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祸水——哈帕娃… - 极品流氓

第四十六章 “祸水——哈帕娃…

“呲~!呲~!呲~!……”肉块儿上一滴又一滴的油脂,被炽热的火焰焚烤的滴落下来,落在了正在燃烧的柴堆里,化做了一丝丝的青烟,和一股股诱人的烤肉香味儿。 像这样的火堆共有三堆,有架着铁锅的、有架着烤肉的、还有煮着鱼汤的,各种各样的香味在山洞中弥漫着,诱惑这诸女在谈笑的同时,不时的把眼神投向火堆上的食物,李可乐在三个火堆间忙来忙去,熟练的翻弄着,“啊~!好饿啊!坏哥哥!我的“密香薯块儿”(一种类似于地瓜的食物,小精灵对此情有独钟!)好了没有?我都闻到香味了!”格雅第N次催促道! “就是啊色狼哥哥!我也闻到了!究竟好了没有啊?月月也好饿啊!”小月亮玄月颂也跟着格雅起哄,其实这小妞压根儿就没有吃过这种“密香薯块儿”,之所以跟在格雅后边催,不过是闲的无聊罢了! “好了!好了!看你们馋的,又不是什么好东西,至于吗?”李可乐的话音儿刚落,还在谈笑的香云、蕾拉、和欲流菲四女立刻停止了说笑,跟着格雅她们一起欢呼起来,原来她们也早就等的不耐烦了! 接下来众女各取所需,兴致勃勃的吃了起来,虽然地处山野,可细心的香云却把该准备的东西准备的一样不缺,刀、叉、碗、碟、餐巾、酒杯、汤勺,无一疏漏,就是香云准备的餐桌小了点儿,所以一男六女显的有些拥挤…… “主人~!我们母女替死去的丈夫(父亲)谢谢您,谢谢您帮我们完成了,这似乎永远也无法得偿的仇怨!”蕾拉和相思端起了酒杯双双起身站了起来,珠泪盈盈的来到了立可乐面前双双拜倒。 李可乐脸色平静的站了起来,先后干掉了递到自己眼前的两杯酒,伸手拉起了这对苦命的母女,双臂一展,把母女俩拥进了自己的怀里,用有些低沉的声音安慰道:“蕾拉!相思!今夜过后就忘记以前的不幸吧!我是你们的主人,也是你们的丈夫,我现在同时用这两个身份来命令你们,忘记以前的种种不幸,从此后你们要怎么开心怎么过,怎么快乐,怎么活!记住了吗?” “是!我们记……记住了主人!您的命令,我们永……永远不会有任何的违……违背!”尽管开心的泪水已经浸透了李可乐胸前的衣襟,尽管激动的情绪让母女俩有些泣不成声,可小混混儿还是能从她们的语气中,听出了那份女性特有的坚定。 “蕾拉姐姐!相思妹妹!你们不要在伤心了!你们应该高兴啊!一会咱们吃饱了一块来解决那个没有人性的畜生!” “就是就是!那坏蛋看到你们流泪,他会更开心的!现在应该是你们笑,他来哭的时候!吃东西!吃东西!” 众女纷纷劝慰着蕾拉和相思母女,把一块块儿香喷喷的烤肉送到了她们俩的餐具中,美人犬母女再次为同房姐妹们的关心感动的热泪盈眶,躺倒在山洞角落里的二王子,把她们的对话听了一个一清二楚,终于被即将来临的死亡压迫的神经崩溃了,“不要!不要杀我!我是巨龙帝国未来的皇帝,我已经把阻挡我蹬上皇位的所有障碍都扫除了,为了皇位,我配合教廷的异端裁判长盖-斯德毒杀了我的父皇,为了皇位,我花重金雇佣了教廷的狂信徒死士突击队,炸死了我的皇兄!现在已经没有能阻挡我蹬上皇位了,求求你们放过我吧!只要你们放我回帝都当皇帝,你们要什么我都给你们!放过我吧~!” 没有人理会他的哀嚎,一男六女好像没听到一样依就喝酒吃肉,说说笑笑!尊贵的王子殿下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了被忽视的滋味儿,可他依然毫不放弃的哀求着、哭叫着,不停的向众人许诺的放了他之后的诸般好处,最后终于喊的玄月颂失去了耐性,“蕾拉姐姐!相思妹妹!还有欲流菲姐姐!这家伙的喊叫声已经严重影响了我的食欲,所以我想替你们来惩罚他,可以吗?” “冥界灵魂的掌控者,我以暗魔神之女的名义请求你,把我眼前这肮脏的灵魂,永远的封印吧!”黑雾翻涌、幽魂尖啸!一股连李可乐都感觉心惊胆颤的阴寒能量,忽然从弥漫的黑雾涌现,六团绿色的灵魂火焰在黑雾中交错飞舞,眨眼间交织出了一个带有奇异符文的六芒传送阵,“你这调皮好动的小丫头,什么时候从魔界跑到百族大陆上来了?”一让女人听了妒忌的发疯,男人听了欲火狂烧,柔媚到了极点的超级女声从法阵中传来,小混混儿的下身儿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挺立起来! 幽光一闪!洞中的温度再次降低了许多,就连那三堆正在燃烧的火焰都变的黯淡了许多,光线暗淡的一刹那,一阵消魂蚀骨的暗香涌来,一个身材火爆的性感妖娆,不知何时忽然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勾人魂魄的俏脸儿、火爆的性感的曲线、黑亮深邃的剪水双眸,完美搭配的迷人五官、高挑秀丽的娇躯上内着两件仅遮要害部位的皮革,外披一层薄如蝉翼的似水柔纱,脑后黑色及臀的秀发如瀑披洒!“咕噜~!小混混儿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心中有个声音在狂呼着:“尤物!绝顶的尤物!祸水!致命的祸水!这妞简直就是所有男人的灾难!” “哈帕娃姐姐!我只是想借用一下你的力量,你怎么亲自来了?”玄月颂亲热的上前拉起了绝顶的尤物白玉藕臂,一副很熟的样子,而其它人则还处于对她美丽的震惊中,还没有来的及有反应,至于李可乐?呵呵~!魂儿都不知道飞那儿去了? 绝顶的尤物深邃的剪水双眸扫过众女的娇颜,视线最后停留在李可乐痴呆的脸上,嘴角一勾漾溢出一丝荡人魂魄的微笑,檀口轻起,用她那柔媚到极点的声音言道:“我受人之托,专为这个大色狼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