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危险和激情 - 极品流氓

第五十三章 危险和激情

小洞下面的一声巨响好像炸雷一般的轰鸣,即使他们俩聊的再投入也由不的他们俩不分神观望,谁知二人才刚一探头;“呼~!”的一声,一个梭形的白色物体在下方闪电般的迎面射来,迫的李可乐连忙仰身闪避,谁知他怀里的神妞忽然双手一合,竟然把这玉米大小的梭形物体给接住了,由于小混混儿没有防备她会有这样的突然举动,再加上这射来的物体的后力又实在太强劲了,二人竟然被这物体的冲力带的向后抛飞出去十几丈远,才在李可乐一个凌空倒翻筋斗的卸力后安然落在了地上! “轰、轰、轰、轰……”还没有等他开口责怪神妞的卤莽行为,小洞下面再次传来了一连串的爆炸声,洞中的光线随着一声声爆炸的巨响声,忽明忽暗,地面上也传来了阵阵地动山摇般的抖动,虽然二人不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可二人的反应却是一等一的,同时大叫了一声:“不好!”小混混儿脚尖点地,身化流光!抱着神妞星丸电射般的转头就逃! 他们的心里都很清楚,这样剧烈的爆炸,即使不能引发火山喷射,也能引起一场致命的雪崩!留在洞里被活埋的可能性几乎是百分百,就算是正在外面玩儿雪的格雅她们也有被雪崩活埋的危险,几十里长的山洞,小混混只用了不到三分钟就来到了众人夜宿的石屋处。 “主人!发生了什么事?”正在准备早餐的蕾拉,看着弹射飞来的李可乐,一脸紧张的问道! “没时间解释了!”小混混儿此时刚好掠过她的身边,猿臂一伸,把她也搂入了怀中,身形毫不停滞的继续向洞口处射去……“主人!我们的东西还没有带走呢!天呐!那是什么?”蕾拉 正想提醒他带上各人石屋里的生活用品,却一眼看到后方那正咆哮而来的滚滚岩浆,吓的她俏脸惨白,这样的场景,即使男人不解释她也知道为什么了! “嗖~!”小混混儿抱着二女劲弩一般飞射出了山洞,却看见玄月颂正带着香云、格雅、相思和欲流菲四女向山洞的方向跑来,还一边跑一边嬉闹着,好像玩儿很开心的样子,浑然没有察觉到山颠上的雪峰正扬起巨大的雪雾,以铺天盖地般的气势向下压来…… “该死!我御空飞行的话,撑死了也就能带四个人,而现在她们除了小月亮能飞外,还多出来两个?不知道小月亮能不能带上两个?”李可乐在心里飞快的计算着脱险的办法。 “老公!快放开我!这里没有了界结,我的身体已经恢复了,我去带上两个人,你带上三个估计没有问题吧?”小混混儿正在不知道如何是好时,怀里的神妞忽然说话了,立刻展臂放她脱身,二人立刻凌空掠向山道上奔跑嬉戏的五女…… 哈帕娃的速度要比李可乐快了许多,一边向前飞,一边大声喊道:“月儿!快带上那个精灵向东飞,我来带上你身后的人,快!再慢就来不及了!” 奔腾咆哮的雪崩此刻离她们也就仅剩百米距离了,就算五女再迟钝也发觉不对了,玄月颂几乎是毫不犹豫的一把拉起了身边的格雅,“嗖”的一下斜射出了山道,这时哈帕娃也用瞬移般的速度赶到了相思和香云的身边,一边一个搂着她们的柳腰飞掠出了山道…… 百米距离,奔腾的雪浪几乎眨眼及至,一块房屋大小的雪块儿奔着欲流菲从右侧砸来,女公爵出于武者的本能“唰~!”的一下向左方飞射,李可乐抱者蕾拉刚好赶到,可是由于二人的在空中的体位差了少许,欲流菲只来的及抱住他的大腿,可眼前的形势没有时间再让他们计较了,也顾不上了,李可乐双腿拖着一个怀里抱着一个,凌空一折腰;“嗖~!”的一下凌空斜射,三人几乎间不容发的避过了汹涌的雪潮,拔上了百米高空,可即使这样也不安全,一团团、一块块的雪块儿、冰凌、满空激射,迫的三人不得不各自释放出罡气、界结边抵御着恐怖的天灾,边加速的向东飞逃…… 欲流菲从来没有过这种被人保护的安全感,一直以来都是她在保护自己的男宠,现在忽然调了个个,奇妙的感觉让她忽然有了一钟奇妙的感受,而这种感受却又让她说不出的喜欢,危险而又刺激的凌空飞行,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寒冷的原因让她双臂搂着男人的双腿越来越紧,由于体位的原因,她的脸蛋儿此刻刚好是侧贴在小混混儿的“要害”出,这个地方本来就很敏感,再加上小混混儿如今寒暑无碍,只穿了一身单衣,被她的热脸贴了片刻,马上本能的支起了帐篷! “我拷~!最近怎么沾火就着啊?这风流女公爵不会误会老子吧?”飞行中小混混儿心里嘀咕着,尴尬的望向脸蛋儿贴在自己裤裆处的女公爵,却发现对方正秀眸中满是狡黠神色的望向自己,粉色的舌尖儿充满挑逗的在性感的嘴唇上方来回轻舔着…… 小混混儿艰难的咽了下口水暗道:“真TM要命!”脸上却不得不尴尬的向女公爵苦笑了一下,用传音之术解释道:“不好意思!本能反应,希望欲公爵你体谅一下!” 欲流菲被他忽然把声音传递到自己耳边的神奇手段惊的一怔,随即冲他娇媚的一笑,粉脸缓缓贴着他鼓起的部位摩擦起来,这样的环境,这样的时刻,和这样的女人,让李可乐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可是无论他现在的心情怎么样,下体还是在这充满挑逗性的摩擦下越来越“雄壮”鼓胀的小混混儿一种想爆炸的感觉,可偏偏他还在带着两个女人急速飞行,护身罡气外传来的一下下激烈的撞击不时的在提醒着他危险就在身后,说实话李可乐不是不是飞望更高处,可是看到蕾拉在这样的高度就已经冻的嘴唇儿发紫了,他只能选择被被身后狂暴的雪崩追的抱头鼠窜! “嘶~!”一阵舒畅的温暖从下身处传来,原来不知道合适欲流菲用玉齿磕开了他裤子上的珍珠纽扣,…… “我拷~!你这样玩儿难道就不怕大家一起埋身雪海吗?”李可乐急迫的向下身正口舌侍奉的女人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