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伯莱克斯的大哥 - 极品流氓

第二十六章 伯莱克斯的大哥

“豹三儿!去把老大我的拖鞋拿过来,大狗!老大的茶泡好了吗?猫五!我的沙滩椅(石头削的!)摆好了没有?弄好啦?不错!不错!熊六去把太阳伞(树叶插的!)给老大插上!有了小弟使唤日子过的就是舒坦!”小混混儿惬意的点上了一只香烟,舒服的躺在手下给摆好的沙滩椅上,看着演武场上其它人辛苦练武的身影,七个兽斗士手下则像保镖一样,威风的站立在后面,随时听候指派。 演武场督管监察室……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本来还想教训那混蛋一下,那些没用的东西,竟然一个个像吓破胆的毛绒一样,谁都不敢出手!真是没用太没用了!都去死!都去死!”伯来克斯像疯子一样摔砸房间里可以摔砸的一切,本来她是按照血凝伤给她出的主意,利用以权谋私的手段把小混混儿弄到这里来,用召集来的高级修罗斗士狠狠的教训他一番的,谁知事情全然不像她想像的那样,那些在外面杀起人来不眨眼的家伙,在见识了黑发小子李华夏整治七名兽斗士的手段之后,竟然一个个都吓成了缩头乌龟,没有一个敢去教训李华夏的,就连自己暗示他们可以用围攻的办法对付李华夏,仍然没有人敢去尝试,看着李华夏日子越过越舒服,伯莱克斯心中的怒火再也无法控制了,生气的用砸东西的方式发泄起来。 “哎哟~!我的好妹妹!这是那个不知道死活的东西惹你生这么大的气啊?跟大哥说!让大哥来替你出气,非敲碎他满身的骨头不可!”修罗第一战将维尔德曼,笑呵呵的走了进来,多日未曾见过小妹,维尔德曼又因为母亲忧心小妹的婚事,索性借着暂无公事的闲暇,来女王府看看宝贝妹妹,没想到却听女卫们说,妹妹被女王派去演武场监督新召集来的修罗斗士去了,维尔德曼只好又找到了这里,谁知还没进门儿就听见了宝贝妹妹砸东西发出的咆哮声。 “大哥?你来的正好,快替我教训一下那个嚣张的混蛋,你不知道他有多可恶……”伯来克斯一见大哥来了,立刻像找到了主心骨一样,向他叙述起了和小混混儿交恶的过程,把自己所受的委屈一下子夸大了十倍,把李华夏的凶残和狡猾无耻更是夸大了百倍不止,说的维尔德曼越听越火,自己的妹妹为了主持“正义”教训一下“欺男霸女”的“流氓”,竟然惨被毒打了一番不说,那“流氓”竟然还趁她无力还手的机会,摸遍了她的全身,如果不是女王及时赶到,妹妹的下场可想而知!这样人如果还让他活着,自己还有脸让妹妹叫自己大哥吗? “伯莱克斯!不用说了,告诉大哥,那该杀一百次的畜生在哪?大哥这就去把他扒皮拆骨炼化的他邪恶的灵魂来为你出气!”维尔德曼身上散发出了犹如实质般的凌厉杀气,森冷的寒意让不算宽阔的监察室内所有的物品上迅速的蒙上了一层白霜,就连伯来克斯也在他森寒如刀的气势下,冻的瑟瑟发抖,修罗第一战将的实力绝对不是拿来说笑的! 杀气给吞没的伯莱克斯再次咆哮起来…… 正在维尔德曼担心妹妹说的是血役之都内最难缠的人物时,伯莱克斯的答案却让他大松了口气,“大哥!你看到外面躺在石凳上,那个正被几个兽斗士伺候的家伙了没有,就是那个长着黑头发的人类小子,他的名字叫李华夏!欺负我的人就是他!你看到他嚣张的样子了没有,我现在看到他神气的样子就火大!” “谁和你开玩笑!傻大哥!拜托你在仔细看看,他身边的那些兽斗士可是昨天七个人联手对付他,不光没有沾到他一点儿便宜,反被他痛揍了好几遍,最后干脆直接被他给揍的低头做了他的奴隶,这还不能证明他的厉害吗?”