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窥视 - 极品流氓

第二十五章 窥视

“咔嚓~!”筋骨爆裂声入耳传来,“啊~~~!”卡诺雷-血狼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嚎,自负一身钢筋铁骨的他,一条强健的右臂已经被小混混儿一拳打成了摆设,战斗才刚刚开始,他已经付出了一支手臂的代价,其它六名兽斗士一个个眼中闪过恐惧的神色,这样的速度太可怕了! “伯莱克斯现在你看到他奇异的搏击技巧了吧?要知道现在围攻他的可都是高级斗士啊,血狼一族的修罗斗士本就已敏捷见长,力量其次,可是你看现在所用的步法和搏击手段,却让围攻他的这几名高级兽斗士完全失去了数量上的优势,还有一点,就是他所用的力量并不是我们熟悉的斗气,不知道你注意到了没有?按照我的估计前天你们搏斗的时候,他已经对你手下留情了!”血凝伤悬身在演武场的界结外面,一边看着李可乐游戏般的戏耍着七名高级兽斗士,一边向悬飘在她身边的伯莱克斯分析道。 “可恶!这几个家伙都是白痴么?七个都打不过一个,哎呀~!那个火狸豹怎么那样蠢?简直就是拿自己的脑袋故意往那混蛋的拳头上撞?天呐~!不行!这样下去他们七个全躺下,也伤不到那混蛋一根毛儿!”伯莱克斯只是关心着下面的战事,紧张的握着自己的两只粉拳,看着下面一个又一个被小混混儿打飞出去的兽斗士急的不得了,却惟独对血凝伤说的话,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血凝伤见她无心听自己解说,也不生气,只是凝神观察起了场内小混混儿打斗时的利落身手,和他那鬼神莫测的身法,她和伯莱克斯经过了几百年的接触,太了解这个小丫头的脾性了,界结里面李可乐的奇异身手,和搏斗时那简直可以和艺术媲美的攻击手段,一切都是那么完美,每一拳、每一腿都是那么到位,力道的运用是那么的恰到好处,明明他出拳的位置看上去是虚空的位置,而下一刻对手却总是愚蠢的用自己的身体把那一处虚空代替,就好像是专门把身体送过去让他打一样?血凝伤自负练武奇才,在看到李可乐这种料敌先机、以慢打快、稳如泰山、动如闪电的奇异武技后,也不得不有一种自愧不如的失落感,这黑发小子的搏击技巧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经典! 而血凝伤也看出来了,今天这黑发小子所采用的搏击方式,和前天与伯莱克斯打斗是所用的搏击技巧已经完全不同了,虽然看不出他的能量强大了多少,但是这堪称经典的搏击方式,如果对伯莱克斯使用的话,那么伯莱克斯估计连十招都称不下来!她可不知道这是李可乐修成了“道一真诀”第一境——寻道的结果,“道一真诀”第一境——寻道,讲究打斗时,专门寻找对方招式中的误差,也就是道家所说的那种“遁去的一”! 误差是一种很平凡又很奇异的东西,世界上的任何东西和物体都会有它的存在,即使一件东西你做的再精美也会有非常微小的误差存在,即使一个人的招式摆的再到位,也会有不足的地方没有做好,而这个地方就是招式的破绽所在,练成了“寻道”的小混混儿正是掌握了这种在第一时间找到误差的技能,拥有了这种技能,任何人对上他的后果,都会把自己的弱点和破绽,赤裸裸的暴露在他的面前,杜水奥义“道一真诀”就是这么变态! 等到小混混儿轻轻一脚把最后一个对手踢倒时,血凝伤竟然不知不觉的看出了一身的冷汗,这个黑发小子的战斗直觉实在是太可怕了,(看出其中玄妙的她只能这样理解!)想到对方的力量有一天和自己达到同样的水准时,那时如果他再和自己公平对决,“嘶~!”血凝伤身不由己的打了个冷战,真到那一天,自己恐怕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小混混儿笑眯眯的走到了,已经被他打断了两条手臂、一条大腿、七根肋骨、十二颗牙齿的卡诺雷-血狼身前问道:“大狗先生!怎么你们的身手好像并不是嘴上说的那么厉害呀?是不是刚才没有发挥好啊?现在我给你一个重来一次的机会怎么样?” 你?……你这个小杂种!到底什么意思?”