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亲事 - 极品流氓

第七十章 亲事

“哼!你是不是想利用自己女色的便利,找机会接近那垃圾的身边用毒杀的手段和他同归于尽啊?”小混混儿用鄙视的眼神儿看着她问道! “主人怎会猜到我心中所想的方法?”林相思不解的问道?这计划她已经思虑不止一日了,却不想被眼前的男人一语道破。 “你白痴不代表我这个主人也是白痴!在没有办法正面突破那货的防御外,你除了这个昏招儿还能想出什么好招儿来?”小混混儿骂完了还不解气,一把抓住了她的胸襟,把她扯到了自己面前,用脑门儿顶着林相思的额头狠声的训道:“你这个白痴女人给老子牢牢的记住了!刚才老子已经在契约是滴过血了,你从刚才就已经是老子的女人了!你的仇老子会帮你解决的!那货老子现在就能一个手指头把他给敲死!可是眼前好不是杀他的时候,你只要安心的做老子的女人,老子日后自然会把他抓来让你亲手解决他,而不是像你现在这样傻呼呼的去送死!你这个白痴!我今天就让你长长记性!” 小混混儿训完了还不拉倒,反手就把林相思按到自己大腿上,一把扯碎了她下身的裙子,少女白嫩的屁股再次暴露在空气中,“啪、啪、啪……”就是一顿掌掴!蕾拉看了心疼,慌忙把自己的裙子撩到了细腰上,把自己雪白的屁股亮到了小混混儿面前,企求道:“主人!主人求您打蕾拉吧?思思的屁股前天才挨过鞭子,蕾拉愿意代她受罚,求您了主人!” 小混混儿的手已经停下了,他已经再次看到自己红掌印下那淡青色的鞭痕了,看着被自己掌掴后再次清晰起来的鞭痕,想想她们母女所受的苦难,李可乐心里一抽,原本正在拍打的大手,开始在少女伤痕累累的美臀上温柔的抚摩起来,“相思不要怪我手重,你刚才的那种报仇办法,是在向我的尊严挑战你明白吗?曾经有个叫安道尔的垃圾调戏过我的宝儿一次,老子敲碎了他四肢的骨头,二王子让你们母女蒙受如此多的苦难和屈辱,我会让他在失去了所有迷恋的东西之后,才会给他一个痛快的!”小混混儿又拉起了还在流泪的蕾拉说:“从今天起你们的苦难已经结束了,先在我这里过一段平静的生活吧!” 母女俩眼中含着泪珠,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水公爵府…… “香儿!为父……为父有事情想问一下你的意思,不知……不知道你和李华夏接触了几个月对他的印象如何?”水公爵有些尴尬的向女儿问道,说实话他今天自从在皇宫回来之后心里就不舒服,水香云是他的掌上明珠,虽然他有三个儿子七个女儿,可是最让他喜爱的就只有水香云这个小女儿了,水香云不仅在政务方面有过人的天赋,在商业方面同样有惊人的投资手段,本身还是四系属性的魔法天才,他怎么忍心把这么出色的女儿,嫁给一个奴隶出身的“爆发户”呢?可是老皇帝向他开出的条件实在是让他难以拒绝,九公主下嫁自己的三儿子,世袭的领地加伯爵的世袭爵位,这样的待遇简直建国一来从未有过,所以水公爵衡量一番,还是心动了! “父亲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是不是您想让女儿下嫁于他啊?”水香云一针见血的问道! “什么?夫君大人?那李华夏虽然武勇过人,可他只是个奴隶出身的小小子爵,至于人品方面,哼哼~!上次他为了一个自己的侍女,竟然对麦西里公爵家的独子大打出手,这么长的时间了可怜的安道尔依然不敢出门逛街,噢~!天呐~!也不知道他那英俊的小脸蛋儿好了没有?水香云的母亲是个非常八卦的贵族夫人,在她的心目中,只有像安道尔那样英俊的绅士小伙,才是和女儿门当户对的最佳女婿,现在一听到丈夫竟然有意把天使一样的女儿,下嫁给那个低俗野蛮的华夏子爵,立刻不干了! “这个……香儿!为父也觉的这样委屈你了,如果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为父尽量来满足你,如果这不是陛下亲自保媒,更关系到整个水氏家族的兴旺,为父也不愿让你如此委屈,如果你实在是无法接受,为父就是拼着得罪陛下,也要把这门亲事推掉!”最后的一句话,水公爵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 的,因为他知道这样的好事一但错过了,以后就在也没有遇上的机会了。 “陛下出面为一个子爵保媒?”八卦的贵族夫人一听是皇帝亲自保媒,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是啊夫人!而且陛下还许以种种好处,甚至有意把原本用来拉拢李华夏的九公主贝拉,下嫁给我们家小三,所以我才会如此为难啊!”水公爵说到此除心疼的抚摩着女儿的秀发矛盾道:“可是就因为这样把我的心头至宝,下嫁给一个粗野的武夫,实在是让我心痛难舍啊?” “父亲不必如此为难,女儿嫁他就是,如果说在这世上还有人能让女儿心动的,也只有他了,几个月的接触下来,女儿十分清楚他是什么样的人,嫁给他,女儿一点儿也不觉的委屈!”香云拉下了父亲在头上抚摩的大手,合在自己的双手间坚定的说道。同时香云也在暗暗奇怪,小混混儿究竟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能指使约克兰六世来向自己提亲?这就是他说过婉转的办法么? “哦~?不知那粗野之人究竟有何处让香儿动心之处?”水公爵好奇问道! 香云秀眉一轩傲然道:“父亲!你们所有人都轻视华夏了!他在你们心里或许只是一个粗野的武夫只是一个武技强横的野蛮之徒,可他在女儿的心里确实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他的武技虽然天下间难寻抗手,他的才情更是一支独秀傲视天下!只是他喜欢用粗俗的一面面对众人,不喜卖弄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