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女玻璃的挑衅! - 极品流氓

第十八章 女玻璃的挑衅!

“停~!看这车上的魔法图案应该是来自控魔要塞的“聚沙”商团,为什么只有这一辆马车?还有!忘了进城的规矩了吗?”一队气势逼人的修罗斗士拦住了小混混儿驾驶的马车!为首的小队长,气势更是惊人,散发出的气势绝对不低于一个六翼天使。 小混混儿刚才只顾上关注城门上方的麒麟浮雕了,他弄不明白为什么这里回有麒麟的图案出现,正走神的工夫,马车已经来到城门口了,幸好马车上面的大贼比较机灵,一手腿开了车厢的前门儿,人还没有出来,就热情的招呼上了:“亨瑞大哥!我是胖子多塔隆啊!哈哈哈……!原来今天是您在值勤啊!这是我在控魔要塞雇来的佣兵,汗克!他是第一次到这里来,不熟悉这里的规矩,这是兄弟请大家喝酒的,小小意思,亨瑞大哥!还请不要见怪啊!我们这就去做检测!” “原来真是你这死胖子!这次就算了,让他们三个去做检测吧,我来问问你,为什么你这次就来了一辆车啊?你的商队的?”这个叫亨瑞的小队长晃着四只眼睛的大脑袋,一看就是个“四目怪蟾”族,在多塔隆的记忆里,大贼知道两个人颇有一些交情,再加上大贼曾经在这里也待过不短的时间,本来就认识这家伙,所以大贼立刻像找到组织一样,声色具佳的演起戏来,等到李可乐三人检测回来的时候,这货已经把那感情丰富的亨瑞,四只眼睛全给说红了,四人进城都走了老远了,还能看见那“四目怪蟾”在后面对着他们挥手呢,可见刚才大贼的一翻“肺腑之言”已经成功的把这往日的酒肉朋友给感动了。 “行啊,贼胖子!看不出来,原来你这么能忽悠啊?看你把那个“四眼儿田鸡”给忽悠的,恐怕以身相许的心都有了!”小混混儿一边按照大贼指示的方向,把马车向商会的方向赶去,一边向车里的大贼调侃道,夸张的语言再加上生动的形容,说的马车上的魅妖母女忍不住“咯咯……!”的娇笑起来…… 杀伤力,话题一转,说道了四人以后的发展上面。 李可乐一抖缰绳,把黑角马赶的拐入了另一个街口,想了想回答道:“大贼!其实凭你我身上的东西卖掉一两件儿,就够咱们在这里买座独院安定下来的,再加上你这一次“经商失败”,你也有足够的理由安定下来了,我这一路走来,发现街上还有好多闲置的店铺,你可以随便买下一家来,做点儿买卖魔法材料的小生意,至于我,我现在的身份就更自由了,我是一个失去了队伍的落魄佣兵啊,不管是瞎逛还是接任务,凭我六级的水平谁会注意我啊?至于柔心和童颜,她们的身份只是两个契约女奴,更不会惹人注意了,你们看这么安排还行吧?” “行!太行了!谁让你是老大来着?就这么办!不过咱们这经费谁出啊?我的家底可已经剩下的不多了,老大你还带着这俩魅妖,总不能让我出钱吧?”大贼就是大贼,一说到利益方面,立刻像他现在的身份一样,露出了奸商本色,言辞之间,想要再从他的身上“放血”两个字——没门! “你这贼胖子!不就让你拿两件“破烂儿”出来,换点儿零花钱吗?看你小气的跟什么似的!主人!既然他不想和咱们在一起,不如咱们现在就散伙吧,让这个贼胖子自己搂着他的“破烂儿”一个人在城里去撞大运吧!”小妖精童颜一听这贼胖子说她们母女是白吃饭的,立刻不乐意了,马上祭出了分道扬镖这个“法宝”,说的大贼直冒冷汗,他现在的身份可是一个“经商失败”商人,这血役之都可不是什么治安良好的无害都市,这里可是杀人打劫都不用毁尸灭迹的暴乱之城啊!就他现在的体形和身手,来两个像亨瑞小队长那样的货色,就能轻易的把他给摆平了。 再童颜三言两语解决了大贼之后,剩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先是把马车驶到了商会解释了多塔隆路上的损失,好让这里的商会通知控魔那边在发一批粮食来,顺便把多塔隆原来行脚商的身份,改成了驻地商,办理完了这一切,四人又跑了一趟佣兵工会,用汗克的身份交了任务,由于任务失败本来小混混儿要为自己这个叫“汗克”的身份交上一笔罚金的,可是由于顾主“多塔隆”没有追究此行的损失,在加上“火龙”佣兵团毕竟已经只剩下这么一个六级佣兵了,还是他的救命恩人,所以佣兵工会除了对“汗克”做出了降级处罚外,并没有再多做追究,交完任务,四个人正想离开时,一个E级任务吸引了小混混儿的注意;“调查雾影湖深处的闪光!” 