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借精事件 - 极品流氓

第五十四章 借精事件

哈帕娃虽然是带着两个女人飞行,可她毕竟是冥界至高的女神,强大的“冥神九幽力”让她可以向鸟儿一样轻松的带着二女向远方安全的山头飞去,神识外放间,她甚至可以观察到天地间任何她想观察到的东西,小混混儿和欲流菲在她身后不远处的勾当,当然瞒不住她神识的观察,“看”着男人在半空中又窘有迫的模样,神妞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香云紧张的心情刚刚平静下来,正低头看着自己和哈帕娃挤在一起的豪乳比大小呢,忽然听到她的笑声,还以为自己的行为被发现了呢,虽然有点不好意思,可香云毕竟已经从以往的香艳生活里锻炼出来了,所以她还是迎着猎猎的寒风喊道:“冥神姐姐~!你在笑什么~?” “呵呵~!按照入门的先后还是我叫香云姐姐吧!香云姐姐你不必费力开口说话,只要在心里和我交谈就行了,我现在正用“灵魂私语术”和你通话,还有相思,你也可以这样,我偷偷的告诉你们啊!咱们的老公正在后面被那个叫欲流菲的女人非礼呢,不信我放慢点儿飞行速度,让他们接近一点儿,好让你们看个清楚!”哈帕娃说完果然放慢了飞行速度,让后面的怪异“团体”接近了一些…… “啊~!”相思和香云刚一张口,立刻想起了哈帕娃刚才交代的话,马上齐声在心里说道:“天呐~!果然是这样!他们俩也太大胆了吧?这要是掉下去该怎么办?” 飞在前面的玄月颂好像也发现了后面的事情,调皮的笑声从三女的心里传来:“呵呵~!三位姐姐!这你们就不懂了,记的格雅前些天和我说过这叫妻不如妾,妾不如偷!色狼哥哥他能在这样的时候还能明目张胆的偷,偏偏相思的妈妈还再上面还发现不了他们的行为,这样的刺激可不是在平常的时候能遇上的哟!” “哈哈~!月月说的太对了!坏哥哥他这会儿估计都美上天了!啊!不对!他现在已经美上天了,啊~?也不对!他现在是在它上美~!呵呵~!姐妹们!大家说对不对啊?”喜欢热闹的小精灵也忍不住在玄月颂“暗魔通心术”的帮助下也加入了聊天的行列,针对某人的偷欢行为,一场心灵八卦大会开始了,直到她们飞到了百里之外的一片“针叶林”(貌似地球上的松树,却粗壮高大了许多!),这场激烈的心灵八卦大会才宣告结束,可是又一场调侃女公爵和李可乐的行动又开始了…… “哇~!老公!你怎么可以把我们姐妹心爱的“如意棒”在这么冷的东西暴露在怎么冷的空气中呢?我来帮你收起来!”小混混儿三人才刚一落地,香云就第一个开始温柔的发难了,虽然她是很温柔的帮某人把已经回缩到“原始”状态的“如意棒”装回来某人的裤子里,可是在这她所有的动作都完成之后她却用她雪白纤柔的小手,在他那包裹着两颗椭圆球体的衣服外面曲指一弹…… “哦~~~!香云你轻点儿,这里可是老公我的“弹药”库!”小混混儿疼的双腿并紧曲着身体直吸冷气!心里明白自己刚才和欲流菲在空中的风流行经,百分百已经被“耳聪目明”的魔神妞发现了,以至于其它三女也知道了,所以才有了刚才那一下的报复行为。 “哎呀!欲流菲姐姐!你嘴角上沾的是乳果汁吗?分给我们点儿吧!玩儿这么长时间,又在天上冻了好半天,肚子都饿了,你有东西怎么可以自己“偷吃”呢?”玄月颂眼睛眯的比迷千慧更像一只狐狸,着重强调了“偷吃”二字,还把一双白嫩的小手伸到了欲流菲的面前……“我也要!”“我也要!”相思和格雅唯恐天下不乱的跟着起哄! 谁知女公爵根本就不吃她们这一套,玉指在檀口边上一挑,抹下了一滴乳白色的液体,放进小嘴儿嘬了个干净,面不变色心不跳的教训道:“你们这些小气的丫头啊!姐姐炼的是“火莲斗气”每天都需要男人的精华压制焚心情火的,没有办法才让你们男人贡献点儿出来救急的,大方一点儿,老是这么小气,你们这么多姐妹怎么相处啊!如果你们真的在意,顶多姐姐找到新的漂亮男宠后,让他替姐姐还给你们就是了!姐姐挑的男人虽然本钱比不上你们家男人,脸蛋儿可是一等一的!”欲流菲继承了父亲的公爵之位后,经历的男人少说也有千儿八百了,言辞之生猛岂是她们几个小丫头能比的上的? “天呐~!姐姐你好没羞啊!谁小气了?”几个美少女立刻被反击的羞红了俏脸儿,就连小混混儿怀里的蕾拉都被她说的红云上脸,暗骂了一声女色鬼! “你们在这里先聊会,我和蕾拉去找点东西看附近有什么猎物!省的大家老说肚子饿!”小混混儿为了逃避尴尬场面,拉着蕾拉先溜了,蕾拉可是绝对不会对他的风流行经说三道四的,刚才在半空中“爆发”的时候,这成熟体贴的大美人开始还装作不知道,关键的时刻还体贴的和他激烈的湿吻了一翻,好舒解他高潮时的激情,这样善解人意的美人打着应急灯都找不到。 “冥神姐姐!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又是雪崩又是地震的?”格雅抬手张弓射落了一串树上的针果,一边分给四女,一边疑惑的问道! “事情是这样的……”神妞哈帕娃把“永春树”和“熔岩巨人”交战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还拿出了那枚白色的梭形物体让四女看;“这是“永春树”发射出的“爆裂果”幸亏让我接住了一枚,它可是“永春树”的种子,“永春树”已经有几万年没有出现在百族大陆上了,上界的冥神留给我的知识里说,这“永春树”发芽就能使方圆十里内一片生机盎然,其后的范围随着它的生长会越来越广,两年的时间就可以生长成一棵参天巨树,可惜只有这一枚树果留了下来,其它的恐怕都会消失在火山的熔岩里了!”掌管灵魂的冥神竟然会如此的为生命感叹,一时间令其它四女无言以对,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冥神姐姐!这“永春树”的种子不如我们带回家去,种到咱们家的园子里好不好,这样咱们家不就可以四季如春了吗?”相思兴奋的拉着神妞哈帕娃的手臂提议道!看她秀眸闪亮,满面憧憬的表情,估计已经想像出领主府内花开满地,彩蝶飞舞的满园春色了。 “家?”简单的一个字,让神妞哈帕娃的表情呆滞下来,她小时后,除了曾经在上界冥神的身边有过十几年开心的生活后,已经有二十多万年没有接触过“家”这个词汇了,这个字对她来说一直都是很遥远很遥远的一个奢望,她呆滞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四个女孩子正担心的望着她,奇异的温暖从她冰冷了二十多万年的芳心深处升起,虽然她知道这种温暖叫“关怀”,可她还是觉的很新奇、很喜欢,上次有过这种感觉的时候,好像已经是很久远很久远的时候了,久的她几乎都要忘记了,“我?我?还会有家吗?”哈帕娃显的有些傻傻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