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人形宠物(一) - 极品流氓

第六十七章 人形宠物(一)

李可乐出来皇宫之后,便把护卫们打发走了,只留下玄月颂蹦蹦达达的跟在他身边,在街上漫无目的的瞎逛着,由于小混混儿本来就对帝都的道路不是很熟悉,逛着逛着就迷路了,这事对别人来说很麻烦,可是他们俩却对此毫不在乎,还有一下午的时间呢,逛着玩儿吧! “大蝈蝈!呢里系赶很摸多?”玄月颂用手里的零食指着远处的大市场问道! “咦~!老子怎么逛到拍卖场来了?小月亮!咱们进去看看!”李可乐心想反正回去也没什么事情,不买东西进去看看热闹也不错!就因为他踏出了这无意的一步,在以后的战场上,才有了一位决胜千里的红颜少帅! “各位高贵的来宾!各位高贵的夫人小姐们!现在我们要进行今天的压轴好戏了,那就是大家等待已久的奴隶拍卖!”随着拍卖商在台上精彩的演说,下面的人开始欢呼起来,似乎这样的事情他们真的是等了好久一样? 李可乐带着玄月颂来到到了一处视野开阔的贵宾雅座,玄月颂招手叫来了服务人员,又叫了好大一堆零嘴儿,津津有味儿的吃了起来,她对身处的环境浑不在意,对她来说有吃有玩儿就好!而李可乐就不一样了,他游目四顾发现帝都的名流贵族大部分都在,还有一个不算很熟的熟人,女公爵欲流菲!她正在不停的举着手中的叫价牌,和一个美艳的妇人争夺一个,长有两根男性器官的艳妖族美男,在场的男性看着两个女人渐渐的把一个“双枪”怪物抬到了一个天价,人人头上都冒出了一头的冷汗。 李可乐看着最后那个“双枪”怪物被美艳的妇人以40万的天价买走后,女公爵欲流菲那一脸失之交臂的伤心失意,不仅哑然失笑,这女人简直比他家里的艳妖族双胞胎姐妹的欲望还要强烈的多,已经强烈到变态才能满足的地步了! 这时拍卖台上一个漂亮的女服务员,用银色的链子像牵狗似的,牵上来两个姿色几乎达到倾城级的美女,大的看是去有20多岁,小的有17、8岁的样子,不过从她们一脸麻木的表情来看,似乎她们的宠物训练并不怎么成功? “各位尊敬的先生们!你们报效帝国的机会来了!眼前的这对美人儿犬是一对真正的母女!而她们的丈夫和父亲就是让我们巨龙帝国损失惨重的百战之狐”林峰隐的夫人蕾拉和他的女儿林相思!各位尊敬的先生们,难道你们不想为那些死去的帝国将士们尽点儿“力”吗?难道你们不想用皮鞭狠狠的抽打她们白嫩的屁股吗?那就来吧!这对罪恶的母女叫价只要200个金币!”随着拍卖商邪恶的煽动,现在场的气氛开始火爆起来!一声比一声高的叫价起伏不断,很快就把价格抬到2000个金币…… 李可乐愤怒了!他从台上那对母女屈辱的泪光里,看到了无声的愤怒,战争失败的真正原因他从老哈的嘴里知道的很清楚,而百战之狐”林峰隐的为人老哈也跟他提过,本来这事儿要不是被他遇上了,他也懒的管,可是当他看到台上那对被打扮成人形宠物的母女时,心中的怒火就更盛了! “500万金币!”李可乐的一声报价惊呆了所有的贵族!拍卖商好半天才从被这庞大数字的震惊中醒过来:“500万金币!这为年轻的贵族阁下出价500万金币!还有没有更高的?还有没有?” 没人再出价了,小混混儿摆明了一副谁敢和我争?我就找谁决斗的样子,屠龙斩都亮出来了,谁敢和他争啊?于是小混混儿带着玄月颂离开拍卖场时,身后有多出了一对满脸麻木表情的母女。 “大哥哥?你为什么喜欢她们啊?还花了那么多钱?是不是因为那对精灵母女不在啊?”玄月颂的疑问让跟在后面的母女俩眼中又多出了几分黯然。 “吃你的零食去!我买她们回来的目的,可不像那些只知道发泄欲望的贵族垃圾一样,你把哥哥我看成什么人了?”小混混儿白了她一眼,继续向回走,他现在已经找到回家的方向了。 “切~!你已经有了那么多个女人了还都长的那么漂亮,而且别忘了姐姐们对你的称呼是——小色魔!”玄月颂又往嘴里塞了一枚“福力果”(一种普通的小吃!)鄙视道! 李可乐一撇嘴:你个小妖精少在这里给我装清纯,还姐姐们?别在这里给我肉麻了! “小色魔!” “小妖精!”……! 二人一路斗着嘴回到了华夏子爵府,玄月颂一进府就冲他吐了下香舌,转头跑着不知道去那里玩儿了,小混混儿刚才在拍卖场喝了不少饮料,厕所有不在附近,找了一处僻静的蹼叶树后,拉开裤子就想撒尿,谁知他身后的那对母女,慌张的跑了过来,女儿帮他提着裤子,妈妈跪在地上帮他托着“小弟弟”还一脸恐惧之色,李可乐被她俩的突然“袭击”给搞懵了?愣了一下才架不住生理上的催促,不自然的尿了出来,让他吃惊的是,他尿完了之后,帮他托着“小弟弟”的妈妈,竟然毫不避忌的探头在他的 “小弟弟”上吸吮舔舐了一番,才站起身来让女儿帮他把“东西”放回去,提上了裤子,系好了腰带,可是让她们这么一摆弄,小混混儿的“东西”虽然放回去了,可是衣服却被支起了老高,已经是进入战斗状态了! 李可乐强压着被她俩勾起的欲火,用复杂的眼神看了看她们俩,吩咐道:“你们俩随我来,我要和你们好好儿的谈一谈!”说完转身向自己的卧室方向走去,他实在不明白,林峰隐怎么说也是个伯爵级的贵族,他的妻女怎么会在他死后没多久,就让人给训练成这样卑微的美女犬了呢? 那对母女黯然的对视一眼,听话的跟在他身后走着,心里暗道:“看来母同时受辱的的命运就要到来了……”