混混儿则更是高兴异常,这母女俩在完成了这次进化之后,已经不在是需要他随时保护的对象了,而是可以随时把他的实力,提升两倍到三倍的得力助手了,不管小妖精高兴不高兴,他已经决定以后让童颜做自己的战刀,柔心做自己的铠甲了,本来他还对今夜的行动有些顾忌,现在好了,不光自己实力大进,就连魅妖母女也成了他随时可以提升力量的“贴身”助手,怎不让他喜出望外? 午夜时分,一道矫健的黑影,鬼魅般的现身在十三大街的阴影中,一身黑色的华丽战甲(柔心化铠还可以变色!),腰跨一把暗金色的四尺长刀,(童颜化器可增辐三倍攻击力度!)正是按约而至的小混混儿,抬头看看天上一南一北两轮明月,心道:“莫非老子来早了?正在他犹豫不定时,忽然听闻远处破空飞行之声传来,一道曲线苗条的倩影迅速的向他立身之处飞来,小混混儿骂了句“白痴”,随即掐了个法诀,隐去了身形。 果然他才刚刚隐身,血阴阳的大公府内就传出了一阵细微的神念波动,显然已经察觉到,有人接近了大公府范围,就在小混混儿正想提醒一下,这莽撞的“玻璃妞”时,“啾~~~!”伯莱克斯人一落地,就立刻吹响了一只手中的角形口器,四处张望起来…… “我日!这妞看来是真没有干过夜行者的活儿啊!早知道这样,老子还不如带贼胖子来呢,虽然那货的体重超标,但至少也是个行家呀!这妞儿到好,还没进去呢,就已经把自己给暴露了,看来今天是不会有什么收获了!”小混混儿在心里咒骂了一番,正想现身拉伯来克丝回去时,却又出意外了…… “在该死的混蛋!不会是趴在那对堕落天使身上,起不来了吧?哼~!没有你本小姐照样可以进去查探一翻虚实!”声落人动;“嗖~!”小混混儿手还没有伸到呢,这妞已经飞身跳入了大公府,小混混儿这个气啊,可是碰上了这样卤莽的同伴,他除了跺脚是一点儿招都没有,在魅妖母女的悄声劝解下,小混混儿只好悄悄的隐身追了进去,对于今晚的行动,他现在是不报任何希望了,能够全身而退,就已经很错了。 伯莱克斯轻盈的避开了一个个大公府内的巡逻岗哨,时间不长就穿过了一层层梯纵房舍,来到了血阴阳休息的卧房窗下,透过晶莹的水晶橱窗,看到房内的血阴阳还没有休息,正一副很生气的样子来回的走来走去,还一边走一边用他特有的声调漫骂着:“血凝伤那该死的小贱人!也不知道从那里找来的一个黑发野种,让本大公今天又损失了一个臂助,血千化这个废物!竟然连个野种都对付不了,不过幸好那黑发野种也没有沾到多少便宜,看来明天的武斗大会那黑发野种是参加不了了,不过最可恶的还是伯莱克斯那小贱人,竟敢指着鼻子说本公是凶手,“嘿嘿~!本公也只是顺手牵羊而已,不过辱骂本公的罪责,本公现在就先从小贱人的母亲身上讨些利息回来,哈哈哈……” 血阴阳得意的淫笑了一阵,抬手向他窗榻内侧的一处突起射出了一道斗气,宽大的床铺“咯吱吱……”的挪移开来,露出了一道向下的阶梯通道,血阴阳挪步来到了阶梯通道入口处,犹豫了一下,随即冷哼一声道:“哼~!开着就开着吧,没有本公的命令,量那些无知的下人也不敢擅入本公的卧房!”言罢,血阴阳自信的步入了向下的阶梯通道…… “原来母亲竟然真的被这卑鄙的家伙给抓来了?不行!今天我一定要救母亲脱离虎口!我已经失去了哥哥,不能再失去母亲了!”窗外的伯莱克斯连想都没有多想,打开窗户,跳了进去,直接跟在血阴阳的后面进入了那向下的阶梯通道! 待伯莱克斯小心翼翼的遥坠在血阴阳的身后来到地下时,惊讶的发现,这地下的暗室布置的华丽异常,一盏盏明亮的魔法灯,把这阴暗的地下室照射的宛如白昼一般,而自己的母亲血菲遥大公主,竟然赤身裸体的趴伏在那张铺满白斑豹皮的豪华大床上,口中发出阵阵难奈的呻吟声,一副春情荡漾的样子!待伯莱克小心的藏身到一处壁橱角落中,心中疑云大起:“母亲为何会如此放荡?血阴阳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正在她疑惑不解时,就听血阴阳大喝一声道:“血菲遥!你这淫贱的女奴,还不来伺候主人更衣,想要受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