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搜寻凝香 - 极品流氓

第七十四章 搜寻凝香

轰动帝都的爱情神话结束好多天了,双月国的合亲使者再次旧事重提,声称要去达里福克州寻找月凝香公主的下落,并且要大王子和三王子随行,华夏战神护航,否则他们实在无法回去向国主交代,当老皇帝问起他为什么还断定月凝香公主还在达里福克州时,合亲使者犹豫了一下才说出了原委…… 原来月凝香公主从小就非常活泼,时常在宫里四处乱跑,常常让下人们因为找不到她的踪影而受罚,有个聪明的女官向皇妃提议,用可以互相感应的“星月晶石”打造了一对因缘戒指,这样再寻找公主的时候就容易多了,因为这对戒指是公主从小佩带之物,所以这对戒指就成了月凝香公主的嫁妆之一,合亲使团在达里福克州被劫之后,他们这些幸存下来的护卫,就凭借着原要给三王子佩带的那枚因缘戒指一直在追踪着公主的下落,而现在留守在达里福克州,寻找月凝香公主下落的护卫传来消息说,原本失去了联系的因缘戒指有有反应了,所以合亲使者才会向约克兰六世提出了寻找公主的请求。 巨龙帝国和双月帝国本来是同盟关系,约克兰六世并不想失去这个同盟,马上拍板同意了使者的请求,于是史上最华丽的搜索队伍出现了…… 经过了一个有一个的传送阵,搜索队伍终于在距离达里福克城,还有两千公里的铁血城找到了,那两个寻找月凝香公主下落的双月国护卫,不过看他们的样子,几乎已经和乞丐没有什么区别了,幸亏小混混的领地里没有抓捕奴隶的队伍,不然他们早就市场上见了! “木千骑!我们总算是等到您来了,呜……”两个“乞丐”一看到双月国的合亲使者立刻眼泪横流的痛哭失声。 “你们怎么会沦落到如此境地?”双月国合亲使者木-华多里特,惊异的扶起了两名手下。 “回木千骑!我们是在一个两多月前,离铁血城五十里的地方,被两个黑社会的两个缴匪士兵给打劫了,他们怀疑我们是盗匪,搜去了我们浑身的财务和武器,要我们到这里来接受劳动改造,天呐~!我们简直太冤枉了,我们只是在搜寻公主的下落啊?”两名乞丐护卫哭的别提多冤了,而小混混儿听了他们的遭遇后,不自然的干咳了一声,转头对身侧的香云道:宝贝儿今天你的发型真漂亮…… “什么?两个缴匪士兵就把你们给打劫了?你们可是白银级的战士啊?”木-华多里特难以置信的大叫起来,他这两名手下可是合亲队伍里的精英人员,轻松的就让两名士兵给摆平了,他能不叫吗? “回木千骑!我们逃出了战俘营以后,观察过他们了,他们几乎全是黄金级的骑士!”这个答案一抛出来,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李可乐身上,大王子干咽了口唾液,紧张的看着他问道:“那个……华夏子爵!你现在有多少这样的士兵?” 小混混儿不在意的耸了耸肩膀:“没多少,也就一万人吧!”“扑通~!”凡是听到这个数目的人全都扑倒在地!,好半天大家才辛苦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三王子小心的提醒道:“那个……华夏子爵!在领地军队的数目方面是有限制的,像你这么大的领地,军队的数目是不能超过三万的!” “三万?原来我还可以在多训练点儿?呵呵~!谢谢了三殿下!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呢!”小混混儿“真诚”的向三王子的谢道。 大王子现在几乎想扑过去把老三给掐死,暗道:“没事你多什么嘴啊?就他现在这一万多的黄金骑士,横扫巨龙帝国都够了,如果他现在想造反绝对没谁能拦的住他!你这白痴竟然还在这里提醒他数目不够?!” 其实三王子的本意是想提醒李可乐,帝国有规矩领主不可以拥有超过三万的私兵,可是当他看到老大那想撕了他的眼神和听到了李可乐的答案之后,他也气的想抽自己嘴巴,心道:“是啊!一万多黄金级的骑士还不够多吗?我干嘛要提醒他军队的数目啊?我吃饱了撑的我?!” 还是木-华多里特率先的想起了此行的目的:“他们是不是把搜索公主的因缘戒指也抢去了?”两名乞丐护卫老实的点了点头,证实了他的猜测,木-华多里特心里一沉,他把求助的目光头向了李可乐,他现在只能祈祷李可乐的军纪严明,士兵缴获了东西全部上交了,可是他的心里却连一点儿底都没有,因为在百族大陆上除了神殿的“圣骑士军团”,还从来没有听过有那一个国家的军队纪律能达到拾金不昧的水平呢?! 小混混儿皱着眉头想了想道:木千骑!你可不可以形容一下那戒指的具体样子和形态,最好能有一张清楚的图片和样品什么的,不然你让我怎么找啊? “哦~!这好办华夏子爵!我这里我们公主的魔法图像,两个戒指的样子是一样的!只是晶石的颜色不同而已,公主手上的是粉色的,丢失的那枚是绿色的……”木-华多里特边说边拿出了一枚信息魔法晶石,稍微输入了少许魔力之后,一个虚拟的魔幻平面图像展现出来,图像中一个容貌娇美,手上正捧着一束鲜花的紫衣少女笑容正甜,虽然比不上宝儿、香云、格雅之流的超级美色,可是比之林相思母女这对儿酶人犬还是稍胜一筹的,至少在气质是如此,不要因此就说月凝香不够漂亮,实在是因为小混混儿身边的美女实在是太多了! 可是在小混混儿看到了月凝香的样子之后,小混混儿的表情却僵住了,香云觉的奇怪,探过臻首一瞧,“啊~!这不是千慧房里的月双双吗?” 三王子面色惨白,一把揪住了小混混儿的的胸襟:“你这色魔不是已经把我的凝香被吃了吧?”(女主人房中的侍女做为丈夫是可以随意赏玩或要求她们陪寝的,所以三王子的担心在赞成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