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第一战将是乌龟! - 极品流氓

第二十七章 第一战将是乌龟!

“可恶~!虽然我妹妹有错在先,可我还是要教训你,因为你太嚣张了!吃我一拳!”沃雪凝冰!”百丈空间瞬时化做了冰寒的严冬,冷、彻骨的冰冷,七名高级兽斗士竟然在维尔德曼出拳的那一刹那,被寒冷的低温冻的凝结住了手脚,只能眼看着维尔德曼那如冰龙咆哮的一拳朝小混混儿砸去…… “唰~!”小混混儿那千锤百炼的战斗神经,在冰寒及体的瞬间,做出了最正确的反应;矫健的身形以最快的速度向后飘飞,手中的“风暴式集束光子炮”在第一时间喷射出了白色的反物质射线,小混混儿飞退时的层层残影还没有消失,“风暴式集束光子炮”发出的白色反物质射线,已经和维尔德曼发出的冰寒斗气撞在了一起! “哧~!”斗气消失,白光不见! “咦~!这是什么力量?”维尔德曼一愣,志在必得的一拳,竟然就这样被抵消了?如此诡异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遇上! 他犹豫不代表小混混儿会放松,李可乐一见维尔德曼竟然可以用斗气化解掉反物质射线,心中也是一惊,不过惊讶不等于他会就这样放弃,枪口对准了维尔德曼,食指扣牢了扳机,“风暴式集束光子炮”的八管发射膛,转的向风车一般,一道道可以让任何物质毁灭的反物质射线,射向了维尔德曼……你可以挡的住一道,但你能挡的住100道、1000道吗?看你的斗气多还是老子的枪速快? “该死的!这是什么斗气?”维尔德曼凭直觉就知道这种光线不好惹,一道道冰斗气、焱斗气、冰焱混合斗气……像不要钱似的发了出去,拼命的抵挡着向自己射来的白色光线,可是小混混儿射出的反物质射线毕竟是光速啊!维尔德曼仅仅支持了不到30秒,就抗不住了,一个“寒光速影闪”,闪到了千米之外,大喊一声:“住手”“波!波!波!”三道被他闪开的反物质射线,一下把演武场内的界结破坏了一个精光,维尔德曼再次倒吸了口冷气,“幸亏闪的快!” “咔~!”小混混儿停止了射击,抖手向口中丢了支战神香烟,新收的小弟“大狗”立刻上前用一枚火系魔晶帮老大点燃,小混混儿牛B的把“风暴式集束光子炮”往肩上一抗,吹出了一口二手烟儿,斜藐着喘的像“狗歇凉”一样的维尔德曼问道:“怎么了阁下?你不是要教训我吗?咱们继续啊!” “呼……呼……呼……臭小子!……你……你有本事放下那……那古怪道具,咱们……咱们用拳头打!”维尔德曼也不傻瓜,他一看小混混儿一脸轻松毫无损耗的样子,就知道刚才那绝对不是他自己的力量,不过他的这话一说出来,立刻就后悔了,虽然对方是依靠怪异道具把自己击退的,可人家毕竟比自己差了好几级,自己身为第一修罗战将,这话一讲出来,可太掉价儿了! 果然,他这气喘吁吁的话一说完,远处围观的人群立刻露出了鄙视的神色,修罗第一战将出手欺负一个高级斗士,这本来就已经不应该了,其实要说在修罗界这样的事情到不是不可以,可是一般的高手都是自持身份不屑为之,而维尔德曼为了替自己的妹妹出气,出手教训小混混儿一下,还勉强说的过去,可是他现在竟然要小混混儿收起唯一可以自保的武器,和他空手对决,这就太过份了。 “哈哈哈……!”小混混儿被对方的厚脸皮给逗乐了,再次喷吐了一口二手烟儿道:“阁下的要求也太含蓄了吧?”说完猛的面色一冷,怒骂道:“你TM干嘛不说让我自废双手任你宰割啊?见过无耻的,我TM还没见过比你更无耻的!想打就继续,不打就赶紧滚蛋!老子没那么多时间和你穷磨!”小混混儿说完,肩膀一抖,乌黑闪亮的“风暴式集束光子炮”再次对准了维尔德曼。 “住手~!都停下!”一声听不出情绪波动的温柔女声,挽救了维尔德曼的尴尬,白衣红发,娇颜如月,来的正是修罗女王血凝伤!她亲手布下的界结忽然消失了,王府内这样大的变动她能不来看看情况吗? 小混混儿一看血凝伤来了,马上手起了手中的武器,他可不认为这玩意能应付的了,连自己神识都无法探测的恐怖女人,朝远处的七个小弟丢了个眼色,转身就想闪人…… “李华夏!