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决斗、屠杀? - 极品流氓

第七十二章 决斗、屠杀?

李可乐踏入皇家贵族决斗场时,这里已经是人声鼎沸了,他的到来立刻引起了潮水般的轰动…… “战神子爵李华夏真的来了?他真的来了?天呐?他真的有把握打赢那么多的挑战者吗?看天上,龙骑士们也来了,他们也是来决斗的吗?那样战神子爵恐怕就危险了,还从来没有听过有谁能和龙骑士打呢?”……观众席上众说纷纭。 小混混儿看看场上那些磨刀霍霍、全副武装的决斗大军们,心中升起了无穷的战意,身形电闪来到了斗场的中心处,扬首看到观众席最高处,眉头紧锁的约克兰六世,心中冷冷的一笑,遥遥向老皇帝施了一个还算正规点儿的贵族礼,“开口道:皇帝老伯!您老也看到了,今天是他们不知死活的向我李华夏挑战,今天我要是有所留手的话,死的定是我李华夏!您可让他们考虑清楚了,现在退出决斗还有活命的机会,一但决斗开始,我李华夏可就不会在为谁留情了!” 说实话现在约克兰六世比谁都着急,现在听到李可乐给自己台阶下,连忙站起身来声明道:“在场所有的挑战者听好了,华夏子爵与水香云小姐的婚事是朕钦点的,决斗的结果无论是谁输谁赢,水香云小姐都将是李华夏的子爵夫人,这个结果是不会有什么改变的!所以现在朕再次劝告所有的挑战者一定要三思而行,不可轻举妄动!” 不的不说老皇帝的声明和劝解还是有效果的,许多的贵族子弟一听就算打赢了也是白打立刻耷拉着脑袋离开了斗场,大约有一万多人,他们也都是一群被扇动年轻的热血子弟,他们的离开让老皇帝算是稍稍松了口气,可是现场仍然有三万多不为所动的挑战者,这些家伙一个个全都是不为皇权所动的高手,尤其是天上的五个龙骑士,更是超然的存在,除非是巨龙帝国的国都受到了威胁,否则老皇帝休想能使动他们,而地上的这些家伙来历也不简单,个个都某个组织中的顶尖儿的高手,甚至还有一些其它四个帝国的挑战者,(注:百族大陆共有人族的五大帝国,分别是:巨龙、双月、古风、千山和丰原!) 这些人的水平几乎没有一个黄金级以下的,所以小混混儿将面临一场艰难的苦战! 一个荒原帝国的野蛮人个头足有三米,拎着两把比李可乐个头还大的战斧喝道:李华夏!我拉克察不是来和你抢女人的,我是荒原帝国的第一勇士!你的战神称号我听着太刺耳了,所以今天才会来这里挑战的,我拉克察不沾你的便宜,第一场就由我来和你打!相信其它人不会有意见的! “哈哈哈……”李可乐放声狂笑!笑的所有人都有些莫名其妙,李可乐笑了好一会忽然一停,虎腰一挺,强大的气势合着无边的战意压向了所有的挑战者,他却没有向野蛮人拉克察施加一点儿压力,微笑道:拉克察兄弟!我李华夏佩服你是个光明磊落的好汉,所以请你离开吧,因为你和身后的那些垃圾们站在一起是对你自己的侮辱,今天我李华夏站到这里是来杀人的,不是来比武的! 对野蛮人拉克察解释完了之后,李可乐又手一晃掌中多了一柄绿色的小剑儿,左掌在剑身上一抹,小剑的体形奇妙的增大起来,眨眼工夫变成了一柄绿色的三尺青锋,顺手挽了个剑花儿,用剑向野蛮人身后的挑战群体一指:你们一起上把吧! “不~!老公!不要和他们打!”原来是被玄月颂出言点醒的水香云赶来了! 然而,决斗虽然因她而起,却已经不是她能够阻止的了的了,大王子安排的两万多“挑战者”已经催动着各自的斗气攻上来了,李可乐回头冲香云豪放的一笑:哈哈哈……!香云宝贝儿!你不是喜欢听老公的诗词吗?现在老公一边杀人一边吟诗,你来品评一下这首《侠客行》可随心意! 剑光爆闪,鲜血飞溅中李可乐放声吟道……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万人呼喝、刀兵交鸣、魔法纷射、斗气纵横中,李可乐的声音已经听不清楚了,水香云哭泣着被水公爵拉回了观众席,她现在真的很后悔,她后悔自己的一时任性,让爱人置身于如此的险境当中,她现在只能祈祷爱人能够凭借着超人的武技,从这场没有任何公平可言的决斗中活下来了…… 斗场上李可乐剑当刀使,雄厚的真元全面调动起来,绿色的剑锋上催发出了长达三丈的剑罡气芒,什么斗气、宝甲、附魔装备全都变的不堪一击,平常在众眼中高高在上的黄金级高手,在杀心大起,战意狂彪的小混混儿剑下,全成了插标卖首的白痴废物! 无敌的剑罡挥动处,人头升空、热血喷射!小混混儿快速的移动的身形在人们眼中已经变的模糊不清了,人们之看到三万多挑战者的阵营里;残肢断臂随空乱抛,鲜血横流、内脏击射!好多被小混混儿 剑罡气芒拦腰扫断的骑士、法师、凄厉的嚎叫着,他们在求其它人再给自己补上一刀,开战不到五分钟,皇家贵族决斗场成了修罗地狱! 无论是皇家贵族的绅士,还是公主小姐全都被眼前的残酷吓傻了,他们不知道原来人的体内有这么多的鲜血可以流?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往日强大的黄金级骑士和法师,竟然这样的不堪一击?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人被斩成了两段儿,还能活着满地乱爬……? “啊~!”九公主贝拉的精神第一个崩溃了,她疯狂摇动着约克兰六世的肩膀,哭叫着:“父皇!父皇!您快让他停下来啊!太残忍了!他太残忍了!” 约克兰六世的面色也不好看,展臂把他搂进怀里,叹道:“小九啊!这不怪李华夏残忍,李华夏已经给过他们机会了,这是他们自找的!”(下午要带孩子去报名,大家等晚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