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一夜 风云突变(上… - 极品流氓

第二十九章 一夜 风云突变(上…

“宝贝儿!这两天你和小妖精等着急了吧?说说,你和小妖精到底谁想我想的厉害一些啊?”小混混儿做在床沿儿上,搂着柔心香软的娇躯问道!问话的同时伸手按了一下,正在他跨下做口舌服侍的童颜,示意她那上下起伏的臻首,吞吐的尺度再深一些。 柔心跟了这淫乱主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知道主人又要耍弄沾她们母女便宜的鬼点子了,俏脸儿一红,温柔的一侧身子,让自己的右乳脱离了主人的口腔含弄,又把左乳尖儿送到了小混混儿的口中,抚摩着主人的短发配合道:“应该是柔心更想主人一些吧,丫头她还小,每天都那么贪玩,您要是再不回来,我都管不了她了。” “才不是呢!妈妈你好坏!我每天出去是为了想打探主人的消息,主人!童颜最乖了,您千万不能相信妈妈的话,这两天你被带走,一点消息都没有,我晚上睡觉的时候,趴在妈妈怀里哭过好几次呢,她明明就知道,还不和您说实话!您一定要“大棒子”打妈妈的屁股为童颜出气才行!”童颜要比母亲狡猾多了,说出来的话语更是配合,而且话一说完,不等小混混儿催促,再次伏首吞吐起了主人的(违禁删500字) 小混混儿在家里风流快活的时候,血凝伤和伯莱克斯却还在修罗女王的书房里,猜测着他的来历…… “大小姐!原来那混蛋这么富有?仅仅就是一小瓶礼物,就让我提升了一个阶位耶~!不行!明天他来了我要狠狠的敲诈他一下,让他把剩下的“进阶圣液”都交出来!”提升了一个阶位的伯莱克斯,一副意尤未尽的样子,抓着白色的空瓷瓶道! “伯莱克斯妹妹!你以为这“进阶圣液”他会有很多吗?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再说这东西只能服用一次,我之所以能在100年前达到修罗王的级别,就是靠了这种母亲留下了的“进阶圣液”才会冲破最后的瓶颈,达到了如今的境界,我原以为当初我服用的“进阶圣液”已经是族内最后的一点储藏了,没想到今天再次又看到了这种圣品,我也没有想到这个李华夏出手会这么大方,你也不要太小气了,毕竟他已经拿出了这么大的“诚意”,你好意思用现在进阶后的实力找他的麻烦吗?而且他给你的好处可不仅仅是让你进阶那么简单,我现在已经1700岁了,比你足足大了800多岁,你看我现在的容貌和你刚刚加入禁卫军时有区别吗?”血凝伤淡淡的微笑着,用轻柔的语气向伯莱克斯说道。 “难道?难道?难道这种东西还有驻颜之效?”伯莱克斯用难以置信的语气猜测道,压抑不住的狂喜已经从她精亮的秀眸中涌现出来! “是得!对我们女人来说,这才是“进阶圣液”的可贵知处,所以我才会说他拿出的“诚意”很大,现在你还要去敲诈他吗?”血凝伤看着面前这个欢喜欲狂的伯莱克斯妹妹问道!她很了解伯莱克斯现在的心情,因为在很久以前,她也和眼前的女孩儿有过同样的经历。 “大小姐!让你这样一说我还真的不还意思再去找他麻烦了,啊~!这个家伙说来还真是神秘啊!他穿的怪异服饰,他练的怪异斗气,他对付大哥时用的怪异道具,就连他平时享用的拿种叫香烟的东西,都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不行!我现在就要把他抓来好好考问一下!”越想越疑惑的伯莱克斯起身就想去找小混混儿问个清楚…… “唉~!伯莱克斯妹妹!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这样冲动啊?现在已经是半夜了,难道你要把他从女人的床上给拉来王府吗?那样做的后果,恐怕不等你把他拉来,就已经又打起来了,男人在这种时候是最忌讳被打扰的,再说了,他居住的地方,连我的神念都无法探测,这再都城里可是除了实力仅次与我的七位大公才能做到的事情啊,难道你忘了上次为了查探他虚实的时候,损失的那几个禁卫了吗?