修罗界的魔法水平远比其它位面的魔法要高的多,本来小混混儿四人现在刚刚混进城来,连个落脚之地都没有,小混混儿是不会多这种事儿的,可是就在他排在四个人的最后向外走时,一个和他同样是五级的佣兵,就在他身边用手指点触了任务镜像板一下,顿时一副完全有别于百族大陆的镜像魔法展现在任务大厅里,那简直就是一副小型的立体投影;烟尘弥漫的湖面上一道青色的光芒时隐时现,灰色的迷雾连阳光也无法渗透,却无法阻挡那道青光的透射……景色真实的就好像发生在眼前一样,小混混儿一眼就看出了那道青光,是一件比他“阳极碎魂刀”还要高端的法宝,虽然他不知道这里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宝物,可是他却无法看着这件东西被别人得手,所以他连犹豫都没有,直接就把任务给接了下来,没想到他接了任务只后,却引来了一大堆不屑的眼光,一问大贼才知道,远来是这个任务的等级太底,只有级别最底的佣兵才会去做,小混混对此却毫不在意,相反还很高兴,没有人注意他刚好顺利的取宝。 伯莱克斯这些天心情非常的郁闷,没有能抓到那个叫“巴克”的小侍卫让她很生气,虽然她想不通为什么那个“巴克”的血契为什么会突然显示死亡,可是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巴克”“死”的绝对有问题,夺舍重生在修罗界并不是什么新奇的事情,所以这个“巴克”的灵魂肯定有问题,因为一个中级水平的小小修罗侍卫,绝对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去招惹一个修罗女王这么强大的存在,而且他得手后还能成功的逃过大小姐的神念探察,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修罗侍卫能够做到的,别说他的水平是中级修罗斗士,就是高级也不可能!可以从血凝伤身上偷走一件腰饰的人物,会是简单的修罗侍卫吗? 久思无果,怎么也找不到什么头绪的伯莱克斯,静极思动,带着郁闷的心情来到了府外,沿着热闹的大街逛了起来,忽然看到前面的街上,正有一对漂亮的堕落天使,在高兴的挑拣的街边小摊上的饰品,后面还跟着一个,叼着古怪冒烟短棍儿的黑发人类小子,那小子一身破烂佣兵的打扮,一脸懒洋洋的欠揍表情,而且那对堕落天使,每挑选到一件喜欢的饰品,都要去征询一番他的意见,一看他们的关系就不简单,正在郁闷的伯莱克斯玩味的观察了半天,冰冷的脸庞忽然勾出了一丝怪异的微笑,那些讨厌的苍蝇自从被自己赶跑之后,好久没有乐子耍了,眼前这对堕落天使,和那个欠揍的黑法小子刚好能让自己开心一下! “噗~!”小混混儿随口吐掉了嘴里的烟屁股,用和伯莱克斯同样冷淡的眼光望着对方淡淡的开口道:“你个女玻璃!想找练就直说!老子的女奴不是你说碰就碰的!”刚才他发现这个冷艳的小妞眼神儿不对劲儿了,调戏大妖精的同时,却把气机锁定在自己身上,明显就是来找茬的,虽然小混混儿初来乍到没有惹事儿的想法,可是他却从来没有怕事的习惯,既然这妞明显是冲着自己来的,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伯莱克斯好看的秀眸眯成了一线,“这个徽章上只有五级的小佣兵,竟然毫不畏惧自己的气势,有意思!太有意思,看来今天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呢?”玉手缓缓的放开了柔心的下巴,气势一松,母女俩惊叫一声逃到了小混混儿的身后,像受惊的小鹿一样看着重新放开气势的伯莱克斯…… “唰~!”惊虹一闪!伯莱克斯手中的“断浪刀”直指李可乐:“黑发小子!如果你能在本小姐的刀下坚持十招,今天我就放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