一见大哥不相信自己,伯莱克斯只好把小混混儿昨天的光辉战绩向大哥汇报了一遍。 “什么?你说那个人类竟然可以轻松的应付,七个高级兽族修罗斗士的联手?这不可能!我去试试他!”维尔德曼话音一落人影消失,伯莱克斯一看终于吧大哥给说动了,俏脸儿上立刻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哼~!嚣张的李华夏!看你能在我大哥这个血修罗第一战将——冰焱修罗的手下可以撑几招?” 小混混儿的眼前忽然一暗,一个身高两米三四,铁塔般的壮汉出现在他的面前,惊的小混混儿双手一撑,身形鬼魅般的飘了出去,迅速的和“铁塔”拉开了五丈远的距离,他敏捷迅速的反应到把维尔德曼惊的一愣,没想到这个不起眼儿人类小子,竟然能在他停稳身形的瞬间,一下就拉开了战斗的安全距离,光是份几乎等于本能的战斗反应,就明显高明与现在才摆出战斗姿势的几个兽斗士! “你就是李华夏?”维尔德曼并没有继续追击,停在原地看着五丈外一脸戒备之色的小混混儿问道,对周围那七个正向自己示威的,大狗、二鸡、豹三儿等垃圾连看都没看,他的目标只是小混混儿一个人。 小混混儿还没有说话,到是大狗(卡诺雷-血狼)先把维尔德曼认出来了,没办法,身为都城内十大修罗战将之首的维尔德曼实在太出名了,光是他身上穿的那身儿带有火焰状魔纹的“冰焱修罗甲”就等于是他的移动招牌,(十大修罗战将每人都有一身代表他们身份的修罗甲,这是血役之都内众所周知的事情!)吓的大狗连忙弯腰一礼:“拜见冰焱修罗大人!血狼族卡诺雷向大人问安!” “没你的事!滚开!”维尔德曼连眼睛都没有错开,只是死盯着小混混儿,等待他的回答。 小混混儿不知道冰焱修罗是谁,但他还是可以看出对方是来找自己麻烦的,而且对方那强大的气势显然比“玻璃妞”来的还要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也就是说他现在有大麻烦了,“我的确是李华夏!不知道阁下有什么事找我?”小混混儿说话的同时,手已经摸向了空间戒指,对付这么强大的敌人,还是“风暴式集束光子炮”要来的保险一些! “你是不是在大前天,因为意图强抢两名堕落天使而打了我的妹妹?伯莱克斯!”维尔德曼眼中的精芒,瞬间变的如凌厉的刀锋,犹如实质般的森寒杀气,一下就把刚刚靠过来的围观着迫出了二十丈外,气机牢牢的锁定了五丈外的小混混儿。 小混混儿一听是这问题,立刻把目光看向了三百米外的监察室,脸上露出了不耻的笑容,“哗~!”的一声撤出了幽光闪亮的“风暴式集束光子炮”,枪口对准了气势如山的维尔德曼,开口道:“我不知道阁下的妹妹向阁下说过些什么?我只知道那天我是揍了一个想要带走我女人的“女玻璃”,没有人可以在我面前欺负了我的女人而不付出代价,事情再发生一次,我照样扁的她,连她妈也认不出她是谁!虽然我知道你很强大,可我手里的武器也不是吃素的,想打就来吧!” 看到大哥与那可恶的混蛋小子对峙的一刻,伯莱克斯看到黑发小子忽然对着自己这边不屑的一笑,然后忽然亮出了一把古怪的黑色多管武器,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武器之后,伯莱克斯忽然一阵阵的心寒起来,那感觉就好像黑发小子手中的武器是什么致命的威胁一样……?

上一篇   第二十五章 窥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