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爱情神话 - 极品流氓

第七十三章 爱情神话

(昨天末路失言了,很对不起大家!我的破电脑又一次罢工了,自己忙活了好久不的要领,到了晚上竟然停电了!MD这么热的天气想谋杀就直说,停的什么电啊?今天请来了位高手,高手说要格式化,而且显卡和主板也需要更换,日啊!这一章大家先看着,下午我和高手要去找什么MD的主板,还不知道能不能找的到?头疼啊!) “看!他的诡异斗气已经快耗光了,大家联合起来,魔法师防御,骑士和战士围攻,TM的那五个龙骑士是来看热闹的吗?”混乱的叫骂声中,挑战者们开始有序的形成了一个大包围圈,魔法师们退到了外围,战士和骑士疯狂的向快如鬼魅的李可乐发射着气刃,虽然打不中,可却能限制一些他的速度…… 水香云的脸色开始苍白起来,形势开始向李可乐不利的一面发展了…… 李可乐也不是傻子,一看对方的行动,就知道他们想用骑士和战士拖住自己,让魔法师们在外围给他们加持防御,或用什么“流星火雨”一类的大面积魔法对付自己,而自己现在的真元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再这样打下去死的一定是自己,他在心里向宝儿道:“宝儿!眼前的形势你也看到了,我要是再这样下去,今天一定回让这群无事生非的垃圾们分尸的,所以我想……” 宝儿也察觉到他已经快灯尽油枯了,立刻发出了一层透明的防护罩出来,给他加了层贴身防御,传音道:“老公!是他们自己找死,你就放手而为吧!” 残忍的笑容出现在小混混儿冷酷的脸上,快速的奔行闪躲中,绿剑被收回了戒指,乌黑闪亮的“风暴式集束光子炮”出现在手中,“杀~~~~!” 已经平静了半年多的杀戮机器再次喷射出了代表死亡的光线,在“风暴式集束光子炮”面前,无论你是超级法师,还是黄金级的战士,全都成了等待被屠杀的羔羊,虽然二王子派来的是位天级高手,可面对这种变态的超级武器,他也只能无奈的化做了飞灰,至于天上的五个龙骑士,则在这样的武器一发威的时候,就选择闪人了! 而斗场这些不会飞的“高手”则在抵抗无效后,纷纷的选择了跪地投降,小混混儿知道如果把他们给屠光了,纵然老皇帝嘴上不说什么,心里一定会记恨自己的,所以李可乐停止了屠杀,晃手收起了“风暴式集束光子炮”抬头向老皇帝喊道:“皇帝老伯!这些人已经选择认输了,我李华夏也不想赶尽杀绝,怎么处置他们您看着办吧!”老皇帝表情有点僵硬的点了点头,算是给了回应。(吓坏了!) 小混混儿转头又向观众席上喊话道:“如果还有谁对我李华夏迎娶香云有意见想决斗的,我李华夏随时候教!”没有人敢于他对视,因为他后来的杀戮手段,已经把所有人吓呆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屠杀了两万七千多人,而且个个都是黄金级的高手,开始的时候还有人能留下具残缺的尸体,到了后来竟然连尸体都被化成了飞灰,这样的后果可不是他们这些,贵族老爷或少爷们有胆子面对的。 李可乐再次取出了绿剑,掐了道法诀绿剑的开始逐渐变的更大起来,这是李可乐第一次尝试驭剑之术,由于他现在已经有了“战魂魔晶”所化的第二元神,所以精神控制方面根本就没有疑问,小混混儿将已经变的有一人大小的绿剑抛向虚空,“唰~!”绿剑稳稳的悬浮在了虚空里,小混混儿露出了满意的微笑,身形一动,人已经站到了剑体之上,小混混儿催动已经恢复了一些的真元至剑身上,绿剑顿时按着他的心意飞动起来,小混混儿飞快的绕场飞了一圈,直接飞到了水香云处的观众席上,炫道:“苍茫世上觅卿踪,挥剑难断未了情。千载之下同晓梦,生死不渝共鸳盟。永忆帝都初相逢,欲回福克共形影。海枯石烂心不弃,誓补情天魔神惊!(盗版!)香云!我前世就已经结缘的爱人,可愿随我乘风归去?” 水香云现在已经被他这出呼所有人想像的求爱方式给炫晕,“太浪漫!太感人了!太让人无法拒绝了!天呐~!我怎么会傻到想拒绝呢?亲爱的!我愿意!我愿意随你乘风归去!”水香云激动的美眸含泪,心如鹿撞。 在万众瞩目的决斗场,李可乐一手牵起艳绝尘寰的帝都第一美人,“唰~!”的一声,破空而去…… 所有人呆呆的看着已经看不到他们身影的虚空处默然无语,他们已经被今天这里所发的一切给震撼了,小混混儿用残酷的杀戮告诉了他们,什么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小混混儿用悲怆凄美的情诗,告诉了他们什么才是最浪漫的的爱情! 九公主贝拉用手帕轻轻的拭去了脸上感动的泪滴,痴痴的说道:“这才是世上最完美的爱情,这才是世上最真心的爱人,父皇!我也要一个像战神李华夏那样的英雄做我的丈夫!” 老皇帝一听差点晕倒:“小九!你看看斗场上的那些尸体,你还想再来一次那样的杀戮吗?巨龙帝国有一个战神李华夏,就在一个午餐的工夫杀光了几乎是全国的精英级高手,就算真的再有一个,你让朕在上那里找来这么多的高手给他斩杀,为你表演完美的爱情啊?” 九公主贝拉看了一眼斗场中血腥的残肢断臂、断首内脏,立刻挪开了视线,再多看那怕是一秒钟她就觉的自己会忍不住吐出来,贝拉怯怯的摇了一下老皇帝的手臂道:父皇!贝拉真的得不到这样完美的爱情了吗? 约克兰六世抚摩着女儿的秀发安慰道:小九!今天的事情发生一次就够了,父皇再也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你就把他们的爱情当作是一种神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