有事明天再问吧!”血凝伤安抚伯莱克斯的话音刚落,房外值勤的女卫求见声响起…… “女王陛下!血暗卫传来消息,冰焱战将的府里出事了,第一战将冰焱修罗被杀,血菲遥大公主失踪!”血凝伤的贴身女卫可儿,说出了一个让血凝伤和伯莱克斯同时跳起来的消息,一下就把刚才还言谈甚欢的二女给震蒙了! 阳光透过窗棱间薄薄的水晶,小心翼翼的照射在童颜趴伏李可乐小腹下的脸颊上……(再删300痛苦啊!) “这“贪吃”的丫头!都已经睡了一夜还舍不的松口!”第一个醒来的柔心看到女儿没羞的睡相,无奈的埋怨了一句,小心的把主人还停留在自己体内的魔爪抽了出来,正想起身去纠正一下女儿的睡姿时,房外传来了大贼的喊叫声…… “老大!不好了,昨天晚上有人把修罗第一战将给“做”了,前院有个叫“豹三”的家伙来替女王传令,招你进府呢!”大贼堪比顶级大喇叭的超大嗓门,一下就把还沉浸在美梦里的小混混吵醒了! “拷TM!大贼你大清早的叫唤什么?不知道老大我要睡到中午才会起床的吗?是不是想找K啊?等等!你TM说谁死了?”还梦里正享受水云等女火热激情的小混混儿,一下被吵醒了,感觉极度的不爽,本能的张口就骂,骂到一半儿时才回味过来,好像有什么重要人物挂掉了?所以才有后来的一问。 等听清楚挂掉的是谁之后,小混混儿立刻从温柔乡里跳了出来,由于动作过于激烈,导致要害部位在童颜的小嘴中被玉齿划了一下,倒霉的小混混,呲牙咧嘴的在柔心的服侍下,匆匆洗刷了一翻,连吃早饭的时间都没有,饿着肚子随“豹三”向修罗女王府赶去…… 依然是昨天会面时的花园,白衣红发的血凝伤站在还凝结着露珠的花草间的倩影,不知道为什么远远看去竟给他一种很疲倦很疲倦的感觉,虽然不知道这女人为什么会这么早把自己给叫来,但小混混儿还是直接走过去问道:“豹三已经把维尔德曼的死讯告诉我了,把我叫来是不是认为我有杀他的动机呢?” “不!就算你有杀人的动机,你也没有杀他的实力,在血役之都内,除了七位大公,没有人可以轻松的杀掉维尔德曼,因为他的实力已经无限的接近了大公级,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他是保王一系的人!”血凝伤说到这里,轻轻的把侧对着李可乐的身体转了过来,有些伤感的秀眸直视着他的眼睛:“你知道吗?虽然我是血修罗一族的女王,可是随着维尔德曼的死去,我现在的王位已经岌岌可危了!” “为什么?难道除了维尔德曼兄妹,你就没有其它势力可以信任的人了吗?”小混混儿被这个女人给搞的有点晕,大清早的把他从女人怀里给叫来,就是为了讨论势力问题? “李华夏!本来我还想通过你参加修罗武斗会的这段时间,让人好好的调查一下你的底细呢,可是随着维尔德曼的忽然死去,我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再浪费了,我现在只能选择信任你,伯莱克斯遭逢此变恐怕要有好些日子才能恢复过来,我现在手下的高手只有你一个可堪重用,你可能还不知道修罗武斗会的重要性,在你们眼里,这是一次飞潢腾达的机会,可对我这个修罗女王和七位大公来说,却是一次权势间的较量,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他们七人中,到底是谁杀死了维尔德曼,可是我却知道出手的一定是他们中的一个!维尔德曼是我在修罗十将中唯一一个可以绝对信任的人,百年之前就是他一力击败了其它的战将级高手,让我可以和七个大公一对一的对决,保住了女王的宝座,可是这一次我可能就要同时面对七个大公的挑战了,因为没有维尔德曼压制那其它势力的九个修罗战将,所以我现在非常的被动!这样说你明白了吗?”血凝伤的俏脸铅云密布,用非常沉重的语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