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打架的原因(二)… - 极品流氓

第二十九章 打架的原因(二)…

丰盛的菜肴在女仆们的忙碌下,转眼间摆满了大餐桌,煎、煮、烹、炸、荤、素、凉、热、样样具全,在水云的调教指点下,领主府内大厨们的烹饪手段绝对是超级棒的,就连现在遍布五国的连锁店——“飘香酒楼”里的厨师们,也都是在领主府的厨房里培训出去的,所以小混混儿家里的饭菜口味绝对是顶级的,已经吃惯了的众女还好说,昊日萱可是第一次见识,圣女的生活虽然看似高贵,其实日常生活也是比较清苦的,虽然在帝都的时候,她的圣女身份也多有参加一些皇家贵族们的宴会,可是那些个面包、黄油加烤肉,怎么能和这里的色香俱全的菜肴相比,等级不知道差了多少!一餐下来,昊日萱吃的齿颊留香、回味无穷! “为什么你们这里的东西会这样美味?”由于喝了几杯果子酒的的原因,昊日萱圣洁的俏脸上多出了两朵红云,在魔法照明的灯光下显的分外的明艳照人,一头黄金瀑布般的柔顺秀发,轻起朱唇说话时展露出的编贝皓齿,自有一番比一身魔魅诱惑的玄月颂不同的别样风情,看的小混混儿忍不住,“咕噜”一声吞咽了一下口水,坐在他身侧的玄月颂和小精灵发现了他好色的表现,立刻在他的腰间用纤纤玉指问候了一番,让香云等一干美人偷笑不已,最后还是林相思开口道:“萱萱喜欢可以常来坐坐啊!我们能和神魔两界的公主同桌用餐,欢迎还来不及呢!” “谢谢相思姐姐的关爱和赏识,萱萱的教堂已经因为某个大坏蛋的原因倒塌了,不知道我这个无家可归的弱女子能不能在这里借宿几天呢?”已经爱上了领主府美食的昊日萱,一听有人接话立刻开始顺杆儿爬了。 “呵呵~!如果萱萱公主肯说出三万年前和小月亮打架的原因,并和她共释前嫌的话,我李华夏欢迎之至,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小混混儿说话的同时,双手看也不看的向腰侧一抓,果然捉住了两只正准备再次问候他的小手。 格雅故做无事的用左手端起了自己的杯子,浅饮了一口果子酒看着昊日萱等待答案,而玄月颂则任男人握着自己的小手,紫色的大眼睛骨碌碌的转动着面含诡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哈哈哈……女魔法师洗澡洗的正高兴时,忽然发现有一个英俊潇洒的大帅哥,在岸边拿起她挂在树上的衣服,一把火烧了个精光,还用很“诚恳”的语气对那个水中光屁股的女魔法师说:“小姐!嫁给我吧!嫁给我我就让你上岸穿衣服!”结果那个光屁股的女魔法师,就羞答答的答应了大帅哥的求婚,结果女魔法师光着屁股上了岸之后,大帅哥又说要亲她一下,光屁股的女魔法师再次答应了大帅哥的请求,可是等她闭着眼睛扬起嘴巴献吻时,却被本大帅哥狠狠的打了她的光屁股!哈哈哈……!”玄月颂又讲了当年调戏昊日萱的经过,笑着歪倒在小混混儿的怀里。 “呵呵~~~!小月亮太坏了!萱萱!是不是后来你们就这样打起来了?”迷情醉月姐妹一副受不了玄月颂调皮手段的表情,笑着向昊日萱问道!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三万年了,昊日萱再次提起往事还是气愤异常,点头接道:“这死月亮当年太过份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如此巧合的出现在“净月湖”,可是我想就是一个再大度的人,被那样耍弄也会受不了的,结果交上手之后我才知道她的来历也不简单,一场大战下来我们谁也奈何不了谁,咽不下这口气的我,就开始求援了,她一看我叫援兵,也开始召唤魔界的帮手,就这样神魔大战爆发了!” 在坐的众人除了日、月二女,全都你眼看我眼,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谁也没有想到三万年前的神魔大战,竟然是因为如此无厘头的原因,不由的在心里为当年那些,在神魔大战中死去的种族生命们不值,他们死的可真够冤的! 李可乐伸手捏了捏怀再魔美人的脸蛋儿,把她抱坐到自己的大腿上,指着一脸气愤的昊日萱道:“月亮乖!哥哥现在要你向她说声对不起,因为你当年实在是太过份了,你听不听哥哥的话?” 机灵的魔美人听出了他口气中的认真,虽然心里不怎么愿意,口中还是痛快的对昊日萱说了句:“假太阳!对不起!当年我不该那样戏弄你!”说完用求证的表情转头看着小混混儿,意思说:“这样可以了吗? “月亮好乖!来!哥哥奖励一个!”“波~!”李可乐赞赏的亲吻了一下她嫩滑的脸蛋儿,逗的魔美人咯咯~~!的笑了起来。 昊日萱也从玄月颂的道歉中找回了些许颜面,虽然心里还是有几分不甘,可是看在以后的美食份上,算了~!这时小混混儿看见帕米蕾丝与众女说笑间,脸上总带有一丝勉强和不安,还时不时的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幻琪-安娜和媚柔母女,李可乐略一思索,已经把小龙女的心思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低头对魔美人道:“月亮!我去和小龙女说点事情,今天昊日萱是我们的客人,你乖乖的啊!” 玄月颂依恋的吻了他的下巴一下,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和香云说笑起来,这时女仆们开始把一盘盘的甜品端了上来,李可乐让蕾拉招呼昊日萱享用甜品,自己站了起来招呼蕾丝随他向外面走去…… 昊日萱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再看看席间众女那人人一脸幸福的表情,忍不住向坐在自己身边的蕾拉问道:蕾拉姐姐!他有什么好,让你们一个个对他如此的倾心? 蕾拉温柔的一笑,轻声的对她说:“萱萱公主!你可知道我和相思的真实身份吗?”未等昊日萱回答,蕾拉就接着说道:“我和相思是继母和女儿的关系,同时我们也是主人的美人犬,而主人却从未因为契约的关系强行的侮辱过我们,他不仅把领地的兵权交给了相思,同时还让我这个已经开始步入色衰之年的老女人,重新恢复了二十岁的容颜,并拥有了青春永驻的容貌,这些难道还不能让我们倾心相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