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章 帝都血夜(A) - 极品流氓

四十一章 帝都血夜(A)

(昨天朋友有事,回来的很晚,今天上班又晚了索性先发上一章再走,MD反正晚一分钟是晚十分钟也是晚!) 今夜,帝都注定是一个疯狂的夜晚,水公爵府的战斗只是一个开始,小混混儿带着玄月颂飞往“欲流香菀”的路上,就看到一队队的人马在帝都的大街小巷中快速的穿行着,不久他们的后方就传来声震四野的杀伐声…… “色狼哥哥!那里是什么地方?”飞行中,玄月颂玉手点指,李可乐顺着她的小手方向一看,前方十几里外的“欲流香菀”正火光冲天,显然他们已经来迟了。 “欲流菲那骚货该不会已经挂了吧?月亮!我们过去看看!”李可乐向玄月颂招呼一声,飞落下去! “欲流菲!投降吧!难道你想让我把你的男宠全部杀光吗?”“欲流香菀”的大门口二王子手下的黄金侍卫长托托比达,正用欲流菲最英俊帅气的三十三个男宠的性命,威胁她束手就擒,经过激烈搏杀后的欲流菲,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往日的风流仪态,一身破损不堪的女战士轻甲血迹斑斑,掌中的宽刃剑处处缺口,身上淡蓝色的天阶斗气已经非常暗淡无光了。 “呼……呼……托托比达!若我欲流菲今天能留有一口气在,一定会让你和你的主子付出难以想像的代价!”“当啷~!”欲流菲万分不甘的抛下了手中的宽刃剑,立刻有四名强壮的黄金侍卫教廷用特制的绳索把她捆了个结实! “哈哈哈……!你这白痴女人,还真的投降了!杀!”托托比达大手一挥,“噗、噗、噗……”三十三个英俊帅气的男宠人头落地! “不~!你这该杀的魔鬼!我要把碎尸万段!”欲流菲秀眸尽赤,发出了尖厉的嚎叫,奈何捆绑她的绳索是教廷特制的,就算她拥有天阶的实力,如今也只能像条可怜虫一样躺倒在冰凉的地面上,听敌人爆发出嚣张的大笑声!绝望中,欲流菲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托托比达!不的不说你这混蛋还真有天生的黑社会潜质,人才呀!可惜跟错了主人!”李可乐笑眯眯的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毫不保留的对黄金侍卫长说出了自己的赞赏! “战神李华夏!”刚才还在嚣张大笑的一群黄金侍卫一个个像被掐住了脖子的公鸡一样,笑声嘎然而止,一个个面色惨白,浑身发抖,精神好像已经达到了崩溃的边缘,人的名、树的影,战神的威名在帝都几乎是家喻户晓的,想想小混混儿出道一来的光辉战绩,他们想不害怕都做不到,李华夏的杀戮手段和强横实力,比他们强了何止百倍。 “华夏子爵!不知道因何来此,二殿下说,他即位之后还要对您在问神山一役的盖世神勇要大加封赏呢,嘿嘿~!”托托比达嘴上说的好听,可那笑容看上去比哭还难看! “士可杀!不可辱!今天就算你是战神也要付出代价!兄弟们,杀!”被愤怒之火烧光了理智的托托比达大喝一声,数以万计的箭矢射向了还在街心处表演脱口秀的小混混儿…… “太极奥意——如封四闭!挡!”李可乐双掌画圆,左右一旋!数以万计的箭矢就好像被时光固定了一样,悬空停留在了李可乐身体周围的三尺处的半空,“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风升水起,旋!四两能拨千斤动,放!”“嗖!嗖!嗖……”千万支箭矢以来时十倍的射速反射了回去…… “呀~!啊~!厄~!救命~!”惨叫声中,一个个黄金侍卫、弓箭手、魔法师全被四处激射的箭矢穿成了“筛子”尤其是首当其冲的托托比达等黄金侍卫,每个人身上都有上百个血孔在向外狂飙着鲜血,一个个像是在浑身抽筋儿一样,横七竖八的瘫倒在地上,去找死神报到了。 “切~!一点儿挑战性都没有,老子伸个懒腰你们就全部挂掉了,阿力凯这疯狗的手下全是垃圾!”小混混儿不屑的撇了撇嘴,向远处邻着欲流菲的玄月颂挥了挥手,两道身影嗖的一声拔上了黑漆漆的夜空。 “杀~!”“杀~!”虎威王府激斗正酣,在两位白痴王子的带领下,城卫军和禁卫军这两部往日维护皇宫和帝都安全的精锐之师,打了一个“欢天喜地”,两方的魔法师一个个魔力像不要钱似的拼命输出,把完成了一个又一个的破坏性魔法,疯狂的砸向了对方的阵营,往日可没有这么好的机会,能在王子殿下的府门口施放魔法玩儿,今天好容易赶上了大伙拼命砸吧! “杀~!给我拼命杀!谁把我大哥干掉了,赏金百万、连升三级!”二王子像发情了情的狒狒一样尖叫着鼓舞着手下人的士气,当然外面的大王子也像愤怒的公猩猩一样下达着和他一样的指令…… “这哥儿俩有意思嘿~!咱们来看看这俩货谁先把谁做掉,然后咱就把剩下的那个给解决了,让支持他们的势力来个竹篮打水一场空,月亮!你说我这主意怎么样?女公爵!你也给个看法!”救了欲流菲之后,觉的无聊的小混混儿就带着玄月颂和欲流菲,溜到了虎威王府的战场外来看热闹了。 “不怎么样!蕾拉和相思还想找阿力凯报仇呢,他要是死了,你让她们杀谁去啊?”玄月颂否决了他的提议! “我也要杀掉阿力凯为我心爱的男宠们报仇雪恨!”欲流菲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李可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