卡诺雷-血狼强忍着浑身彻骨的疼痛问道,他现在已经知道眼前这个黑发人类有多厉害了,自己和六个实力与自己相当的伙伴围攻他,依然被他打的遍体鳞伤,没有一个能从地上在爬起来,刚才和他交手时那种有力难施的感觉,让人难受的直欲吐血,现在想想还心有余悸。 “什么意思?当然是再打一次了!”“道家秘术——春风化雨!”点点饱涵木系生命力的露珠从天而降,丝毫不弱于昊日萱的“生命礼赞”包括卡诺雷-血狼在内的七个兽斗士身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转眼间一个个满脸惊讶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隐身术”和“春风化雨”是小混混儿最拿手的几个法术之一,一看被他扁的几个对手又爬起来了,小混混儿脸上露出了邪恶的微笑,只是把对手打趴下没什么成就感,打到对手看到你就发抖,那才叫有水准呢,“都好嘛?呵呵~!那就开始吧!” “什么~?还打?”七个家伙还没有从治疗的舒畅感觉中恢复过来时,小混混儿已经再次人化狂风的冲了过来…… “金刚碎玉拳”!“不……”卡诺雷-血狼刚明白小混混儿所说的是什么意思,一只沙锅大的拳头已经狠狠的和他的肚子来了一次亲密接触,一股狂暴的能量如巨锤攻城般的涌至,“喀吧吧……”刚刚复原的断骨再次一块块儿的碎裂,“呼~~~砰~!”骨碎人飞,再落地时卡诺雷-血狼已经不知道天地何在了…… “砰!砰!劈!啪!……啊!哦!我的腿!……”惨叫声、哀嚎声、拳掌击肉声,刚才的一幕再次上演,而且这一次小混混儿的攻击速度比刚才加快的一倍不止,他就是想用这帮白痴试一试自己刚刚掌握的技能,这一次结束的更快,一冲三错两盘旋,七名凶悍的兽斗士再一次重伤倒地,没关系——“春风化雨”!一次、两次、……五次之后,演武场内的修罗斗士们,一个个全用看魔鬼一样的眼神看着这个叫李华夏的变态,他们见过横尸千里,他们见过血流成河,他们见过骨肉化泥,可是他们却从来没见过任何一个兽斗士在对决的时候向现在这样求饶的,这个人类的手段实在太恐怖了! “不~!伟大的人类强者,求您不要再继续了,我们愿意做您的奴隶,我们愿意献上我们所有的财产和一切,求您不要再打下去了,我们向您臣服,我们全都向您臣服……”七个以凶悍狂傲为行事准则的兽斗士,在小混混儿变态的打击下,一个个吓的像哈巴狗一样,爬在地上连哭带叫的求饶不止,没有一个人再敢从地上站起来了。 小混混儿依然是一脸邪恶的微笑:“全都做我的奴隶?还献上你们的一切?那多不好意思啊?毕竟咱们不是什么正式的决斗,我这受之有愧呀!咱们还是继续切磋吧!不要让我为难好不好?” “不~!伟大的主人,我们说的是真心话,我们心甘情愿的,求您宽宏大量收下我们吧!” “这样啊?好吧!看你们这么“真诚”的求我,我就勉为其难的受下吧!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到我家,还有人求着要给我做奴隶的?说出去都没人儿信啊!”小混混儿在七个兽斗士赞不绝口的感谢中,又把视线投向了其它看热闹的那些高级斗士,微笑着问道:“在下李华夏初来这里,不知道这里还这样切磋完了收奴隶的古怪规矩,拣日不如撞日,如果还有要和我李华夏切磋的,马上报名,我也就是现在才有时间,平常我都是很忙的……嗳~!大家别走啊?联络一下感情也好啊……” 没人愿意再面对他这个变态了,恶魔站在他面前都觉的自己有当天使的潜力,小混混儿转头再看看自己那七个伤痕累累的奴隶,挥手撒了一个“春风化雨”露齿一笑,刚想说点儿什么,身体恢复行动能力的七个家伙,竟然不约而同的跳起来撒腿就跑,都已经跑出了演武场了,才有声音遥遥的传来:“主人~!我们去给您准备吃喝休息的东西,就不打扰您练武了……” “喂~!你们还没有告诉我晚上在那里宿营休息哪~!”没有人回答,小混混儿耸耸肩膀点上一支香烟,哼着《双截棍》的小调,一摇三晃的走出了演武场。 看到这里,界结外面的血凝伤和伯莱克斯相对无言,同时在心里暗道:“三日后还有选拔的必要么?李华夏诡异到完美的搏击技巧,和他那恶魔还恶魔的变态手段,已经让所有的斗士失去了挣胜的斗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