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夜宿雷云山 - 极品流氓

第四十五章 夜宿雷云山

“下次再欺负老子的女人扒掉你的皮!”小混混儿余怒未消的,把两片流淌着金色血液的翅膀,狠狠的摔落在一滩烂泥似的勒米加身上! “耶~!色狼哥哥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你就是这世上最强大的色狼!我爱死你啦~!”小魔女兴奋的喊叫着从格雅那儿学来的歌词儿,拉着欲流菲从古树上飞落下来,高兴的跟什么似的。 “呵呵~!你这个不听话的小老婆,怎么还待在这里?也好!我们三个一块走!”清晨的曙光若隐若现中,三道黑影消失在帝都的上空…… 大王子被炸死、二王子失踪、双方交战的战场上还躺着一位奄奄一息的天使!教皇懵了,他不知道如何像万圣山的神族交代,动乱后幸存下来的官员懵了,他们不知道该找谁来做皇帝,血腥混乱的一夜过后,帝都依然是一片混乱。 帝都千里之外的雷云山上,下午…… “主人!前面好像有一个山洞,我们进去避避寒吧?”比较畏寒的蕾拉畏缩在小混混儿怀里,指着山路前方的一个洞穴说道,由于太空梭内的空间有限,并不能一下带上所有的人员一起离开,而水公爵一家和欲流菲的领地又不在一处,小混混儿看在香云老婆的份儿上,难得的慷慨了一回,让水云操纵着太空梭先把他们送走,两天后在回来接自己一行人,所以目前他们要先在这雷云山上找个落脚之地,蕾拉的发现刚好达成了大家的意愿…… “坏哥哥~!格雅不喜欢住到山洞里,格雅要住温暖的树屋!”小精灵一边抗议着居住条件,一边往嘴里丢着从飘香酒楼顺手抄来的“口口脆”!(一种帝都有名的小吃!零食通常都是少女们的偏爱!) “抗议无效,香云你们打扫一下,我去山里转转,看有什么好吃的野味儿没有?”小混混儿放下了还赖在他怀里的美人犬蕾拉,转头向山路远处的山林行去。 “坏哥哥~!我们也要去!”格雅、玄月颂甚至是林相思也跟了上来,一男三女说说笑笑的消失在山路的尽头…… “但愿他们能死在山林里,永远也回不来!”一个恶狠狠的声音诅咒道! “呸~!你这没有人性的恶魔!我恨不得现在就一剑劈了你,为我死去的爱宠们报仇雪恨!”欲流菲狠狠的把发出诅咒的二王子丢在了山洞的一角,由于水公爵的领地要远一些,太空梭要明天才能来接她回自己的领地,所以她也跟着一起留下了! “你这没有心肝的恶魔!我丈夫跟着你出生入死十多个年头,最后你竟然为了逃避失败的罪责,让我丈夫来替你背上通敌的罪名冤屈而死,最后还要在派人迫害我们孤儿寡母!今天你百死难容其罪!”蕾拉在李可乐的面前还能勉强压制着自己的怒火,现在李可乐离开了,她立刻跑过去对着被小混混儿点了穴道的二王子就是一通没头没脸的狠踹!踢的二王子“嗷、嗷!”惨叫,这才稍微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恨意!她结束了欲流菲又加入了出气的行列,二王子的惨叫再次响起…… 香云的魔法水平已经达到了地阶高级,而她的五系复合魔法又运用的出神入画,举手投族间就在山洞里整理出了几处可以正常居住的空间,在用风刃术切割出了一些普通的家具之后,才招呼依然在虐待二王子的两女帮手准备炊具。 “呵呵~!香云妹妹!你怎么连床都做出来了?是不是还想和你的战神夫君亲热一翻啊?”欲流菲虐待了二王子半天,心情大好,风流成性的她开始用语言挑逗起香云来了,谁知…… “是啊菲菲姐!今天我们姐妹要好好的用身体来谢谢他!他不仅救了我全家,还帮蕾拉姐姐活捉了大仇人,更帮月月狠狠的教训了,意图非礼她的神族天使勒米加!所以我想姐妹们肯定愿意好好的侍侯他一翻!”香云一脸幸福的样子让欲流菲看傻了眼! “你们?你们四个全都是他的女人吗?”欲流菲傻傻的问道! “是啊!在达里福克还有好些个姐妹没有跟来呢!”香云一边回答着,一边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叠叠崭新的铺盖,在刚加工出来的石床上铺垫起来。 “还有好多?呵呵~!怪不得那个和你年纪差不多的小姑娘要叫他色狼哥哥呢!香云妹妹!你们这么多人他“忙”的过来吗?”欲流菲有些暧昧的调侃道!谁知香云还没有开口,已经准备好炊具的蕾拉却接口了…… “呵呵~!欲公爵阁下!如果您对蕾拉主人的“能力”有所怀疑的话,欢迎加入我们的欢爱之夜,这样您就会知道我家主人的战神之名,不仅仅是在沙场上所向无敌!”蕾拉的言下之一虽然没有说出来,却让欲流菲听后秀眸一亮,俏丽的脸庞升起了两朵红云,似水的眼波流转,不知道在期盼着什么? “我们回来啦~!”格雅活泼的欢呼声从洞口处传来,林相思和玄月颂的欢笑声也相继传来,显然她们此行收获颇丰,不知道打到了多少猎物,让她们如此高兴? 角落中的二王子心中黯然,他知道自己的死期随着李可乐的归来,已经为时不远了…… “不知道今天的晚宴那位大厨来掌勺啊”李可乐笑眯眯的从空间戒指中抛出了一只只肥美的猎物,甚至还有几条一尺多长的大鱼。 众女却你眼望我眼没有一个站出来接话的,小混混儿一个个瞅了她们半天,难以置信的喊道:“不会吧?你们竟然没有一个会做饭的?” 众女一个个不好意思的红云上脸,纷纷用无辜的眼神儿看着他,那意思不言自明——“今天的晚餐全看你的了!”李可乐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儿,大吼一声:“小疙瘩!我们再次合作的机会又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