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修罗女王的阴谋(… - 极品流氓

第二十二章 修罗女王的阴谋(…

修罗女王府——血凝伤闺房…… “伯莱克斯!那个叫“巴克”的盗贼真的就这样消失了吗?”血凝伤玉手把玩着自己的发梢,毫无情绪波动的问道!可是她那粉红色秀眸闪过的一道厉芒,却暴露了她心中的那抹恨意,修罗女王高贵的玉体,岂是一个末流角色可以轻易触摸的?而且还是她身上的敏感部位。 “好吧!这件事情先放一下,还有一件急需解决的事情需要你亲自去执行,由于你前天和人打斗的关系,耽搁了昨天上午的斗士挑选,所以我只有委派血黑岩大公之子血河浪,代你挑选了这次出赛的人选,可是修罗斗士的人选是确定了,精英修罗的出赛人选至今还没有定下来呢,尤其让我为难的是七大公这一次一致反对你去参赛,可是如果你不出赛的话,我们这一界家族精英级的比赛就输定了!但是七大公反对你出赛的理由却是你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低级修罗将,已经不能在参加精英级的比赛了,这一点让我也无法反驳,因为你的武力值的确已经超过了精英修罗的顶峰,唉~!这可如何是好?”血凝伤说到这里用狡黠的眼神,看着俏脸儿上还有些愈青的伯莱克斯,说话用的是为难的语气,可她的笑容里却带着狡诈。 “不是吧大小姐?难道您交给我亲自去办的任务是……?”伯莱克斯看到血凝上点头认可的表情,连忙拒绝;“不行!绝对不行!我前天刚被那可恶的人类痛打的一顿,你现在让我去找他帮忙?门都没有!如果不是我想提升实力后找他再打一次,我现在就去叫我大哥把的脑袋给砍下来了,那可恶的混蛋,竟敢打伤我的脸?我想起来就火大!我早晚要打回来的!”伯莱克斯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血凝伤的命令,虽然血凝伤贵为修罗女王,可伯莱克斯的家族背景同样不简单,再说凭她和血凝伤的感情来说,血凝伤还真不能强迫她去执行命令。 血凝伤似乎早料到她会拒绝,嫣然一笑亮出了一面令牌,趴在她耳边轻声嘀咕了好一会儿,直到说的她眉开眼笑为止,才拍着她的小手道:“怎么样?本小姐这个办法一定能让那黑发小子乖乖就范的,他如果不来的话,你完全可以手里的权势狠狠的教训他一番,顺便强行夺取那一对漂亮的堕落天使,如果他来,那就更好办了,精英级修罗后选人中能打的多的是,到时候你想教训他还不是想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 “哇~!血大小姐果然不愧为星痕女王的继承者,策划阴谋诡计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了!”伯莱克斯激动的两眼放光,死死的抓着血凝伤的小手“称赞”道!不过她的“称赞”却没有得到血凝伤预期的“回应”。 “唉~!”血凝伤望着窗外的碧空幽幽一叹,伤感道:“娘亲自从父亲破空而去之后,已经“外空凝修”三千年了,依然和其它三位上界修罗之王一样,毫无出关回返的迹象,如果不是有父亲他破空而去这个活生生的例子,我真的怀疑打破空间壁垒是不是一个虚幻的传说? 伯莱克斯暗怪自己不小心有翻动了她深埋心底的伤口,一时间找不到安慰的话语,只能默然而立,陪她静静的体会那份凄凉的哀伤…… 大贼索非克微笑着看着自己买来的两个长耳族美女奴隶,又送走了一个来卖魔兽晶核的客人,他没想到老大随便出个主意,竟然如此赚钱,控魔要塞那边的法修罗对他收购的魔兽晶核简直可以用供不应求来形容,而他作为来自控魔要塞的商人,很容易就能在行脚商里找到出手的对象,一来一往间的利益,简直就是赤裸裸的空手套白狼啊!,数着手中的金币,大贼不由的抖着脸上的肥肉奸笑起来…… “喂~!贼胖子!你干嘛没事在那里笑的那么阴险啊?”