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暗魔神的想法 - 极品流氓

第九十章 暗魔神的想法

比音速快了八倍有余的“强声攻击炮”一闪儿至,强劲的风势吹动着水云那满头金属质感的秀发迎风招展,神奇的数字美人儿好像未卜先知一样,迷人的凤目中再次击射出刚才切割晶石时所发出的金色光线,“裂天啸风兽”那强横的“强声攻击炮”一接触到那金色的光线,竟然被无声的消解掉了?! 保命绝招被破解的“裂天啸风兽”魂飞胆丧,它在魔界的晶石海中纵横了几十万年,从来没有遇到过像水云这样的客星,一看自己的“强声攻击炮”被轻易的化解,马上失去了争胜的绝心,庞大的身体一转,撒腿就跑…… “这怪物竟然还有超声波爆音攻击的本事,想跑?没那么容易!”水云透明的羽翼一震娇躯破空直上,单手擎起掌中的八管武器,娇喝一声:“脉冲连射光击炮!二级形态转换,变形!”在玄月颂和昊日萱惊讶的失视线中,水云手中那强横的八管武器再起变化;融合……分解……延伸……变形……固化!又一形态的锥形七管型武器出现在水云的手中,二女看的眼珠子都快爆出来了,“这又是什么玩意儿啊?” “可恶的傻大个!尝尝小型聚能离子炮的威力吧!”围绕在圆锥上方的七根细管中,同时放射出七道各色的光线,再通过圆锥下方的晶石转换之后,古怪的锥形武器立刻发射出一道赤红色的强光撕裂了黑暗的夜空,精准的击射到“裂天啸风兽”那小山一样大小的巨大头颅上,“轰~!的一声巨响,“裂天啸风兽”巨大的脑袋爆裂开来,火花崩射间它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又激荡起好大一片星光点点的晶尘,再也没有一丝生命的迹象了! 水云待尘埃落定后,一拍透明的羽翼,轻盈的飘落下去,用她黑色的靴尖在“裂天啸风兽”的尸体上轻轻一点,庞大的躯体一块块的分裂剥落开来,渐渐的开始化做颗粒状的沙尘,水云纤柔的玉手一招,“裂天啸风兽”破裂成碎块的尸体里缓缓飘飞出了一刻晶亮的珠子,即使隔了近百丈的遥远距离,玄月颂和昊日萱二女依然能感觉到珠子内部浓缩的能量波动。 “水云姐姐好棒啊!水云姐姐真厉害!这么厉害的怪物都打败了!”这一番激烈的交锋,看的两个丫头手心儿里都捏出水来了,现在看到水云完胜,立刻飞身赶过来,向水云表达她们的崇拜之情! “呵呵~!没什么!一头傻大个而已,到是这颗“缩能核心珠”是个好东西,用它来做动力系统的核心再好不过了,如果两亿年前我能有一颗这样的珠子……”水云遥想前尘往事,恍然如梦,竟然就怎么矗立在当场沉思起来。 “公主!月公主!你们没事吧?这里刚才发生了什么事?”玄月七杀和玄月锋芒这俩货终于飞临到了现场,惊讶的看着辽阔的“晶石海”竟然被破坏成了一片粉尘,这样的场面实在让他们无法猜测出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 暗魔神殿…… “该死的!那俩臭小子该不会在百族大陆上混吃混喝,忘了本神的命令了吧?”暗魔神高大伟岸的身躯,不停的在他的神座前走来走去,晃的下面的那群手下头都晕了,“昊老鬼的女儿听说也走失了,莫非这边儿有什么蹊跷吗?对呀!她们去的都是那个叫达里福克的地方,那里有什么东西这么吸引她们?昊老鬼的女儿要比月儿文静多了,按说她们不可能被同样的事物吸引啊?” 正在暗魔神猜测女儿被什么东西吸引到达里福克时,殿下飞来了一名暗夜蝠魔神色慌张的叫道:“神主!神主!不好了!有魔法传讯说,东北方的“晶石海”传来很强大的魔力波动,好象是神兽“裂天啸风兽”被激怒了,恐怕短期内无人可以再接近前往人界的深渊出口了!” 暗魔神本来就心烦,现在听暗夜蝠魔忽然传来了这么一个破消息,立刻就恼了,一叫把那可怜的暗夜蝠魔踹飞出了老远,怒骂道:“我去你妈的!你这白痴!谁会吃饱了撑的斗神兽玩儿!动一动你那都快变成魔屎的脑子吧!” 被踹飞出去的暗夜蝠魔立刻爬起来逃之夭夭,转眼不见了踪影,暗魔神又在神座前转了一圈一想:“不对啊?那“裂天啸风兽”是我连我也不愿意招惹的魔界神兽,怎么会有人去招惹它呢?魔界的人都知道那怪物的底细,该不是魔界来了什么外人吧?难道说那里又有王者出现了?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不行!我得派人去查个明白!” “来人!立刻给我派一队暗夜蝠魔去出事的地方弄个清楚!血牙!血牙!”暗魔神喊了半天,神殿下面才站出了一个老迈的利爪魔,翻着缺牙少齿的嘴巴回话说:“启禀神主!血牙刚才已经被您从神殿里踹……踹出去了!” “诶~!那笨蛋不会在飞回来吗?真是岂有此理!墨菲-塞福尼何在!”暗魔神大吼一声,马上有一个满面彪悍之气的暗夜绞杀者战了出来,身上那浓郁的血腥气息就连暗魔神也皱了皱眉头,这名暗夜魔一族的绞杀者是暗夜魔族的新进强者,许多高等的魔族都在他强横的实力面前黯然失色! 暗魔神看好这个家伙很久了,要说暗魔神急着找女儿回来,也不是没有原因的,魔界的强者之挣比武大会就要召开了,暗魔神打算把这次比武中的优胜者,当作女婿的优先人选,只要有本事,小伙子够帅够强悍,都是可以考虑的!如果这老家伙现在知道,她女儿已经在人界自由恋爱了不知道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 就在水云成功的射杀掉“裂天啸风兽”的同时,帐篷的男女肉搏战也到了尾声,宝儿仔细的清理着男人下体处的欢爱痕迹,灵巧的香舌不放过任何的营养成分,当宝儿用她湿暖的小嘴儿,吸吮小混混儿“蟒蛇”内仅有的一滴精华时,舒服的这货魂儿都差点儿飞出去! 李可乐用感激的眼神儿,看着还在用香舌挑逗他的宝儿道:“宝儿!你说万一暗魔神那老货不同意月亮跟着我怎么办?怎么说那老东西也是月亮的老爹,我总不能和他单挑吧?” 宝儿再次用香舌挑了挑他开始复苏的“蟒蛇”,一边用小手套弄着,一边翻身坐起来道:“主人老公!您何必庸人自扰呢,月月她平时虽然和格雅一样的调皮,可她毕竟是您的女人啊?就算她的父亲不同意又怎么样?只要月月的心是向着您的,咱们还怕没有理由带她回去吗?再说咱们怎么说也是带着善意来的,魔界现在这样的贫苦,他们有可能拒绝咱们的物资和大批的粮食交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