破坏了本王布下的界结,你连声交代都没有就想走吗?”早在第层界结被破坏的时候,血凝伤就瞬间来到现场了,她现在对小混混儿手中那,能把维尔德曼都打的这么狼狈的诡异道具很感兴趣,现在看到他想闪人,当然不会放过他了。 “花见花开、车见车载、仪态超凡、艳色无双的女王陛下,请您动用一下您那明鉴万里的无敌智慧,稍微思索一下,就能明白我李华夏是在多么无奈的情况下,才会失手破坏了您布下的界结,站在您身边的那位像大铁块一样的高手,他实在是太厉害了,几乎是在呼吸间的工夫就能要了我的小命,我能不反抗一下吗?”小混混儿一见走不了,索性大嘴巴一咧,马屁连拍,开扯了! “呵呵~!”血凝伤自坐上了修罗女王的宝座,麾下人等无不对她恭敬有加,可却是头一次听道有人能这样称赞她的姿容,听小混混儿说的有趣儿,忍不住失笑出声,但随即玉容一整,言道:“你这个油嘴滑舌的黑发小子,少在这里跟本王耍嘴巴,明明是你用那刚刚收起来的古怪道具,打的维尔德曼狼狈不堪,现在让你一说,理好像全都是你的一样,现在你和伯莱克斯随本王到花园来一下,今天要是不把你们俩的矛盾解决了,还不知道下次又搞出什么事情呢!”血凝伤全然不管演武场内那200多个被她展颜一笑,迷的魂飞天外的修罗斗士,玉手一挥,重新恢复了演武场内的界结,也不理会在闭目恢复斗气的维尔德曼,转身袅袅而行,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样,离开了寂静无声的演武场。 “噗~!”小混混儿吐掉了抽了一半的香烟,在心里拿血凝伤和灵虚宝暗做了一下比较,扬了扬眉毛,“还是我的宝儿要美一些!”说完看也不看正那七个趴在地上,为了一个烟头抢成一堆的小弟,微笑这跟在血凝伤的背后,向花园走去…… “大哥!你太没用了!连个低级的小斗士都摆不平,看来小妹我只有让大小姐来帮我出气了!回家吧!没用的大哥!”伯莱克斯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恢复斗气的维尔德曼身边,丝毫不顾忌维尔德曼感受的埋怨了一句,离开了演武场。 无辜的维尔德曼看着妹妹的背影苦笑无语,看来关于妹妹的婚事,还是让母亲亲自和她说吧,这刁蛮的宝贝妹妹,终于招惹了一个连自己也摆不平的人物,虽然那小子只是个高级修罗的水平,可是他手里的那个黑色道具,实在是厉害的变态,他实在无法想像如果血凝伤不是来的及时,现在自己会不会留下全尸?稍微恢复了一下体内的斗气,维尔德曼甩甩脑袋,也离开了。 维尔德曼前脚刚走,寂静的演武场内,立刻想水泼滚油锅一样喧嚣起来,大狗狠嘬了最后一口抢来的烟头,瞪着狼眼赞道:“我拷~!今天咱们算开了眼了,修罗第一战将就是厉害啊,那冰焱修罗的“沃雪凝冰”还没发出来呢,光是那恐怖的斗气场,就让咱们失去了行动的能力,修罗第一战将的实力就是强啊!” “二鸡”(实际上他是一名血羽族的金鹰兽斗士,小混混儿在帮他起名儿叫“二鸡”的时候,本来他是不愿意的,后来当小混混儿又帮他改做“鹰毛”的时候,他也只好同意了“二鸡”这个无奈的昵称!)“鸡”眼儿一瞪,骂道:“拷~!那TM第一战将厉害个屁!还不是被咱们老大给揍的鸡飞狗跳,如果不是女王陛下阻止的快,那TM第一战将恐怕已经被咱们老大给轰成渣儿了!” 熊六阔胸一挺:“就是!修罗第一战将又怎么样?对上咱们老大,他就是大公级的高手,也是挨K的货!第一战将?第一战将他和老大比,不过就是个壳硬点的乌龟罢了,老大的高级道具一抬手,照样打他一个没脾气!哈哈哈……” 演武场内流言四起,八卦乱飞,可怜维尔德曼堂堂修罗第一战将的光辉形象,被这帮无聊的家伙你三言,我两语的一加工,瞬间工夫从一条龙,变成了一条虫,只是偶尔的一次受挫,好容易堆积起来的声望,眨眼间被这群无耻之徒的唾沫星子给败坏了一个精光! 请假 各位兄弟!真不好意思,明天的章节先停更一下,因为我需要好好构思一下接下来的情节!穷途末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