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心的转变 - 极品流氓

第五十六章 心的转变

“你?你们是谁?是你们救了我吗?凯撒呢?凯撒怎么样了……”女法师慌乱的一转头,刚好看到躺在她身侧的男人,“凯撒!凯撒!不要抛弃我!呜……你死了我该怎么办?呜……”女法师哭叫扑到了男人身上,拼命的摇晃着他的身体,企图唤醒双目紧比的男人。 “好啦~!你这样摇下去他不死也得死啦!你要是真想让他死,我可以借你一把刀,一刀下去,他马上完蛋,比你这样省事多了!”小混混儿看着男人身上再次被他摇裂开的伤口,冷淡的说道,小混混儿从心里讨厌组织种极度情绪化的女人,他身边的女人没有一个这样的,即使有时候会使点儿小性子,也绝对不会像眼前的这个小妞一样,遇到点事情就方寸大乱的,所以他见到刚才女人那样没有理智的表现才会冷言相加的! “他?他还没死?他还活着?”女法师听到这意外的消息,像触电般的离开了凯撒的身体,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会为凯撒带来更多的痛苦,紧张的用眼睛看着眼前这个有点儿邪气的男人,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好,只好转儿用求助的目光看向周围的同性,这一看之下,吓了她好大一跳,眼前的几个女人竟然无一不是国色天香的极品美人,尤其是身在野外,七个女人没有任何的伪装,每人都散发出一种让人不敢直视的天然气质,看的她有种透不过气的压迫感,这么美的女人,平常想见到一个都不怎么可能,现在竟然一下出现了七个! “这位小姐不用担心,你的朋友他不会有什么意外!”香云微笑着拍拍她的肩膀,安慰了一下她的紧张情绪,心想死神的老板就在旁边儿站着呢,她不说话,就算是死神来了也不敢轻举妄动! “仁慈伟大的水之女神啊!帮我治愈眼前的伤痛吧——痊愈之水!”格雅抬手向地上的凯撒扔了一个治疗术,转身开始向小混混儿索要食物了,这丫头刚才玩的很疯,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了!小混混儿这会正在蕾拉的水系魔法帮助下,洗刷猎物呢,格雅一来立刻被抓了“壮丁”,三人一起忙活起来…… “这位小姐!我的名字叫水香云,刚才救了你们的是我的丈夫,和我的姐妹,我们也是凑巧经过这里,你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香云摆出了自己最温柔可亲的一面,开始打听起对方的来历了! 女法师看到凯撒的脸色在治疗后好看了许多,悬着的心开始放回了原处,感激的对香云一笑笑容为尽随即又吃惊的瞪大了眼睛:“水、水香云?帝都第一美人?刚才那个男人就是击败了几千万兽族的战神李华夏?天呐~!我这不是在做梦吧?水、水香云小姐!我是您最忠实的崇拜者,您和战神李华夏的爱情故事已经传遍了整个的人类世界了,每一个游吟诗人都在传诵着你们的浪漫爱情,我好羡慕……”(以下省略八万字!) “呵呵~!坏哥哥!你救的这个女人是不是传说的八婆啊?”格雅笑嘻嘻的拿起了一只刚刚烤熟的“密香薯块儿”边吃边向正在烤肉的李可乐问道! 其它四个闻到香味儿也跑了过来,可怜的重伤员凯撒被扔在雪地上没人管了,还是细心的蕾拉挥手向他的身下发了一个水系的“悬浮水泡界结”,把他和周围寒冷的环境隔离开来,要不然恐怕他没有失血而死也要被恶劣的环境活活冻死! 众人进食期间,香云想李可乐丢了个眼色,二人起身来到了距离火堆十丈远的针叶树下…… “老公!这两人的来历还真不简单!那个女人是安-格瑞伯爵的女儿泰勒-安-格瑞风系白银中级魔法师,他的父亲安-格瑞伯爵是属于罗利公爵派系的人,估计现在他们还不知道现在帝都的情况呢!那个凯撒的身份更不简单,他是帝都魔法学院院长,库克森大魔导师的独子,凯撒-库克森,虽然我以前在帝都的贵族宴会上从没有见过他,可是他的名字却早就听说了不是一次了,这个家伙可不是什么安分的公子哥儿,虽然他生来就有一身很不错的魔法天赋,却拒绝了他父亲的教导,一门心思非要做个骑士,就因为这个理想,和他老子吵翻了,十三岁的时候逃出了家门,一去六年音信皆无,今天却忽然出现在这里,真是让人意外?”香云轻声的把刚才从女法师泰勒处套取的情报向小混混儿汇报了一遍! 小混混儿听后迅速的盘算起了这两人的利用价值,他在刚才救人的时候,看到浑身浴血的凯撒,摇摇欲坠之即,身上仍然散发着微弱的斗气,当小混混儿看到那微弱的斗气时,心中砰然一震:“斗气!约克兰家族的金龙斗气!即使水云制造出再怎么和大王子一模一样的机器人傀儡,约克兰家族的金龙斗气确是无法仿冒的,幸亏自己醒悟的早,不然单单就凭这一个小小的疏忽,可能就会为达里福克招来整个巨龙帝国的讨伐,现在听取了香云刚才的情报后,小混混儿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忽然闪过前夜帝都那刀光血影的混乱,和兽族在天灾后血战问神堡垒时的前扑后继,一种明悟在他的心头升起:“如果我真的启用水云掌握的科技手段,很可能会轻易的凭着远高于这个世界的武力手段称雄称霸!可是我来这里只是一个意外,我所努力的、我所争取的不外乎就是想完成战神的委托,寻找回家的途径而已,现在水云的飞船已经恢复动力了,随时可以离开这个星球,称雄称霸对我来说真的不是那么重要了,我一手创建的“害虫”组织,已经均匀的分散到了所有五大帝国的重要城市,黑暗的种子已经种下了,几年的发展之后,就可以在整个的人类国度形成一个无形的黑暗网络,真的没有什么必要在去劳心劳力的夺取什么政权和统治地位了,即使我真的有了夺取这一切的实力,我夺来干什么?每天埋头在一堆国家大事里忙的不可开脚?做个忧国忧民的皇帝吗?可我只是一个来自地球上的小混混儿,我做的来吗?那是我想要的生活吗?不!那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是现在!是回家!是和小蕾团聚!而不是什么称王称霸!看来随着拥有领地后的发展和建设,自己的人生观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水云有意的引导而改变了,看来前两天的走火入魔不是没有原因的,自己也是一个修行者,过度的功利心和索取欲望正是心魔成长的沃土,用老流氓的话说,“本帅哥的心法是率性而为的修炼,走错了路子可是要倒霉的!” “老公!老公!你怎么啦?快回答我啊?老公!你说话啊?”不明所以的香云有些害怕的推摇着他的身体,心道:这好色的家伙不是又向上次那样的走火入魔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