打扮的如邻家女孩儿一样的童颜,笑呵呵的走了进来,怀中还抱着一只毛狨,(修罗界的一种小型魔兽)看她高兴的样子似乎又沾了谁的便宜或者谁又中了她的算计似的? “切~!原来是你这个小妖精,是不是老大回来了刚宠幸了你一次啊?这么高兴?”大贼不动声色的收起了手里的金币,YD的推测道!小混混儿昨天离开的时候,只是说去做一个佣兵任务,并没有说是什么任务,再加上昨天夜里城外传来的那惊人的能量波动,三人第一个反应就是;“主人(老大)弄出来的动静!” “呵呵~!贼胖子!这一次挺聪明的嘛?不过没有奖励喔~!怎么,主人宠幸我你很羡慕吗?”童颜得意的伸展了一下傲人的曲线,看的大贼暗吞口水,却又不能拿她怎么样,只好忿忿的道:“拷~!不就是被老大上了一次嘛,这也值得你拿来向我炫耀,是不是想老子也上你一次啊?” “呵呵~!你个贼胖子还真是死性不改啊?忘了上一次你偷看妈妈洗澡的教训了吗?如果我把你刚才说的话告诉主人的话……呵呵!我看你怎么死?”童颜依旧笑眯眯的抚摸着手里可爱的毛狨,云淡风轻的威胁道,那笑容比恶魔还恶魔,看的大贼寒毛倒竖! “行了!别用老大吓唬我,说说你来这儿到底有什么事儿吧,如果没事儿别耽误我做生意,你也看到我这里挺忙的!”大贼说完打开了柜台一侧的活门儿,让童颜进去,领着她朝店铺的后面走去,斗嘴、斗智他永远不是小妖精的对手,明智的做法只有转移童颜的注意力。 来到库房里,童颜依然小心的布下了一层暗之屏障,才低声向大贼道:“主人他昨天就回来了,回来之后就一直躲在后院的厢房里到现在也没有出来,今天下午我是偷偷溜出来了,因为家里前门后门都有人在监视,院子里主人设下的阵法中,还死了好几个图谋不轨的家伙,我怀疑前天主人揍的那个女人开始盯上咱们了!” 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那些追杀我的高手全是她派出来的,老大竟然把她给揍了?完了完了,这下咱们是白忙活了,弄不好全都得交代在这里,这个老大跟我还真是兄弟啊!救了我不说,还把派人追杀我的女人给痛打了一顿,讲义气!太讲义气了!”大贼面色苍白的称赞道,只不过从他苍白的脸色来看,瞎子都可以看出他说的话有多么言不由衷。 “行了吧你!死胖子!别再这里自做多情了,主人是因为那女人调戏了我妈妈,主人才出手扁了她一顿的,如果不是后来又来一个连主人都忌惮的白衣女人,主人说非把调戏我妈妈的那臭女人扒光衣服丢到大街上展览不可!”童颜不放过任何可以打击大贼自尊的机会,噼里啪啦的把前天的街头之战解说了一番。 “天呐!我说为什么忽然会把城给封了,原来连修罗女王都惊动了,幸亏老大溜得快,不然恐怕当天你们就得有麻烦,我可听说那女人和血凝伤关系好的跟姐妹一样,这事儿恐怕已经没有善了的可能了,唉~!没想到我这儿才刚开张,又要跑路了,看来我是天生没有当商人的命啊!”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大贼就知道这一次的麻烦,恐怕不比自己上一次招惹的麻烦小多少,又开始琢磨该怎么闪人了。 “切~!我看你的胆子还没有我的这只毛狨的胆子大呢!如果是修罗女王想找咱们麻烦,还能等到今天?早就成千上百的修罗卫队杀来了,我看啊,那些人只是想摸咱们底细来的,肯定是那个女人打输了之后,畏惧主人的实力,才找来一些低级的货色跑来咱们这里打探情况的,再说了,前天主人可是光明正大的打败她的,修罗界的规矩,公平比斗,官方没有插手的权利!就算她是修罗女王的亲妹妹,血凝伤也只能让和主人平级的手下,向主人提出公平决斗来解决恩怨,你以为这和你摸女人屁股的性质一样啊?白痴!”看到大贼那胆下如鼠的样子,童颜立刻用教训的语气向他分析了一番,顺便鄙视的给了他一个白眼儿! 被鄙视的大贼想了想觉得小妖精说的有道理,不过想到家门口还有人再盯着,就让他有种极不舒服的感觉,抓着无须的双下巴皱眉道:“那女人究竟有什么目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