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开除 - 极品流氓

第十二章开除

“说吧!你们四个谁是主谋?”保卫科长面沉似水,用冰冷的目光打量着眼前这四个痞味儿十足的家伙。 “凭什么说是我们呀?再说了我们可是遵守纪律的好学生。”“黄花菜一副好孩子里边挑出来的德行抗议道。 “就是啊老师!您抓就算不到罪犯,也别拿我们哥儿四个顶缸啊~!另外三个也不是善茬,有带头的立刻跟着起哄。 “少给我来这套!”保卫科长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我这个保卫科长怎么说也干了小二十年儿了,就你们这样儿的学生,我见的海了去了,不说是吧?行那就等着渔具店的老板来认人吧!我到要看看到时候你们还怎么嘴硬!保卫科长用凌厉的眼神盯了四人一眼,砰~!的一声,关门走了,留下他们四个大眼儿瞪小眼儿。 其实就在四人被叫进来的时候,李可乐就已经用“灵识”对保卫科长探察过了,知道是邵诗韵一口咬定了他们,这回是没好了,想到这几个月来四人有烟一起抽、有酒一起喝、有妞一起聊、有黄色网站一起瞧的感情,李可乐一咬牙说道:哥几个!这回咱们是跑不了了,死四个不如死一个,这缸就让我来顶吧! “说TM什么那你?让你自己顶?你也太看不起我们三个了!”三个死党一听就急了。 “你们TM别不识好歹,我和你们情况不一样,你们都有父母眼巴巴的盼着你们成材呢,我家就“老不死”一个老头,被开除了怎么也能交代过去,你们行吗?”砰~!李可乐摔门走了。 剩下的三家伙眼睛红的跟疯牛似的,却连个屁都放不出来,是的,他们的确不行,真的被学校开除了,他们估计连回家的勇气都没有,因为他们无法去面对自己那失望的父母。 “我们TM对不起兄弟!”啪、啪、啪、……”三个人以“麻杆儿”为首,像受了伤的孤狼一样,哀嚎着狂抽着自己耳光……这就是代价,是的虽然他们三个可以不必再被开除了,可是他们依然付出了代价,而切这种代价是要他们用一生来偿还的那种,因为他们永远也无法忘记,兄弟是怎样为了他们挺身而出的! 第二天…… “呜……怎么会这样?呜……你说话呀“罐子”……为什么?呜……“纪晓蕾爬在他的怀里哭的泣不成声,昨天她还在和表姐庆祝姐妹俩从此可以在一起呢,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却迎来了李可乐被开除的当头一棒。 “宝贝儿!别哭了!不就是上不成大学吗?有什么呀?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放心吧!到是你,长的这么漂亮,而且还越来越漂亮,你说,你自己说,我怎么才能走的放心呢?李可乐为了美人不再伤心,没心没肺的开起了玩笑。 纪晓蕾听后娇艳的双颊泛起了红云,却没有笑,而是一声不吭的拉起了他的大手,向女生宿舍跑去,剩下来帮他收拾东西的三个家伙,你眼看我眼,不知所谓……! ……一轮的急奔,李可乐被纪晓蕾拽到了她住的女生宿舍中,看着她那几个同屋带着异样的眼神儿离开后,李可乐一把把他的小美人搂进怀里,他已经通过“灵识”的感应知道小美人为什么带他来这里了…… 火热的拥吻使他们彼此品尝到了爱情的甜蜜与即将分离的苦涩, 急促的喘息吹落了他们彼此身心上的枷锁与束缚, 强烈的心跳敲醒了他们彼此精神与肉体中的痛苦和欲望, 快速的撞击点燃了他们彼此青春的火焰…… “唔~!嘶~!好爽~!”李可乐力竭的把头埋入了纪晓蕾玉峰间的峡谷深处,在那里品味着她那还没有散去的处女幽香。 “哦~!”纪晓蕾也娇吟一声,如释重负的放下了高挺的小蛮腰儿,小手无意识的在李可乐的背上游来游去:“罐子”!人家现在已经完全的属于你了,现在你该放心了吧? “噗嗤~!”李可乐笑出声来:还是不行!我要在你的小屁股上刻上个李字我才能走的放心,这样就算你被B大的色狼们……哎哟~!宝贝儿我开玩笑的…… 李可乐把电脑留给了小蕾,其他的一些东西留给了“麻杆儿”“大狙”和“黄花菜”,就那么提着只装了几件衣服的皮箱离开了他仅呆了三个月的校园。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因为他的离开“麻杆儿”“大狙”和“黄花菜”三人竟变的开始勤奋起来,三个人从此在也没有去喝过酒、泡过妞儿、跳过舞,他们只是不停的用功、学习、学习、用功……因为他们知道只有自己变强了,将来才会有能力帮助那个为了他们而“牺牲”自己的兄弟。 而纪晓蕾的变化则更是让人惊讶;仿佛一夜之间她从一个快乐天使,变成了一个冰雪女神,除了和她的三个同屋还稍有交流外,对谁都是一副冰山面孔,不言亦不乐。用“黄花菜”的一句话来形容;她就是古墓的现代传人! 至于此事的“被害者”邵诗韵,在和她表妹纪晓蕾有过一次不算愉快的接触之后,就调离了Q大,再也没有了消息。现在还是让我们把目光转向我们的主角儿,李可乐吧!毕竟他才是我们故事中要叙述的主要目标! “嗨!臭小子!被逐出师门的感觉不错吧?”老苏幸灾乐祸的声音在他的意识深处响起。 看着车来车往的马路,一丝微笑从李可乐的嘴角缓缓展放,他用一种很是轻松的语气在心里回答说:是啊~!这种四九年的感觉我还是第一次体会的这么深刻! “四九年?四九年怎么了?这和四九年有关系吗?”老苏让他给忽悠了。 “你竟然不知道四九年是什么意思?”李可乐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丝毫没有察觉不远处的咖啡屋里正有一个叫邵诗韵的大美女在窥视他。 邵诗韵也正纳闷儿呢,原本她是来想挽回点儿什么的,毕竟她是整个矛盾的肇事者,虽然李可乐四人的报复让她很丢面子,可现在李可乐遭到的制裁要比她丢面子来的严重多了,前程这东西,不仅对女人重要,对男人更重要!所以她才会有此一行,可当她看到李可乐脸上的笑容时,她迷惑了,她发现自己现在再也看不清那马路边上的大男孩儿了。

上一篇   第十一章 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